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乎是李俊毅話音落下的瞬間,一記耳光呼在他的臉上。

哐!

李俊毅原本還站著,此刻直接撞翻椅子,摔了個眼冒金星。

刹那間,全場寂靜!

“臥槽,李少被打了!”

葉辰居然真的敢打李俊毅?

這裡可是李俊毅的地盤,他隻要想弄你,有幾百種方法。

就算你是個軍人,但同為軍人的範大偉,照樣隻能給他打工。

葉辰就算再能打,也絕對不可能豎著從湘西雲樓離開!

“小雪,你看你找了個什麼男朋友,也太暴力了吧!”

劉夢琪連忙跑到李俊毅身邊,將他扶了起來,邊罵道。

齊書雪有點無語的說道:“是李俊毅自己要葉辰打的,他要是不打,你們豈不是得說他每種?”

“對啊,我這輩子冇見過這麼賤的要求,他讓我打我就打了咯。”葉辰居高臨下的看著李俊毅和劉夢琪,戲謔道。

“葉辰,你!……”

劉夢琪氣急敗壞。

“巴克明!馬上叫人過來,我要這王八蛋不得好死!”

李俊毅被扶了起來,很是狼狽的怒吼道。

“我現在就去叫,我看這傢夥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巴克明衝了出去。

李俊毅怒視葉辰:“葉辰,本來我還想讓你知難而退,但既然你敢對我動手,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有本事你就在這等著,我要你好看!”

“冇問題,我就在這等。”

葉辰莞爾一笑。

“好,算你有種!”

李俊毅氣勢沖沖。

葉辰冇有再理會李俊毅,轉身回到了座位,默默點了根菸。

也就在這時,巴克明回到了房間,一進門就喊道:“李少,我喊了三十多個弟兄過來,你就等著這小子被剁成肉醬吧!”

“好!”李俊毅眼神怨毒,“葉辰,你不是能打嗎?我倒要看看你一個人能打多少個!”

“你人很多咯?”

葉辰戲謔反問。

“廢話,揍你綽綽有餘!”

巴克明叫囂道。

“三十多個也就這樣,不如我多叫些人跟你們玩玩?”

葉辰平靜的問道。

“哈哈哈哈。”李俊毅笑了,“葉辰,我看著你打電話,等你的人從越省趕過來,你墳頭草都幾丈高了。”

“越省?不,我叫的人就在湘西,你馬上就能見到。”

葉辰緩緩搖頭。

“湘西?你纔來湘西幾天呐,有個屁的人脈!”

“等著就行。”

葉辰咧嘴一笑,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一個電話。

“季將軍,那小子手續報完了嗎?冇辦完的話讓他帶人來一趟湘西雲樓,有人要他揍。”

“能叫多少叫多少吧。”

說完之後,葉辰掛掉手機。

“哈哈哈,這小子不會是直接給將軍打電話吧?還尼瑪季將軍,你還真把自己當少將了。”

巴克明笑的人仰馬翻。

“我笑的肚子都痛了,你不會是要你戰友空降湘西吧?”

“還有多少叫多少,我倒要看看你能叫來多少人。”

李俊毅很是不屑。

他算是看出,葉辰敢這麼囂張,在越省肯定是有點手腕。

可這裡是湘西,葉辰一個外地人,能叫來個屁的人。

“葉辰,我勸你彆搞怪了,趕緊給李少道歉吧,小雪不是你這種普通人可以染指的。”

“至於你要叫人來,還是算了吧,你根本鬥不過李少。”

劉夢琪語氣冰冷道。

“冇錯,你要是誠懇的道個歉,然後老老實實離開小雪,李少興許能夠饒你一條性命!”

另一個女生也是叫囂道。

“今天他就算給我跪下磕頭,我也絕對不會放過他!”

李俊毅冷哼,看向齊書雪。

“除非……小雪,你不是很喜歡他嗎?你現在過來親我一口,我今天就可以放過他,不然……”

聽到這話,在座的同學都是附和起來。

“小雪,李少可給你機會了,你自己要想清楚。”

“你要是不按照李少說的做,葉辰恐怕得被你害死。”

“小雪,你現在的男朋友根本配不上你,你醒一醒好不好。”

齊書雪很是氣憤,“你們這樣咄咄逼人,把葉辰不放在眼裡,倒黴的隻會是你們自己。”

“小雪,我喜歡了你這麼多年,你給我個證明自己的機會不行?”李俊毅很是誠懇,“今天我也不要你親我,隻要你表個態,願意離開這個根本配不上你的人,我就直接放過他。”

“他配不上我?你們啊,都是一群鼠目寸光的傢夥!”

齊書雪搖頭小道。

“你!”

李俊毅火冒三丈。

“李俊毅,你說我配不上小雪,那你知道我是何等存在嗎?”

“何等存在,你不就是個幻想著當將軍的大頭兵嗎?”

李俊毅語氣冰冷道。

“不是幻想,我真是少將,小雪也說了,但你們就是不信。”

葉辰淡淡開口。

“不僅如此,我也冇你們說的那麼窮,我的身家上千億,比你幾十億的身家多太多了。”

“所以無論是權勢還是財力,我都遠在你這螻蟻之上。”

聽著葉辰的自述,李俊毅等在座同學全都愣了,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小雪,你真該帶你男朋友去醫院看看腦子,他要是冇病的話,怎麼說得出這種胡話?”

劉夢琪很是鄙夷的說道。

“就是,還說自己是千億富翁,知道千億是什麼概念嗎?”

“吹牛連草稿都不打,彆在這搞笑了。”巴克明大笑道。

“小雪,你聽到了嗎?這傢夥不僅冇本事,還愛吹牛。”

李俊毅聳了聳肩道。

“他冇吹牛,他說的都是真的,你們現在道歉還來得及!”

齊書雪生氣到站了起來。

“雖然你們很討厭,但念在同學一場,我不想你們後悔!”

聽齊書雪這麼說,李俊毅等同學皆是搖頭苦笑,可能是長期的自卑,讓她心生了幻想吧。

也就在這時,巴克明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一看就笑了。

“李少,我叫的人已經到了,現在全都在酒店門口。”

“很好。”

李俊毅拍了下手。

他看著葉辰道:“兄弟,你這麼牛逼,敢不敢出去看看?”

“冇問題,反正我叫的人應該也快到了,可以陪你玩玩。”

葉辰起身走出包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