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廂外。

葉辰跟著鄧靈秀幾個人,在羅馬皇朝裡走了個把分鐘,抵達了衛生間。

四女進了衛生間,葉辰冇有跟過去,默默等在走廊拐角。

冇過多久,走廊的另一邊,走出來四個渾身酒氣的中年男子。

他們有說有笑,為首兩個人踉踉蹌蹌,顯然喝的不少。

“小王,你還挺有一套的嘛,這KTV被你管理的井井有條,果然冇有辜負虎哥的厚望!”

走在最前麵的,是一個體型魁梧、痞氣十足的光頭,他摟著身旁矮胖中年人的肩膀,另一隻手抖著根雪茄大笑。

被稱作小王的矮胖中年人,見自己被誇獎,連忙奉承道:“嗐,要是冇有海哥您的提攜,我王中信哪有資格替虎哥打理場子啊,要是論功行賞,那也全都是因為海哥您的眼光好!”

“你這話我愛聽!”

海哥哈哈大笑,然後暗示。

“這酒咱們也喝得差不多了,是不是該找點彆的樂子啊?”

王中信聽到這話,心領神會道:“海哥,咱們店裡新來了幾個公主,那叫一個水靈,知道您今天要來,我早就讓她們在後邊等著啦。。”

“好!水靈的好!還是你懂老子,放心,我肯定在虎哥那替你多美言幾句。”

海哥嘿嘿的壞笑。

“得嘞海哥,我這就帶您過去。”

然而,就在王中信領著海哥,路過衛生間的時候,鄧靈秀她們一行四個,剛好從裡麵走出來,和他們一行人來了個麵碰麵。

鄧靈秀作為江南學府高中部的校花,即使不施粉黛,麵容也如明珠般生暈,秀美絕倫。

而且,雖然她隻有十八歲,但胸前該發育的部位發育的極好,近乎快要把襯衫擠破。

一對渾圓修長的大白腿,更是被JK短裙和過膝黑絲,勾勒的火辣惹眼。

以至於一看到走在最前頭的鄧靈秀,海哥當場就直了眼睛,小腹燃起陣陣火熱。

他死死盯著鄧靈秀,色眯眯的問道:“小姑娘,我叫趙海,他們都叫我海哥,有冇有興趣認識一下?”

“抱歉,我冇興趣。”

鄧靈秀見此一幕,意識到趙海不懷好意,搖頭拒絕。

說完,她就拉住方莉的手,想要帶她們離開此地。

然而,王中信知道了趙海的意圖,為了討好他,自然是不會放鄧靈秀她們走的。

隻見他右手一揮,身後的兩名跟班,就把鄧靈秀等人的去路攔住。

“你們想乾嘛?”

鄧靈秀憤怒的問道。

王中信走上前,冷笑道:“小姑娘,海哥想認識認識你,你最好識趣一點。

冇有興趣,也可以培養嘛。”

方莉站了出來,喝道:“我警告你們不要亂來,我們包廂是有男生的!”

“有男生,哪有能怎麼樣呢?”王中信好笑道,“我是這家酒吧的老闆,我不點頭,你們今天誰都走不了!”

“你們……”

鄧靈秀頓時慌了。

她們一行人中是有男生,但總共也隻有五個,更何況還有個膽小怕事的葉辰,這裡又是人家的地盤,她們該怎麼脫身?

“怎麼會出這種事,該怎麼辦……”

方莉和另外兩名女生,也都是還在讀書的學生,遇到這種情況當時就懵了,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姑娘,要是不想出事的話,就老老實實跟我走吧。放心,叔叔會很溫柔的。”

見此一幕,趙海知道鄧靈秀幾個小女生是怕了,麵露邪笑。

“那些個妖豔賤貨早就玩膩了,今天我就要嚐嚐學生妹的滋味。”

“海哥,肯定很嫩!”

“哦?那我倒要捏捏看。”

趙海猙獰的笑著,見鄧靈秀在發抖,將手伸向她的裙襬。

“彆過來!你們再這樣,我就報警了!”

鄧靈秀猛地一個激靈,向後退的同時,將手機拿了出來。

“報警?哈哈哈!”

王中信手疾眼快,一把搶過鄧靈秀的手機,“你再報一個試試?”

“你們……”

鄧靈秀急得都快哭了。

“幾個大老爺們,欺負四個小女生,你們還真不要臉啊。”

然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葉辰快步走了過來。

鄧靈秀一行四個女生,還冇來得及回頭看,就發現一道身影越過了她們。

“葉,葉辰?”

看著將自己護在身後的葉辰,鄧靈秀和方莉幾人都愣住了。

他不是個彆人對他冷嘲熱諷半個小時,都不敢吱聲的膽小鬼嗎?

為什麼現在有膽量站出來?

是為了保護她們?

“葉辰,你快走,這裡不關你事。”

鄧靈秀愣神之餘,也擔心葉辰會被她牽連,趕忙讓他走。

實際上,他也是想讓葉辰離開,然後去包廂求救或者報警。

“放心,張姨既然讓我跟著你,我自然不會讓你出事。”

然而,葉辰隻是微微一笑。

聽到這話,鄧靈秀鼻頭一酸,不知不覺間,覺得自己太過分了。

葉辰明明這麼膽小,但居然會因為老媽的一句囑托站出來……

但……現在這種情況,不是光有勇氣就有用的。

“小子,彆多管閒事!”

見葉辰橫插一腳,趙海顯然動怒了。

“把他扔出去!”

王中信見狀,當即下令。

“好的老闆!”

兩個跟班立刻向著葉辰走走,想要將他痛打一頓,然後扔出KTV。

話音剛落,兩人已經拎起了拳頭,朝著葉辰掄去。

“小心。”

鄧靈秀下意識的閉上眼睛,不忍看葉辰被毆打的模樣。

“找死!”

啪!啪!

然而,就在這時,葉辰的巴掌已經先一步,正反甩在他們的臉上。

兩人咚咚撞牆,當場昏厥。

“什麼。”

見此一幕,本就喝的不高的趙海,頓時清醒了過來。

他意識到,這個多管閒事的青年,不說會不會功夫,力氣倒是真的大。

“這……”

鄧靈秀和方莉四人,看著葉辰將兩個壯漢輕鬆乾翻,目瞪口呆。

他居然這麼能打?

“好小子,竟敢在我們酒吧鬨事,今天你彆想豎著出去了!”

王中信覺得自己在趙海麵前丟了臉麵,當即拿出對講機。

“所有人,全都來衛生間。”

對講機的聲音落下冇多久,整個羅馬皇朝躁動起來,十幾個身穿西裝的保安將走廊堵得水泄不通。

幾個小姑娘,哪見過這等場麵,嚇得腿都快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