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京,帝王居。

兩輛勞斯萊斯幻影停在門廊,兩名氣質極佳、穿著高貴的中年女子踩著高跟鞋走了下來,在諸多門童的鞠躬下挽手走進帝王局。

“五妹,那位救了你的教官,真的會來這裡嗎?”

雲雅琳身旁,一位看上去四十多歲,但很顯年輕,舉止嫻雅、風韻脫俗的貴婦問道。

“當然會來,我們雲家的邀請,他怎麼可能會拒絕。”

雲雅琳一臉肯定。

“會來就好,他把你從那種恐怖的地方救出來,三姐可得好好感謝他。”貴婦輕笑。

也就在這時,一輛燕京軍區的吉普車,停在了帝王居門前。

隻見套著一件單薄外套的葉辰,從軍車中走了出來。

“三姐,那位教官來了。”

雲雅琳拉了拉身邊貴婦的胳膊,率先朝大門小跑過去。

“都三十多歲的人了,還這麼莽莽撞撞。”貴婦見狀很是無奈,但也跟了出去。

“葉教官,你終於來了。”

雲雅琳笑著招呼道。

葉辰雖然救了她,但她隻知道他是一個特種部隊的教官,並不清楚他準確的軍銜,索性就直接教官教官的叫了。

“雲女士,你好。”

葉辰平靜的回道。

這時,貴婦走了出來,雲雅琳連忙介紹道:“葉教官,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姐姐雲雅君,她聽說你救了我,特地要來感謝你呢。”

“雲雅君……”

順著雲雅琳的手,葉辰看見了她身後不遠處,所指的雲雅君。

頃刻間,葉辰感覺到雲雅君的血脈,與自己產生了共鳴。

真的是他母親!

葉辰內心激動了刹那,前世今生加起來一萬多年,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母親!

“你好!”

葉辰情不自禁的伸出右手,露出此生最誠摯的微笑。

他並冇有直接相認。

畢竟,母親當時匆忙離開,或許是出於某種苦衷,他若貿然以親兒子的身份出現,可能會給她帶去麻煩。

倒不如順其自然,該相認的時候自然就相認了。

“葉教官你好,謝謝你救了我妹妹。”雲雅君舉止優雅,和葉辰握了握手。

隻不過這一短暫的觸碰,竟讓她對葉辰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雲雅君很是錯愕,看著眼前的葉辰,忽然想起她的兒子。

不出意外的話,她的兒子也應該長這麼大了吧?

而且這位教官也姓葉,跟他當初的丈夫一個姓。

還真是有緣啊。

想到這,雲雅君對葉辰這個年輕人多了些許除感激之外的好感,開口道:“葉先生,午宴已經準備好了,我們先進包廂吧?”

“好。”

葉辰微微一笑道。

這一幕,讓旁邊的雲雅琳生出一絲疑惑。

她雖然隻見過葉辰一麵,但當時的他特彆冷漠,自己說要給救援費,他甚至都冇有鳥自己。

而雲雅君更是她相處了幾十年的姐姐,平日裡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今日居然說了這麼多話,難道都是因為對方是救了自己的恩人?

在雲雅君和雲雅琳姐妹的帶領下,葉辰被帶到了一間金碧輝煌的大包廂。

帝王居作為首都燕京的高檔酒店,其無論是裝修檔次還是奢華程度,都不是他以前去過的地方能比的,想必在這裡消費一頓飯至少得一百萬。

三人落座之後,就開始有一茬、冇一茬的閒聊。

而葉辰也通過談話,知曉了自己母親的現狀。

雲雅君現在是一家集團公司的董事,是燕京名副其實的女強人。

其背後的雲家,更是龍國首屈一指的超級世家,門中子弟遍佈官、軍、商三個領域,且都有超凡的成就。

葉辰這才恍然大悟,難怪母親當初會在生下他之後突然離開樂山,想必就是雲家在給她施壓。

畢竟,以葉家當時的底蘊,他老爸就是祖墳冒青煙,都配不上燕京雲家的千金。

母親能抗住家族的壓力,將他生下來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由於雲雅君從商,雲雅琳又是熱情外向的性子,所以三人聊得很投機。

不過,就在三人聊得熱火朝天的時候,雲雅君卻突然捂住了額頭,整個身子都要傾倒下去。

“小心!”

葉辰見狀,連忙湊了上去,一把將雲雅君扶穩。

也就在這個時候,葉辰發現雲雅君秋裝外套的袖口下,戴著一串念珠。

“姐,你又頭疼了?”

雲雅琳關切的問道。

“冇……冇事。”

雲雅君捂著腦袋,冇一會就恢複了過來,重新坐回了座位。

言罷,雲雅君一臉歉意的看著葉辰道:“葉教官,我有點貧血,剛纔真是謝謝你了。”

“你不是貧血,而是你手腕上帶著的念珠,被人下了降頭。”

葉辰麵色平靜,可內心早已翻湧,是誰要害她的母親?

“被下了降頭?葉教官,這你就有點危言聳聽了吧。”

雲雅君搖搖頭,根本不相信。

“你以後彆戴這串念珠,頭暈的症狀就會消失。”

葉辰很是嚴肅道。

實際上,這串念珠準確來說並不是被下了降頭,而是被人施了噬魂法術,雲雅君的神魂正在被逐漸吞噬,這纔會出現頭暈的症狀。

而且這種噬魂法術,比當初楚劍鋒碰到的吞生符要高級的多,雖然未必是修法者,但至少也得有築基級彆的實力才能施展。

聽到葉辰要讓自己將念珠摘下來,雲雅君表現出了抗拒。

“葉教官,冇你說的這麼誇張,這串念珠可是我從廟裡拜來,佛祖開過光的,怎麼可能有你說的那麼邪乎?”

雲雅君拉了拉袖口,不想讓葉辰繼續看那串念珠。

這串念珠確實是她從廟裡拜來的,可也是為她那二十多年未曾明麵的兒子祈福用的,絕對不能丟棄。

見雲雅君態度強硬,葉辰隻好作罷,緊接著拿出一枚玉佩。

“這枚玉石有滋補氣血的功效,你戴在身上就不會頭暈了。”

雲雅君和雲雅琳作為雲家千金,見過無數珠寶,自然一眼就看出這塊玉石的不凡,麵露震驚。

“葉教官,你救了我妹妹,我怎麼好意思要你東西呢?”

雲雅君推辭道。

雲雅琳眉頭微蹙:“葉教官,我姐姐雖然長得漂亮,可她都夠當你老媽了。”

她懷疑葉辰可能是比較喜歡成熟的少婦,看上她姐姐了。

葉辰一個頭兩個大,什麼叫能當他老媽,她就是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