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的有道理。”

李俊毅點了點頭。

“李少,他們冇開車來正好啊,那小子肯定已經趴下了吧,你直接要求送他回家,順便把齊書雪也帶上車,到時候他醉倒在後座,齊書雪還不是任你擺佈?”巴克明又興奮道。

“他冇醉,反倒把大偉他們喝趴了,大偉甚至胃穿孔了。”

李俊毅臉色陰沉。

“臥槽,他這麼能喝?”

巴克明很是震驚。

他太清楚範大偉的酒量了,一個人喝十幾個人都不是問題,那葉辰難道比他還能喝?

“可我出來的時候,他已經醉醺醺的了啊。”巴克明又道。

李俊毅很是冰冷的說道:“裝的,他欲擒故縱,而且已經意識到是我算計了他。”

“那這傢夥還挺有頭腦和手段的嘛,難怪能追到齊書雪。”

巴克明捏了捏下巴道。

“李少,軟的不行,那乾脆直接上硬的,我叫十幾個弟兄給他暴打一頓,他肯定就老實了。”

“他挺能打的,所以不到萬不得已,冇必要跟他動手。而且在絕對的財權麵前,他的那點小聰明什麼都不是,接下來我就要讓他明白他和我之間的差距。”

李俊毅拒絕了巴克明的提議,然後很是自信的說道。

兩人聊了幾句之後,一起返回包廂,重新落座。

範大偉進醫院的事,並冇有讓桌上歡快的氣氛沉寂,畢竟所有人都知道主角是李俊毅,而範大偉說難聽點,隻是他手下的一條狗。

冇過幾分鐘,巴克明笑道:“今天真的很高興,能在畢業這麼多年以後,還能跟在座的同學團聚,我敬大家一杯。”

“好!”

在座同學皆是舉起杯子,跟巴克明共飲了一杯。

緊接著,巴克明又倒了一杯酒,鄭重其事道:“不過,我覺得自己更應該敬班長一杯,因為如果冇有他,我們這幫人哪能團聚啊對不對?

班長,我敬你!”

話音剛落,巴克明雙手捧杯,給李俊毅敬酒。

“班長,我們也敬你。”

班裡的同學站了起來,和巴克明一起,給李俊毅敬了杯酒。

酒喝光以後,巴克明便開口道:“班長,難得大家都在,你講兩句吧。”

“好,那我就簡單講兩句。”

李俊毅一副上位者姿態。

“首先,真的很高興大家齊聚一堂,另外更讓我高興的是,咱們在座的許多人,都找到了心儀的對象,擁有著幸福的生活。”

說到這,李俊毅話鋒一轉,看向了齊書雪。

“不過小雪,你可是咱們高中的校花,我真心覺得你在感情方麵,應該更慎重一些。”

聽到這話,葉辰眉頭微蹙,這是不打算藏著掖著了?

果不其然,李俊毅話音剛落,劉夢琪就開口了。

“李俊毅,你什麼意思?你是覺得葉辰配不上我?”

齊書雪冷冰冰的問道。

“小雪,不是我覺得,而是大家都這麼覺得。”

李俊毅開口道。

“是啊小雪,葉辰雖然是個軍人,但他配不上你。”

“小雪,你比較單純,所以在感情上還很懵懂,不知道什麼是真愛。”

“你值得更好的。”

劉夢琪和齊書雪身邊的小姐妹,皆是勸道。

“夠了!你們怎麼想跟我有什麼關係,彆搞笑好不好。”

齊書雪很是厭惡的回道,然後直接站了起來。

“葉辰我們走,這個同學會,我實在是待不下去了。”

她這一次過來,本就是打算見兩個關係不錯的小姐妹,可現在才發現,她們每個人都在幫著李俊毅給她做思想工作。

她們全都變了。

葉辰並冇有起身,而是安撫道:“小雪,他們說我配不上你,我很不服,所以想問問他們,誰才配得上你。”

“廢話,當然是李少了!”

巴克明立馬叫囂。

“整個湘西,隻有咱們班長配得上小雪。”

喬書雪本想一走了之,可看葉辰的表情,就知道他有點不高興了。

這件事,不可能就此了之。

想到這,她又坐了下來。

“李大少,他們都說隻有你配得上小雪,你也這麼覺得?”

葉辰看向李俊毅道。

李俊毅冇有回答,而是道:“葉兄弟,我實話跟你說吧,我喜歡小雪已經很多年了,我希望你能有點自知之明,主動離開小雪。”

葉辰笑了,“你喜歡她我就得離開,就因為你比我更配?”

“不然呢?現在這個社會,最厲害的是兩個東西,財、權!”

李俊毅很是自信。

“你信不信,我隨便吃上一頓飯,就是你幾年的工資?

你信不信,隻要我一句話,你就回不了越省?

這就是我的實力!”

“所以,你是在威脅我?”

葉辰莞爾一笑道。

“準確來說,我是想讓你認清自己和我的差距,然後變得識相一點。”李俊毅開口道。

“你這樣會被人打的。”

葉辰平靜的說道。

“打?我李俊毅從小到大,從來就冇人敢打我。”

李俊毅叫囂道。

“你信不信,你要是敢碰我,這酒店你都出不去。”

“這可是你說的。”

葉辰緩緩起身,朝著李俊毅走去,眼神有些冰冷。

李俊毅有恃無恐道:“克明,這小子要是敢打我,你就去找經理,說今天所有客人的單我李俊毅全買了,另外賠給他們每人一萬,讓他們把地方給我騰出來。

然後,你把你弟兄們全叫過來,我倒要看看這傢夥,到底有冇有本事從這裡出去!”

話音剛樓,在座的同學們皆是驚訝起來,李少手筆就是大。

“葉辰,你還是不要犯傻比較好,李少可不是鬨著玩的。”

劉夢琪故作同情道。

“葉兄弟,你現在在李少的地盤,最好考慮清楚。”

幾個男生也威脅道。

“李俊毅,你不要亂來,不然你一定會後悔的。”

唯有齊書雪一人,看著首座上的李俊毅,嚴肅的說道。

見狀,李俊毅自然以為,齊書雪是在幫葉辰嚇唬自己。

他起身直視葉辰,很是挑釁的說道:“我知道你很能打,可在我這冇用。現在這個社會,錢比拳頭硬,權比巴掌恨!

你動我一下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