-

“他們倒是挺著急。”葉辰輕笑,試圖緩解尷尬。

反觀南宮舒然,深吸一口氣,看著葉辰問道:

“葉辰,你知道我在飛機上,為什麼要邀請你跟我同行嗎?”

“為什麼?”

葉辰反問。

“除了你給我的第六感是個大好人以外,韓庶也是個很重要的原因。”

說這話時,南宮舒然指著隔壁房間,眼神中帶著些許厭惡。

“相信你也看得出來,韓庶是個佔有慾很強的人,這種佔有慾不光針對檀香,更針對我這個她女朋友的閨蜜。”

南宮舒然開口道。

“他之前揹著檀香跟我表過白,說了一些很令人作嘔的話,我拒絕了他。

我擔心檀香會因為這件事生我氣,所以冇跟她坦白,但也勸過她,說韓庶不是一個好的歸宿。可檀香已經陷得太深了。”

南宮舒然輕輕歎息。

“葉辰,你覺得這種自己有女朋友,卻還向彆的女生表白,這種男人會可靠嗎?”

葉辰搖了搖頭,開口道:“如果他本性就是如此惡劣,遲早會有被看破的一天。”

“是啊,可我不想眼睜睜看著檀香被他坑害,不想最後為時已晚。”

南宮舒然道。

“各人有各福,你冇必要這麼操心,今天旅途勞頓,早點洗漱休息吧。”葉辰並不想談論韓庶,所以提議道。

“好。”

南宮舒然去洗漱,所幸她收拾好一切,sha

g床睡覺的時候,隔壁的聲音平息了。

……

隔壁。

“韓庶,你今天怎麼這麼用力啊,都給我弄疼了!”

秦檀香爬在韓庶的身上,酣暢淋漓,拍著韓庶的胸脯抱怨道。

“你就說我猛不猛吧?”韓庶大大咧咧地問道。

“你小聲點,也不知道害臊。”秦檀香瞪了一眼韓庶,起身去洗澡了。

躺在床上的韓庶,腦海裡全是隔壁那個香ya

女子的身影。

“她肯定也聽到我這邊的聲音了吧,會不會也覺得我很猛呢?”

韓庶賊賊的笑道。

也就在這時,他忽然瞥到床對麵的牆壁上,居然有一個洞口。

韓庶意識到那個洞口,正通著香ya

女子的房間,趕忙跑了過去。

他仔細一看,發現這個牆洞,好像是用錐子鑽開的,但他也冇多想,心裡激動起來。

“不會這麼好運吧?”

韓庶將一隻眼睛湊了上去,而洞那頭的光景頓時讓他血脈噴張。

隻見那名香ya

女子,正躺在床上,一隻手夾在兩腿之間摩挲著。

“難道她真的聽到我這邊的聲音,然後忍不住了?”

韓庶心跳加快,心想這家旅館還真是來對了,這簡直是大飽眼福。

韓庶看了一眼浴室,見秦檀香還在洗澡後,扭頭更加全神貫注的偷看起來。

“韓庶,你趴那兒看什麼呢?”

不知過了多久,當韓庶看的忘神的時候,秦檀香突然叫了他一聲,並快不走了過來。

“冇,冇什麼。”

韓庶有點做賊心虛。

秦檀香看見牆上有個洞,生氣道:“韓庶,你不會在偷看隔壁吧?”

“冇有,你小聲點,你彆把隔壁的住客吵醒了。”

韓庶趕忙搖頭,說著就想把秦檀香拉到床上。

“你讓開,我倒要看看你在看什麼。”

秦檀香雖然對韓庶百依百順,但也不是傻子,湊過去看道。

韓庶心裡咯噔一聲,但總不能把秦檀香打暈吧。

更何況,牆上這個洞不是他鑿的,誰有這便宜不占對吧?

然而,正當韓庶盤算著怎麼解釋的時候,秦檀香已經將眼睛湊到了牆洞上。

可出乎韓庶意料,秦檀香非但冇有炸毛,反倒很是疑惑。

“韓庶,這裡麵什麼都冇有,你在看什麼?莫名其妙,趕緊sha

g床睡覺。”

什麼都冇有?

韓庶心想剛纔那一切總不是幻覺吧,所以好奇的蹲了下去。

不過,當他再次將目光投向牆洞時,卻發現牆那邊除了一片紅色之外什麼都冇有。

“難道……”

韓庶心裡越發激動。

難道那香ya

女子聽到秦檀香的聲音後,意識到他一直在偷看,所以故意幫忙用東西把牆洞遮上了?

此時,秦檀香已經關了燈,回到她旁邊睡下的韓庶卻怎麼也睡不著。

他和秦檀香乾正事的時候,故意賣力,就是為了讓隔壁的香ya

女子聽到。

因為兩人打照麵的時候,香ya

女子說了自己的男朋友不在,甚至回頭之前還有意無意的看了他一眼。

雖然韓庶不清楚這是不是暗示,但以他散打冠軍的身材,還是能夠引起異性注意的。

再聯絡上香ya

女子自我安慰,又替他偷看的事打掩護,韓庶已經百分百確信,她就是在暗示自己,甚至都快稱得上明示了!

“靠,她肯定對我有意思!”

韓庶渾身燥熱難耐。

可這一次,他感覺即使是南宮舒然也滿足不了他了。

因為那個香ya

女子,絕對是他見過最漂亮最xi

g感的女人。

韓庶壓抑著心中的亢奮,一直等到親檀香熟睡的鼾聲響起,他纔拿起香菸火機,躡手躡腳地溜了出去。

韓庶輕輕地關上房門,雖然此時走廊上的燈已經熄滅,但他那顆躁動的心卻冇有熄滅。

他將煙盒火機放在地上,走到香ya

女子的房門前,可還冇等他叩響,門卻自己開了。

隻見香ya

女子,身穿一件紅色的蕾絲睡裙,媚眼如絲的看著他。

“你怎麼纔來啊?”

聽到香ya

女子充滿誘huo力的聲音,韓庶感覺魂都被勾走了。

再回過神來的時候,香ya

女子已經拉起了他手,將他帶入充滿幽香的房間。

一把,將他推到在床上,韓庶甚至感覺後背被浸濕了。

“你……你還挺主動。”

韓庶一邊邪笑,一邊脫下自己身上的秋衣秋褲,用力甩到床尾。

哐。

也就在這時,香ya

女子右手輕輕一推,將背對著房門關上。

然而,正當韓庶躺在床上,以為自己將迎來人生巔峰的時候。

房間內的一切,瞬間變了!

天花板上的白熾燈熄滅,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火紅的燭光,而在燭光的閃動之下,一條條好似噴濺在牆上的血液,緩緩從中心蔓延向四周和牆壁。

“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