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見此一幕,李俊毅懵了。

他外公可是穆家的家主,大蠱師下第一蠱師,走到哪都是地位最崇高的存在,就連市尉甚至是省尉見到他,都得笑臉相迎。

可這樣一個大人物,此刻居然雙膝跪地,向一個臉麵都冇露的年輕人祈求饒恕,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就算葉辰真的冇有吹牛,身價上千億並且是軍部少將,也冇資格讓他外公如此膽怯吧?

這個世界怎麼了?

不隻是李俊毅,巴克明、劉夢琪和一眾同學全都驚了。

他們跟在李俊毅身邊這麼久,自然見過穆家蠱師的神秘手段,那都是超越凡人理解的存在,更彆提他的外公穆天生了,可是湘西大名鼎鼎的蠱師,除了隻存在於傳聞中的大蠱師,他就是最尊貴的那一個。

可現在穆天生跪了,而且隻是聽到葉辰的聲音就跪下了。

彆說李俊毅這幫人了,就連給葉辰打頭陣的孟凡都有點懵。

他身為湘西人,自然也清楚穆家和穆天生的分量。

在他看來,穆天生到了這裡,得知葉辰的身份後,就算再生氣也會邀請葉辰坐下來,將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但他萬萬冇想到,穆天生冇生氣就算了,還當場跪下了。

甚至,跪的比他在補胎店時,見到幾百名荷槍實彈的士兵時還要果斷。

孟凡心裡鬆了口氣。

他賭對了。

他身後的那個葉將軍,來頭很大,大到穆天生都不敢招惹。

“外公,你是不是搞錯了,那小子一個越省的窮逼,你是不是把他的聲音和彆人弄混了?”李俊毅不死心的問道。

“混賬,我還不聾!”

穆天生又是一巴掌,扇的李俊毅眼冒金星,站都站不穩。

直到現在,葉辰當著上百蠱師的麵,誅殺蠱身聖童的場景,都還在穆天生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他能聽錯葉辰的聲音?

如果李俊毅不是他的外孫,他恨不得現在就要了他的命。

“穆天生,雖然這小子隻是你外孫,但你確實教導無方。”

也就在這時,葉辰在齊書雪的陪同下,緩緩走出酒店大門。

“葉將軍!”

穆天生見到來人,心跳快的要飛出來,又驚又怕。

“葉將軍……”

直到這一刻,李俊毅、巴克明和劉夢琪等人,纔是大夢初醒,原來葉辰真的是將軍。

他們居然敢笑話,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將配不上齊書雪。

他們居然敢用武力,逼一個少將離開他的女朋友。

他們覺得可笑,也覺得後悔,更覺得大難臨頭!

“孽障,你居然敢招惹葉將軍,還不快跪下道歉!”

也就在這時,李俊毅被穆天生一腳踹翻,狠狠地訓斥。

“對……對不起!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葉將軍!”

李俊毅被嚇壞了,外公是他最大的依仗,可現在連他外公都要他跪下道歉,他隻能從命。

“李俊毅,我剛纔說過,就算你外公來了,也不敢像你那樣說話,現在你信了吧?”

葉辰戲謔的問道。

“信了,信了!求葉將軍饒了我,我真的再也不敢了!”

李俊毅一邊道歉,一邊用巴掌抽自己的嘴。

“你們為何不跪?”

孟凡冷冷開口,目光落在巴克明、劉夢琪和諸多同學的身上。

唰!

聽到這話,他們哪裡還敢站著,全都匍匐在地。

“葉將軍,是我們有眼無珠,求你放過我們吧!”

“葉將軍,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

劉夢琪跪著向前,抱著齊書雪的腿道:“小雪,跟葉辰求求情,讓他放過我吧。都是李俊毅逼我這麼做的,跟我沒關係啊!”

“婊子,你敢賣我?!”

李俊毅朝她嘶吼道。

“小雪,求求你了!”

劉夢琪冇理會李俊毅,依舊抱著齊書雪的腿,苦苦哀求。

齊書雪歎了口氣,道:“夢琪,我提醒你很多次了。”

言罷,她看向李俊毅等人。

“跟你們說實話吧,葉辰不是我男朋友,但不是他配不上我,而是我配不上他。

看在同學一場的份上,我已經警告過你們很多次了,但你們就是不願相信我。

我一直在想,如果葉辰真是我男朋友,而他又是個普通人,我們會有怎樣的下場?”

齊書雪的話,字字誅心。

說的李俊毅、巴克明和劉夢琪等人,全都垂著腦袋無言以對。

如果葉辰隻是個普通人,那還用想,他就算不死,也會被扒層皮,然後像一條野狗一樣被扔出湘西唄……

“孽障,孽障啊!你為穆家惹來了禍端知道嗎?”

穆天生活了這麼多年,聽到這份上豈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外公,救救我。”

李俊毅祈求道。

“救你?我若是救了你,誰來拯救我們穆家?”

穆天生搖頭道。

言罷,他看向葉辰道:“葉將軍,這件事我一定給您一個滿意的交代,隻求您放過穆家!”

“請吧。”

葉辰抬手,很是平靜。

穆天生深吸一口氣,氣沉丹田,一巴掌拍向李俊毅的腦門。

咚!

伴隨著一陣沉悶的聲響,李俊毅兩眼一翻,倒了下去。

一命嗚呼!

他身為蠱師,就算冇有金剛蠱那種珍惜品種,也有許多增強體質的蠱蟲,所以一掌之下,自然能夠將普通人乾掉。

乾掉自己的親外孫,他當然心痛,但如果不這麼做,他所珍視的一切全都得完蛋。

葉辰如果不繼續追究下去,他們穆家反倒得感恩戴德!

“啊!”

見李俊毅身死,巴克明、劉夢琪等人嚇得屁滾尿流,現場傳出一陣陣酸臭。

“在補胎店的時候,我救了你一命,可你卻想我死。”

葉辰看著劉夢琪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真的是被逼的,求你放過我吧!”

劉夢琪拚命地磕頭。

“我最討厭恩將仇報的人。”葉辰自顧自冰冷道。

“穆天生,你應該也有邪門的蠱蟲吧?我想看看。”

“……有。”

穆天生猶豫片刻,從懷中取出一個黑瓶,走到劉夢琪跟前。

“你不要過來!”

劉夢琪驚聲尖叫,可下一刻,一隻青蛇已經咬破她的手腕。

“好癢!癢死我了!”

下一刻,劉夢琪躺在地上翻滾,身上浮現一塊塊的紅腫和黑紫,她的雙手也在上麵抓來抓去。

等到她死去的時候,整個人麵目猙獰,渾身上下冇有一塊完整的皮膚,慘烈無比。

最終,葉辰看向巴克明。

“這個弄死,其餘人各斷一條腿,讓他們都長長記性。”

“是!”

孟凡大手一揮,兩百多號弟兄就衝了上來,執行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