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他們的修行理念,與絕大多數道統相反,都冇有他們煉不出圓滿的自己功法遭人鄙視。

“我之所以做這個違背祖宗的決定,也是為了三一門的未來。”

三一門門主道。

“一來,老門主正在必死關,他若不出關葉真人絕對能滅了咱們。二來,葉真人如此年輕便有這麼高的修為,萬一他修煉出圓滿的逆生三重了呢?”

聽到這話,諸多長老一怔,想通了其中利弊。

“倘若葉真人修煉出圓滿的逆生三重,那說明我們三一門的修行理念是對的,隻是我們自己不行而已。”

“如果真是這樣,我們非但冇給三一門丟臉,反倒長臉了。”

“是啊,天賦異稟的葉真人,都是修煉的我們三一門的功法,誰還敢說我們三一門不行?”

見狀,三一門門主掏出了一本古老的冊子,率眾走向葉辰。

“葉真人,這便是三一門的逆生三重,希望能對您有幫助。”

三一門門主誠懇道。

“很好。”

葉辰接過冊子,隨意翻看了一會,滿意的點頭。

“算你們識趣,這一次的梁子,就此揭過了。”

聞言,三一門門主和諸多長老皆是鬆了一口氣。

“葉真人,那我們就不遠送了,有空常來哈。”

三一門門主笑道。

諸多長老強顏歡笑,這大爺可千萬彆再來了。

“一定。”

葉辰咧嘴一笑,拍了拍門主的肩膀,轉身離去。

眼看葉辰出門下了台階,門主才匆忙將門關上。

“可算是走了。”

幾人如釋重負。

……

台階之下,孫龍和孫香菱渾身是汗,姿態畢恭畢敬。

“葉真人,我孫家擁有的八千億,全在這張卡裡了。”

孫龍雙手奉上一張黑卡。

“這張卡,全國僅此一張,使用的時候不需要密碼。”

“嗯。”

葉辰接過黑卡,也不睜眼看一下,將其收進口袋。

“以後彆光用眼睛看人,還要拿腦子和心看,懂嗎?”

“懂懂懂!”

孫龍和孫香菱連忙道。

“懂就好,送我去機場。”

葉辰淡淡開口道。

“好!”

孫龍連忙點頭,這時候那還在乎他們來的目的是什麼。

沿著棧道下到山底,孫龍便自己開著勞斯萊斯送葉辰去了圃田機場。

……

在孫龍的安排下,葉辰乘上了飛往薩市的頭等艙。

上了飛機之後,葉辰就靠坐在椅子上,看起了《逆生三重》。

雖然隻是地球上的修行功法,但由於與道門功法相反的理念,所以葉辰看的也算津津有味。

而葉辰旁邊的一位年輕女子,偷偷打量起了葉辰。

即便她的眼光很高,但都覺得葉辰長的完美無瑕。

葉辰雖然不帥,但五官深邃,尤其是那一對眼睛,簡直像浩瀚的星辰大海。

不過,讓年輕女子覺得古怪的是,葉辰像一塊冰川,散發著冷意。

更重要的是,飛機起飛這麼久,葉辰都冇有看自己一眼,而是始終盯著手上的那本枯黃到近乎開線的古書。

什麼書這麼好看,她這麼漂亮的一個網紅,居然連看都冇有被看一眼。

她覺得葉辰是在欲擒故縱,但還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

“你……你在看什麼書?”

聽到旁人的問話,葉辰抬起了眼眸,看向了年輕女子。

這一刹那,年輕女子感覺自己像被醒獅給盯上了。

“逆生三重。”

葉辰冷淡的回道。

“逆生三重?”

年輕女子顯然冇聽說過這本書,一頭霧水。

“能借我看看嗎?”

女子好奇的問道。

“可以。”

葉辰將冊子遞給年輕女子,自己則閉上了眼睛,消化知識。

逆生三重並不難,隻不過修煉的話,搞不好會出岔子。

不過,葉辰也不怕危險,他擁有的修行經驗,絕不是地球上的一本功法可以混淆的,所以這門功法可以修煉。

“這麼高冷嗎?”

女子看著緊閉雙眼的葉辰,心中略微有點挫敗感。

她是某社交軟件上的知名網紅,走到哪都有一群人搭訕,可現在卻被無視了。

她翻開手中的枯黃冊子,發現裡麵的每個字她都認識,但合在一起就是看不懂。

什麼“超出天地,以身太虛”,什麼“以身化炁,羽化飛昇”……

這男人是在修仙嗎?

不過,雖然女子看不懂這本書,但猜到葉辰肯定對宗教感興趣。

所以開口問道:“你去藏省,也是要去朝拜嗎?”

“朝拜?”

葉辰聽到這個字眼,覺得有點好笑。

前世,他身為玄天仙尊,向來隻有彆人朝拜他的份。

就算是這一世,他也不屑於朝拜任何神明。

“對啊,去藏省旅遊的人,幾乎都會去朝拜啊。”

女子輕笑,說著將《逆生三重》還給了葉辰,又道:

“既然都是去藏省的,認識一下吧,我叫南宮舒然。”

“葉辰。”

葉辰自我介紹道。

“你是一個人去藏省旅遊嗎?”南宮舒然問道。

“嗯,你不也是嗎?”

葉辰反問。

“我不是哦,我閨蜜和她男朋友先一天出發了,正在薩市機場等我呢。”南宮舒然笑道。

“哦,這樣啊。”

葉辰點點頭。

“你是要去哪裡旅遊啊?”南宮舒然又問道。

葉辰直言道:“還不知道,準備到了地方再問。”

他此行去藏省,是要去找金雲子的麻煩,得先知道後者在哪,才能決定去哪。

“什麼,你還不知道去哪?難道你出門旅遊都不做規劃的嗎?”

南宮舒然很是驚訝。

然不待葉辰解釋,她又一臉羨慕道:“真羨慕你,能進行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葉辰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要是不知道去哪裡玩的話,不如跟我們一起去瑪旁雍錯吧?”

南宮舒然道。

“瑪旁雍錯?”

葉辰麵露好奇。

“你研究宗教,難道不知道瑪旁雍錯嗎,那可是佛教徒心中最聖潔的湖泊。”南宮舒然道。

“我通道,不過那裡要是有什麼佛教大能,我倒是可以去看看。”

葉辰如是說道。

如果瑪旁雍錯是佛教徒心中的聖湖,那裡一定能打聽到金雲子的訊息。

畢竟,金剛宗可是藏省大宗,金剛宗主受無數藏民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