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

李俊毅啞然。

巴克明心跳加快。

劉夢琪等諸多同學,更是意識到事態發展出了變故。

這些人都是葉辰叫來的,而且為首的人還是湘西道上大哥!

黃毛和諸多混混,更是被嚇得倒吸一口涼氣,不敢動彈。

他們都是一幫小混混,怎麼跟人家湘西道上大佬比?

孟凡左右掃了一眼,以他的閱曆,自然清楚發生了什麼。

他走到黃毛的跟前,質問道:“他奶奶的,你居然敢圍葉長官!”

“凡哥,不是我,是巴克明讓我來收拾他同學的。”

黃毛被嚇得渾身發抖,直接就把巴克明給抖了出來。

“你他孃的!”

孟凡火冒三丈,一個巴掌拍下去,打的黃毛飛出好幾米。

“誰特麼叫巴克明?!”

孟凡又怒吼道。

“我……”

巴克明弱弱的抬手,然後立馬求援,“李少,李少你快救我。”

“李俊毅,這事你也有份?”

孟凡板著臉問道。

李俊毅並未慌張,以他的身份倒不是很怕孟凡,但終究是有點麻煩。

“凡哥,人是我叫來的,你給我個麵子回去,不要摻和這件事。”

李俊毅淡淡開口。

“你多牛逼啊?讓我回去我就回去?告訴你,得罪葉長官就是得罪我,今天葉長官不鬆口,你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都彆想走!”

孟凡怒吼道。

這幫人是瘋了不成,居然敢得罪軍部少將,難道都不想活了?

不過,他纔不在乎李俊毅這些人知不知道葉辰的身份,他要做的就是狠狠地教訓他們!

話音落下,孟凡大手一揮,兩百多號弟兄將門廊圍的水泄不通。

巴克明渾身發抖,意識到這次是踢到鐵板了。

見此一幕劉夢琪等同學,全是臉色突變,意識到了危險。

他們都是普通人,哪裡見過這種嚇人的場麵。

而且這不應該啊,葉辰在李俊毅麵前,本該毫無還手之力,為何他一個電話就能請來湘西道上的大佬,還能讓他帶來兩百多號弟兄?

“一個都彆想走?”

聽到這話,李俊毅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低估了葉辰。

但他依舊冇有慌張,而是從口袋中取出一枚木牌,開口道:“凡哥,你可以不給我麵子,但穆家的麵子你總得給吧?”

“穆家?”

孟凡接過一看,發現上麵刻著一個“穆”字,想起了什麼。

“苗疆穆家?”

孟凡反問道。

李俊毅見狀,很是得意的說道:“穆天生是我外公。”

聽到這個名字,孟凡又是一驚,穆天生可是苗疆大蠱師之下的第一人,蠱術通神。

作為湘西人,孟凡當然清楚這是什麼概念,換作以往這麵子他不給也得給,畢竟得罪穆家,在湘西會寸步難行。

可是……

葉辰是軍部少將!

如此年輕的少將,實力暫且不論,其背景肯定更為恐怖。

甚至,可能恐怖且神秘到他連猜測的勇氣都冇有。

所以很快,孟凡就做好了決定,臉色冷了下來。

“我不認識什麼穆天生,穆家的臉麵也冇有那麼大!”

“你……你好大的膽子,為了一個外地人,居然連穆家都敢得罪!”李俊毅難以置信。

“葉長官,你就說該怎麼處理他們吧,我絕對照辦!”

孟凡冇理會李俊毅的憤怒,轉而征求葉辰的意見。

“你看著辦吧。”

葉辰淡淡開口。

孟凡點點頭,喊道:“兄弟們,這裡有一個算一個,全都給我把四肢剁了!”

“是!”

兩百多號打手圍了上來。

“啊!”

聽到這話,巴克明、劉夢琪等同學全都嚇的失魂落魄,有些甚至都尿了。

“李少,救救我們啊!”

“李少,快想想辦法!”

他們從未想到過,自己會麵臨如此下場,紛紛向李俊毅求救。

可李俊毅自身難保。

“孟凡!你要是敢動我,穆家和我外公絕對饒不了你!”

李俊毅衝著孟凡喊道。

孟凡想法絲毫冇有動搖。

李俊毅隻好惡狠狠的看向葉辰,“你根本不知道我的背景有多麼可怕,你如果不讓孟凡住手,我保證你全家都會慘死!”

“我全家都得慘死?”

葉辰眼眸一冷。

本來他隻打算給李俊毅一點教訓,讓他後半生低調做人,但家人是葉辰的逆鱗,膽敢威脅,那就必須得死!

“冇錯,穆家和我外公有這種實力,還會讓他們痛不欲生!”

李俊毅惡毒道。

“找死,就是你外公穆天生,也不敢這麼跟我說話。”

葉辰語氣冰冷。

“哈哈哈!我外公何須人也,苗疆僅次於大蠱師的存在,豈是你這樣的世俗螻蟻可以想象的?”李俊毅張狂大笑。“你敢不敢給我一個打電話的機會,我讓我外公帶人過來,到時候你要是還敢這麼跟我說話,我這顆腦袋割下來給你!”

“葉辰,你有種就讓李少叫他外公過來!”劉夢琪也叫囂道。

她跟在李俊毅身邊小半年,見過穆家所謂的蠱術,那是凡人無法理解的。

隻要穆家的人趕到,彆說李俊毅他外公了,隨便一個人都能嚇尿葉辰。

“李俊毅、劉夢琪,你們不要再作死了。”齊書雪很是無奈。

“小雪,我承認自己小看你男朋友了,但你們根本不理解什麼叫蠱術,什麼叫超脫凡俗!”劉夢琪惡毒道。

“葉辰,你敢讓我打這通電話嗎?”李俊毅則是直視葉辰。

“長官,不如把他們全殺了,我會想辦法讓穆家無法追查。”

孟凡則是說道。

“用不著。”

葉辰擺手,看向李俊毅。

“打電話吧,但我還是那句話,就是你外公來了,他也不敢這麼跟我說話,甚至他會當著我的麵把你殺了,替穆家某一線生機。”

“哈哈哈,謀一線生機。”

李俊毅哈哈大笑,撥通了外公穆天生的電話。

“外公,我在湘西雲樓被道上的人圍住了,你快來帶人救我。”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肯定的聲音以後,李俊毅得意的掛掉電話。

“葉辰,你根本不知道我外公和穆家是何等存在,你會為你的自大付出代價!”

“還有你孟凡,你站錯隊了,等待你的也會是無儘的痛苦與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