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教大能?那你的運氣還不錯哦,那裡還真有。”

南宮舒然得意道。

“哦?說說看。”

葉辰好奇的問道。

“現在是九月份,是藏省的旅遊旺季,瑪旁雍錯那正要舉辦一場文化節呢。聽說許多佛門大師都會參加,甚至連傳聞中的金剛宗大弟子都會去呢。”

南宮舒然娓娓道來。

“金剛宗大弟子?請你細說。”葉辰興趣更濃了。

“金剛宗的大弟子被尊稱為金雲子。”南宮舒然道,“說起來我以前是不信鬼神的,但十八歲那年跟家裡去納木錯旅遊,正好遇到金雲子大師在那誦經。他唸經的聲音就跟洪鐘一樣,我在幾千米外就能聽見,而且當時滿地鮮花盛開,明明是9月份就跟開春了一樣。”

南宮舒然說這些的時候,一臉的神往和崇拜。

“我這一次,也是聽說金雲子大師會去瑪旁雍錯的文化節,才約上閨蜜一起過去,想要向大師討要一件佛寶的。”

“他的佛寶,拿了未必有好處啊。”葉辰語氣低沉道。

由於南宮舒然還沉浸在對金雲子的歌頌中,所以葉辰說了什麼話,她並冇有聽清楚。

“怎麼樣,聽了我的話,你應該也很想見見那位大師吧?”

南宮舒然自信的問道。

“想見,恨不得現在就見到他。”葉辰認真的點頭。

“我還挺擅長講故事的嘛,既然你也想見他,要不就跟我們一起去瑪旁雍錯?”

南宮舒然得意大笑,然後問道。

“可以。”

葉辰欣然答應。

南宮舒然幫了他這麼大的忙,跟她同行自然不是不可以。

畢竟,藏省有很多地方都是無人區,還是比較危險的。

“太好了,那這樣我們就多了一個伴,更安全了。”

南宮舒然喜悅道。

之前葉辰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的挫敗感,也是煙消雲散。

她還是很有魅力的嘛,連這麼高冷的男人都能搞定。

一路上,葉辰除了繼續看《逆生三重》以外,也在和南宮舒然聊天。

經她口中,葉辰也知道了許多藏省的習俗和傳說。

畢竟,除了崑崙山以外,葉辰對藏省知之甚少。

經曆五個多小時的漫長飛行後,飛機降落在薩市機場。

葉辰和南宮舒然走出出口後,就有一男一女兩人朝她小跑而來。

“舒然,你終於到啦!”

跑在前麵的,是一個身穿紅色羽絨服的女子,年紀和南宮舒然差不多,但臉要比她稍胖一些。

不過,這種胖也隻算得上微胖,整體還是很美的。

“檀香,讓你和韓庶久等了。”南宮舒然衝著被稱作檀香的女子,以及她身旁的壯碩青年笑道。

“舒然,這位是?”

名為韓庶的壯碩青年,第一時間就看到了和南宮舒然同來的葉辰,眼中浮現一絲敵意問道。

“他叫葉辰,是我在飛機上認識的朋友,他也要去瑪旁雍錯,所以我就邀請他跟我們一起了。”南宮舒然回答道。

“飛機上認識的朋友?”韓庶微微蹙眉。

南宮舒然身為直播網紅,無論是長相和身材都比他的女友秦檀香要好,所以這一趟旅行當中,他都一直幻想著要靠自己的魅力,連帶著南宮舒然一起征服。

畢竟,身為一名全國散打冠軍,他很相信自己的個人魅力。

然而,本該兩女一男的雙飛旅行,居然被一個突然冒出來的陌生人給攪亂了,他心裡自然很排斥。

想到這,韓庶將南宮舒然叫到一邊,低聲道:“舒然,來藏省旅遊的人什麼樣的都有,我們都不認識他,他如果是壞人這麼辦?”

秦檀香對韓庶百依百順,聽完之後覺得又道理,麵露擔憂。

“放心,我看人特彆準,他人品一定可靠。”南宮舒然道,“再說了,他那體型,就算是壞人,不也有你這個散打冠軍在嗎?”

見南宮舒然都拿自己的散打冠軍身份說是了,韓庶也不好再推脫,否則肯定就要被認為慫了。

“行吧,那一路上我盯著他,絕不讓他乾壞事。”

韓庶拍著胸脯道。

“哪有你說的這麼誇張,舒然不都說那個葉辰是好人了嗎?”

秦檀香道。

很快,三人回到了葉辰跟前。

葉辰看著南宮舒然道:“如果不方便的話,我還是自己去瑪旁雍錯吧。”

“冇,方便的很。”

南宮舒然道。

言罷,她看向韓庶和秦檀香。

韓庶雖然還有點不爽,但也隻能點點頭,“那咱們就一起去吧。”

“嗯,多一個人多一份安全的保障。”秦檀香亦是點頭。

很快,四個人就走到了停車場,上了一輛越野車。

韓庶是司機,他為了防止葉辰離南宮舒然太近,所以將他安排在了副駕,兩個女孩子則是坐在後座。

一路上,韓庶都在吹噓他在擂台上的神武,以及曾經攀登珠穆朗瑪峰時的凶險,聽的兩個女孩子提心吊膽。

不過,副駕駛上的葉辰,從始至終都很淡定。

這讓韓庶心裡很不痛快,你一個普通人,聽到這些事蹟難道都不感到驚訝嗎?

為了讓葉辰欽佩,又像是為了讓他害怕自己,韓庶開口道:

“實不相瞞,我除了在散打比賽上失手打死一個人外。還為了追求刺激,在地下黑拳台上,將一個人生生打死。”

聽到這話,兩女都是一驚。

“韓庶,你還打過黑拳,難道你就不怕死啊?”

秦檀香似埋怨的問道。

“憑我的實力,隻要下得去手,有什麼好怕的?”

韓庶神色傲然道。

“你殺了兩個人都冇被抓?”南宮舒然問道。

“比賽有傷亡是難免的,至於黑拳,那都是秘密進行,警詧查不到。”韓庶得意道。

南宮舒然忽然心生反感,再怎麼說那也是兩條人命啊。

可這時,她恍然發現副駕上的葉辰居然也特彆淡定。

她好奇的問道:“葉辰,你聽到韓庶說起殺人的事,難道都不覺得驚訝嗎?”

“驚訝?我看他已經是被嚇得不敢動彈了吧。”

韓庶哈哈笑道。

他猜測,葉辰下一步就要舉起顫抖的手,說自己要下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