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賓館的地址發給李俊毅後,劉夢琪就若無其事的補妝。

反觀齊書雪,靠坐在窗邊開風景,等待葉辰抵達這裡。

嗡!

過了大概十分鐘,一輛閃耀著黑光、頗為大氣的勞斯萊斯幻影,緩緩停在樓下。

一看到這輛車,齊書雪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畢竟她定的鐘點房雖然離市中心不遠,但就是個價位低廉的連鎖酒店,而開樓下那種豪車的客人,怎會來這種地方?

果不其然,齊書雪正打量著,一個讓她有些尷尬的年輕男子,從勞斯萊斯幻影的駕駛座出來,點了根香菸靠在車邊抽了起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劉夢琪走了過來,開口道:“小雪,是不是咱們班長來了?”

“夢琪,你怎麼知道?”

齊書雪很是疑惑,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有點責怪的問道:“是你把我們在這裡的事,告訴李俊毅的?”

劉夢琪一臉無辜:“小雪,我知道你對班長冇好感,可他也是關心你嘛。聽了咱們的遭遇之後,他馬不停蹄的就趕過來接我們了。”

說著,她已走到窗邊。

“小雪,你自己看看,班長開的車有多麼的引人注目。我告訴你,他開的這輛車叫勞斯萊斯幻影,落地價起碼一千萬。光是車頭上的那個車標,就夠你男朋友好幾年的軍餉了。”

劉夢琪娓娓道來。

“夢琪,你是在勸我接受李俊毅?可我不喜歡他。”

齊書雪一臉認真。

“而且葉辰,冇你想象的那麼不堪,甚至恰恰相反。”

“得了吧,他要是有那麼好,你至於還開那麼舊的車嗎?”

劉夢琪輕哼道。

“但班長就不同了,你隻要開口,他隨隨便便就能送輛跑車給你。感情這種東西,是要建立在經濟基礎上的,而且大家都是高中同學,也很好培養的嘛。”

“夢琪,你不要再說了。”

齊書雪毫不動容。

“好好好,那我不誇班長的好了,但他那車加次油,估計都能買下你的老鈴木,特地來接我們,我們也不能不領情對吧?”

劉夢琪又問道。

“反正葉辰還不知道什麼時候來,我們不如坐他的車先過去?”

齊書雪搖搖頭,肯定道:“我要等葉辰回來,你如果要坐他的車,就自己下去好了。”

“小雪,你……”

“你下去吧,我已經決定了。”齊書雪說完,走進廁所。

“哼。”

劉夢琪很不甘心地跺跺腳,明明她長得也不比齊書雪差,可李俊毅卻一心隻想追求後者。

甚至,李俊毅先前假裝追求自己,也是為了讓她幫忙撮合他和齊書雪。

不過,劉夢琪的心裡雖然氣憤,但她一個普通家庭的女孩子,再體驗過真正的榮華富貴後,已經離不開那種生活,也離不開李俊毅了。

就算她現在做的事情,可能會影響她和李俊毅的關係。

但她如果失敗,李俊毅絕對會第一時間將她踢開,因為他肯定已經玩膩了。

見齊書雪怎麼都不肯下去,劉夢琪隻好獨自一人走到樓下,在諸多路人羨慕的眼光中,坐進勞斯萊斯幻影的副駕駛。

“小雪冇下來?”

李俊毅沉聲問道。

劉夢琪深吸一口氣,委屈道:“我怎麼勸都冇有用,她還是要等那個姓葉一起去。”

“臭婊子,本少親自來接她,她居然這麼不識好歹。”

李俊毅咒罵道。

“她越清高,你將她拿下的時候,豈不是越有成就感?”

劉夢琪媚眼如絲。

“有道理,畢竟不是誰都跟你一樣賤。”李俊毅撩了撩劉夢琪的下巴。

“李少,我給你去去火。”

劉夢琪非但冇有生氣,反倒主動解開了李俊毅的褲鏈。

“**!叫爸爸!”

李俊毅直接上手。

……

半小時後,葉辰開著老鈴木抵達賓館,叫齊書雪和劉夢琪下來。

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隻有齊書雪一個人下來了。

“那姑娘還冇醒?不可能吧,我明明點了她一下。”

葉辰詫異的問道。

“冇,她被李俊毅接走了。”齊書雪將之前的事說了一遍。

“你說她怎麼可以這樣,明知我不喜歡李俊毅,還要勸我,甚至自作主張讓他來接我們。”齊書雪又埋怨道。

“如果那個李俊毅人品不錯,那她可能是為你好,如果不是,這事就不簡單了。”葉辰分析道。

齊書雪嘟囔道:“人品好什麼好,聽說他高中時期就弄大了校內好幾個女生的肚子,就是仗著家裡有錢有勢。”

“到時候再看吧。”

葉辰冇有多評價。

這時,齊書雪將拉法的車鑰匙拿了出來,開口道:“對了,這車是怎麼回事?”

“哦,那個光頭的老大,他賠償給我的。”

葉辰解釋道。

說著,他接過鑰匙,輕笑道:“走,我們開那輛車。”

“那我這輛怎麼辦?”

“停這兒唄,這車歲數都快趕上你了,還怕有人偷?”

“也是哦。”

緊接著,葉辰和齊書雪就上了拉法,揚長而去。

過了大概十分鐘,他們抵達了同學會的舉辦地點,湘西雲樓。

作為湘西規格最高的酒店,停車場內基本都是百萬級彆以上的豪車。

但售價兩千萬以上的法拉利拉法,還是吸引了很多人的矚目。

不過,此時正好是用餐高峰期,葉辰隻好將車停在離門口較遠的位置。

下車以後,葉辰和齊書雪走進古色古香的湘西雲樓,齊書雪倒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富麗堂皇的酒店,有些好奇的四處打量。

葉辰也有點詫異,本以為湘西作為經濟較為落後的地方,即使是當地規格最高的酒店,也不會多麼奢華。

但他驚訝的發現,湘西雲樓的奢華,比之明月宮都有過之而無不及,也就樂山的伊甸園能跟這裡比比了。

甚至,這裡牆上掛著的來自東西方的字畫,都預示著老闆是個文化人。

兩個人冇有多看,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888號包廂。

進門之後,葉辰發現這所謂的包廂,居然是一幅雲霧繚繞的花園景象,也算典雅了。

“小雪,早就讓你跟我一起來了,你算算你耽誤了多久。”

然而,葉辰和齊書雪一進門,劉夢琪就開口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