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一個問題。”

葉辰淡淡開口。

“你大伯在哪裡當道士?”

“怎麼,難道你還想去報複我大伯?”王權難以置信的問道。

“有問題嗎?”

葉辰反問。

“彆開玩笑了,我大伯和他的師兄弟們可不是普通的道士,準確來說他們都師神通廣大的修法者,你就算再能打,去了那裡也是自尋死路。”

王權瞪大眼睛道。

“你隻需要告訴我在哪裡,剩下的不用操心。”葉辰冰冷道。

說話之餘,紮進王權大腿裡的水果刀,又深了一分。

“閩省,三一門!”

王權近乎嘶吼道。

“很好,你先下去挑個風水寶地,要不了多久你大伯和你王家的親人,就會下去找你的。”

葉辰開口道。

“你這個瘋子!難道你想憑自己一個人,撼動整個三一門和王家?”

王權不敢置通道。

“當然,先從王家開始。”

葉辰咧嘴一笑。

“什麼?”

王權正匪夷所思,忽然感覺一陣眩暈,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他居然已經坐在了王家莊園的後山上。

“這……這!”

王權心中萬馬奔騰。

從ktv到這裡,起碼有一個小時的車程,怎會轉眼就到了?

如果不是大腿上的刺痛,讓他清楚這是現實,他甚至懷疑自己在做夢。

難道他身邊的這個人會特異功能,世上居然真有電影裡的變種人?

看著山腳下的王家宅院,王權心中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到底想乾什麼?”

“你不是不信,我可以獨自一人撼動整個王家嗎,現在看好。”

葉辰鬆開水果刀的刀柄,雙手變化法印,一指點向地麵。

叮!

伴隨著無窮法力的盪漾,王家莊園所在的山穀竟然地震了。

地動山搖,土崩瓦解!

王家一棟棟奢華無比的彆墅,在猛烈的地動波的影響下,居然一一倒塌。

正在王權瞠目結舌之時,除了葉辰腳下的閃頭,其他包圍著王家莊園的大山開始崩塌,一塊又一塊的巨石與辰土,如同洪流一般滾下,幾乎將王家整個吞冇。

看著這堪稱災難的一幕,王權不相信王家莊園內,還能有多少活人,他雙目失神的癱倒在地,心中無比困惑。

明明雲雅君是個在自己的家族,都不受待見,即使坐擁千億級彆的集團,也無法受到家人尊重的女人,能將他們王家害到這個程度?

“見識到我的能耐了吧,安心找風水寶地,等你大伯。”

葉辰語氣冰冷的開口,一把抓住王權的衣領,就將他扔進王家的廢墟。

下一刻,葉辰消失在原地,趕往燕京首都機場。

當葉辰剛剛乘上前往閩省的飛機時,ktv裡的血案和王家莊園麵臨的地震和山體滑坡,已經鬨的人儘皆知。

甚至,本該死在ktv包廂裡的王權,卻被髮現埋在了王家莊園的廢墟當中。

由於王家是與雲家齊名的超級世家,所以這件事在第一時間就引發了紫禁城的關注。

而王家在外的權貴,也發誓要找到凶手,然後將他繩之以法!

甚至,由於地震的範圍直波及王家府邸,所以連武道協會和修法者協會都被驚動了。

畢竟隻有達到一定水準的武者和修法者,才能做到這一步。

閩省,圃田。

九華山,九華疊翠。

這裡有許多仙家傳聞。

其中一傳聞是,何氏九仙為西漢淮南王劉安,及其門客八公爭帝失敗後,從西江潛入閩省隱居於九華山顛,後修煉成仙。

王權口中的三一門,便是自唐朝時期就建立的一個門派。

不過,準確來說,他並不算是道教門派,而是儒釋道三教合一,故而叫三一門。

而且三一門對修道的理解上,也與諸多門派不同。

一般來說,修道講究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是將個人修煉到淩空踏虛的境地。

但三一門的九序心法卻正好相反,他們提倡修士應當迴歸到最原始的氣態,先天一炁。

從某種意義來說,三一門的修煉方式,纔是真正的逆理而行。

圃田,市區某飯館。

一位衣著華貴,看上去就很有錢的老者,正在向對麵的少女訴說九華山的故事。

少女聽的津津有味,一旁站立著的保鏢,神情也很是好奇。

“爺爺,這麼說起來,九華山和咱們粵省的羅浮山一樣,都是成仙之地咯?”

少女長得極其漂亮,衣著也是光鮮亮麗,瞪著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問道。

“那是當然。”

老者笑嗬嗬道。

“爺爺,那我們為什麼不去羅浮山呢,離家多近呐?”

少女又是問道。

老者一臉認真道:“羅浮山上那是南茅山,是要修行符籙之術,然後打殭屍捉鬼的,就你那泥鰍一樣的字體還有膽量,上羅浮山人家要你嗎?”

聽到這話,少女果真縮了下腦袋,“那三一門就不用嗎?”

“當然不用,三一門修性命棄符籙,你若有幸拜入三一門,隻需每天打坐修行便是。”老者又道。

“那就好,就去三一門了!”

少女握緊粉拳道。

就在這時,老者看向飯館另一桌上的一名年輕人,問道:“年輕人,你在那偷聽了這麼久,難道也對三一門感興趣?”

老者叫孫龍,是龍南首富。

而孫家,也是占據龍國南部的一個超大世家,財富累積八千億。

就是越省首富龍家,之前所擁有的財產,也不過孫家的四分之一。

隻不過,孫家比較低調,冇有被外界所熟知罷了。

但與龍家相同,孫家在龍南的各行各業,上至軍工下至娛樂圈,全都有很重的分量。

毫不誇張的說,在龍南的世俗界,孫家就是隻手遮天的存在。

而孫龍次行來圃田,就是為了讓自家孫女孫香菱求一份仙緣。

畢竟,他們孫家在財富上已經不缺了,缺的是壽命。

他們想要長生。

而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家族中最傑出的子弟,拜入修法大派。

三一門雖然在閩省,但靠著與絕大多數修法門派相左的理念,即使是在粵省,也有極高的聲望,所以他帶著孫女孫香菱來了。

見有人問自己問題,葉辰放下手中的筷子,淡淡開口。

“你還是帶你孫女上羅浮山吧,三一門遇到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