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位超級士兵,絕對足以載入史冊的一名戰士!

葉辰也有點好奇,想看看現在的生命藥水,能讓特種兵變得有多強。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超級士兵走到裝甲車的前方,深吸一口氣。

“難道……”

頓時,所有人屏氣,一個大膽的想法從他們腦海中冒出來。

咚!

就砸他們自認為荒謬的想法,剛剛冒出來的時候,超級士兵出拳了。

隻見他如一頭人形猛獸,一拳將裝甲車擊退五。六米,其拳頭擊中的位置,更是出現一個漆黑的大洞。

而一拳擊出之後,超級士兵隻是甩了甩手,好似十分輕鬆。

“我的天呐!”

見此一幕,在場所有特戰隊員都是震驚,心中泛起波濤。

他們腦海中的超級士兵,也就是電影裡米國隊長那種水平,但米國隊長能憑拳頭打穿有幾層鋼板保護的裝甲車嗎?

而諸多特種兵中,也有修煉武道的明勁乃至暗勁武者,此刻更是嚮往。

一拳擊穿裝甲車的力量,已經足以和化勁宗師媲美了。

化勁宗師是無數武者的窮極一生的夢想,但現在隻需要一劑生命藥水,便可以讓他們擁有那種恐怖的實力,他們怎能不嚮往?

就連葉辰都是微微咋舌,作為人類文明上萬年的智慧結晶,科學也有其強大之處。

至少,無論是修武還是修法,都需要日積月累才能讓人變強,可作用在科學之上,隻需要一針就夠了。

站在國家的角度,有了生命藥水,士兵就有底氣與境外的覺醒者對抗了。

畢竟,覺醒藥劑從某種意義來說,也是用科學的手段激發人的基因潛能。

“相信各位,現在肯定已經決定全力以赴了,那考覈差不多可以開始了。”

女持劍者笑著看向葉辰,客氣道:“葉將,接下來交給你了。”

葉辰點點頭,看著操場上的特戰隊員,開口道:“我是今天考覈的主考官葉辰,現在宣佈第一項考覈項目:體能!”

聽到這兩個字,除了猛龍和尖刀兩支特種部隊,其餘人都鬆了口氣。

作為特種兵,體能訓練幾乎是家常便飯,而他們為了神劍考覈,更是無一例外將訓練量增加了好幾倍,考體能實在太簡單了。

不過,作為知曉葉辰有多魔鬼的猛龍和尖刀全隊,卻清楚在今天這樣一個考覈的日子,葉辰絕對會暴露出殘忍的一麵。

果不其然,在喜悅和擔憂當中,葉辰公佈了體能考覈的具體項目。

“體能考覈很簡單,負重100公斤,200000米障礙跑,十八點前完成就算通過。”

“什麼?”

聽到葉辰的話,除了猛龍和尖刀不出所料以外,其餘五支特種部隊的隊員全都驚了。

“負重100公斤就算了,我們每個人都能托著跑,但200000米障礙跑也太離譜了吧。”

“障礙跑可是最累人的項目之一,200000米……他怎麼想的?”

在軍隊當中,流傳著一句話,叫做“寧跑5000米,不跑400米”。

這其中的400米,便是障礙跑,需要士兵時刻保持衝刺。

往往一趟400米障礙跑下來,普通士兵就要氣喘籲籲了。

他們身為各大戰區最優秀的特戰隊員,即使能輕輕鬆鬆跑完一趟,可葉辰的指標是200000米。

是常規裡程的500倍!

而且還負重100公斤!

猛龍和尖刀隊員,雖然知道葉辰狠,但冇想到他這麼狠。

彆說跟著猛龍訓練了大半個月的尖刀了,就是猛龍都不一定能完成這種堪稱十八層地獄級彆的考覈。

但他們心裡清楚,葉辰說過他們的通過率是百分百,如果不通過,後果不堪設想。

“怎麼,這就被嚇到了,那你們還是從哪來回哪去吧。”

見不少特種部隊的隊員打起退堂鼓,葉辰有點生氣的說道。

“神劍計劃,本就是龍國最核心的超級士兵計劃,如果不能承受常人所能承受、肩負常人所能肩負,豈會讓你們隨隨便便加入,隨隨便便擁有超越凡人的力量?”

“乾就完了!”

猛龍隊員齊聲吼道。

“持劍者說得對,不就是二十萬米的障礙跑嗎,我們跑!”

朱厭隊長很是硬氣。

“再者說了,這種烈度的考覈,恐怕隻有我們朱厭能夠通過,這何嘗不是一種榮耀?”

“冇錯,持劍者雖然特訓了猛龍,但考覈還是夠公正的。”

“恐怕其他幾個特種部隊,絕大多數人是完不成考覈了。”

朱厭隊員開口道。

“既然準備好了,那就趕緊負重,記住,你們有十二個小時。”葉辰語氣嚴肅。

話音剛落,在場幾百名特戰隊員動了起來,穿戴好了後勤送上來的負重。

考覈的內容,是葉辰提前七天定下的,所以可以容納上百人同時進行的障礙場地早就已經完善,考覈隊員需要在葉辰和諸多考官的監督下跑完500圈。

砰!

伴隨著發令槍的響起,數百名來自不同特種部隊的士兵跑了出去。

障礙跑由跨樁、壕溝、矮牆、高板跳台、獨木橋、高牆、低樁網七組障礙組成,對體力的消耗遠比普通的跑步甚至泅渡都要大。

不出意料,朱厭的幾十名隊員一馬當先,很快就領先了一大截。

不過,伴隨著圈數的增加,他們的速度終究是慢了下來。

可就在這時,他們發現猛龍和尖刀的隊員,速度降下來的並不多。

尤其是猛龍,幾乎全程都是在用差不多的速度在奔跑。

“不會吧?”

在所有部隊驚愕的注視下,猛龍隊員實現了反超,甚至超過了朱厭全隊!

這一刻,不說各大特種部隊的士兵了,就是看台上的軍官都驚了。

要知道,猛龍以前可是各大戰區特種部隊裡墊底的存在,按理來說應該被遠遠甩開纔對。

就算他們經過了持劍者葉辰的訓練,但也隻有三個月而已,三個月竟能讓他們產生如此大的變化?

要說現場誰冇有感到意外,那也隻有尖刀的教官楊紫怡了。

因為隻有她清楚,猛龍這三個月裡,經曆了怎樣的折磨。

他們的進步,靠的不是投機取巧,而是一滴又一滴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