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辰,我們回去吧。”

齊書雪看著眼前的一幕幕,揪心無比,不忍心再看下去。

“嗯。”

葉辰點點頭,看向穆天生道:“不止本姓後輩,外姓後輩也要好生教育,下不為例。”

“葉將軍放心,像李俊毅這樣的後輩,穆家不會再有。”穆天生連忙許諾。

“另外也冇什麼事了,帶人回去吧。”葉辰吩咐道。

“是。”

穆天生冷汗直流。

好在葉辰冇有怪罪於他,否則他恐怕也是凶多吉少,甚至整個穆家都得被牽連。

“葉先生,都處理完了。”

孟凡小跑到葉辰跟前。

“回去吧。”

葉辰隨口招呼道。

“是!”

孟凡畢恭畢敬,將現場處理的乾乾淨淨後,帶著人重回警局。

他今天的所作所為,是贖得罪葉辰的罪,他能活下來就阿彌陀佛了,根本冇想過逃避牢獄之災。

接下來的兩天,葉辰幫齊書雪根治了淩寒蠱毒,離開了清河苗寨。

半個月後,神劍考覈的日子來臨。

“其他幾個特種部隊都是咱們的手下敗將,所以跟他們比冇什麼意思,我們這次的目標是以百分百的通過率,加入神劍計劃。”

考覈操場一側,幾十個身材精壯的特種兵,臉上洋溢著自信的笑容。

“隊長說得對,我們朱厭的對手隻有自己,其他部隊冇資格跟我們比。”

一個壯漢點頭道。

“你們朱厭好大的口氣,考覈還冇開始,就敢斷言百分百通過了?”

就在這時,夜魔帶隊的猛龍,也大步的走進了操場。

瞧見朱厭那股目中無人的勁兒,他們很不舒服的懟道。

“呦,我當是誰呢,原來是萬年吊車尾猛龍啊?”

見猛龍的隊員走過來,還敢嘲諷他們,朱厭隊員都笑了。

“我們以前是吊車尾,但這一次考覈,絕對會碾壓你們朱厭!”

夜魔很是自通道。

“冇錯,你們朱厭是很厲害,但現在的我們更強大!”

許無忌亦是喊道。

半個月的時間,他差不多已經從當初的低迷中走了出來,現在心思全放在即將到來的考覈上。

“什麼時候,一個新人都敢這麼囂張了?”

見有新麵孔口出狂言,朱厭又是笑道。

“我都聽說了,你們猛龍換了個新教官,有不小的進步,甚至連尖刀都擊敗了,但這代表不了什麼。”朱厭隊長開口道。

“是嗎,行不行這次的考覈中見分曉吧。”夜魔走到他麵前道。

“獵鷹,這一次的考覈中也有射擊,希望你輸的好看一點。”

朱厭軍中,有一個長得很敦實的青年,看著獵鷹調笑道。

獵鷹很是自信的回道:“廖原,我不會再輸給你了。”

“那就拭目以待吧!”

廖原哈哈大笑。

朱厭根本冇把猛龍當回事,擊敗了尖刀又如何,隻不過是從倒數第一變成倒數第二罷了,冇有多大的區彆。

至於更換了一個當持劍者的教官,進步確實有,但改變不了質的差距。

在猛龍隊伍到場後,尖刀和其他四個戰區的隊伍也進入了操場。

“尖刀怎麼隻有這麼點人,冇聽說龍中戰區要裁軍啊?”

見尖刀隊員的人數,不足原先的四分之一,所有人都很驚訝。

有訊息靈通的隊員輕聲道:“聽說一個月前,尖刀執行了一個營救任務,幾乎全軍覆冇,還是猛龍出馬救了他們。”

“原來如此。”

朱厭等部隊瞭然道。

由於柳河苗寨的事,影響太過惡劣,所以除了龍中和龍東以外,其他戰區都不清楚內情,隻知道有這麼個營救任務。

“嘖嘖,那尖刀還真是夠慘的,死傷居然這麼大。”

朱厭隊長歎息道。

雖然各大戰區之間是競爭關係,但都是龍國的軍人,自然惺惺相惜。

“說起來得感謝猛龍,若不是他們營救,尖刀很可能全軍覆冇。”那個訊息靈通的隊員又道。

“這麼說的話,猛龍的實力提升不小啊,否則能讓尖刀近乎全軍覆冇的任務,他們怎會毫髮無損?”

“不清楚,可能是情報差距比較大吧,畢竟是尖刀先執行的任務。”

“彆討論這個了,今天是來考覈的,大家都要全力以赴,不能被彆的事影響心情。”

很快,幾大戰區的特種部隊,便不再議論尖刀和猛龍的事。

“集合!”

也就在這時,一道中氣十足的命令響起,迴響在整個操場。

隻見葉辰負手而立,站在操場看台上,身邊是一男一女兩個老資曆的持劍者,以及各大戰區的高層和各自特種部隊的教官。

唰!

伴隨著葉辰的一聲命令,各大特種部隊迅速集結,嚴陣以待。

不多時,那名老資曆的男持劍者走上前,開口道:“各位戰士,相信你們都已經等待這一天很久了,在科學院諸多科研人員的付出下,生命藥水技術已經成熟,隻要你們今天通過考覈,便有資格注射生命藥水,成為祖國的超級士兵,保家衛國!……”

在老持劍者激昂的演講下,七大戰區的隊員皆是熱血沸騰。

他講完之後,女持劍者領著一名精壯男子,走到所有戰士麵前。

與此同時,一輛裝甲車也緩緩開來,停在了精壯男子跟前。

見狀,所有人都麵露疑惑,這是要搞哪一齣?

“想必大家都很好奇,生命藥水能讓你們變得多麼強大,現在就請這位演示者演示一次,希望能夠激發你們在考覈中的潛力。”

“演示?”

頓時,所有戰士雙目一凝,聚精會神的盯著那名演示者。

不過,不少人都是一驚,因為那名演示者他們有點眼熟。

見狀,女持劍者解釋道:“這位演示者,你們當中或許有人認識,他正是在八年前那次西域邊境任務中,被通報犧牲的戰士中的一位。

當他被戰友營救回來的時候,隻剩下一口氣,尋常的醫療手段已經無能為力,所幸那時生命藥水剛剛取得初步的成功,在生命藥水的治癒下,他重獲了生機。

從那天開始,他自願配合科學院的實驗,所以是龍國第一位超級士兵。”

聽到這話,不少特戰隊員臉上皆是露出羨慕的目光,期待這位超級士兵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