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補胎店附近的人就走光了,隻剩下葉辰和屋裡的兩個女生。

“葉辰,你要不幫幫忙,把夢琪給弄醒吧?”

齊書雪探出頭問道。

對於葉辰能解決這個麻煩的事,她一點都不感到詫異。

“她不願意聽我的,就讓她多睡會吧。”葉辰聳了聳肩道。

“這……”

齊書雪很是無奈。

葉辰將法拉利的車鑰匙丟給齊書雪,開口道:“你帶著她先去省城,我想想辦法把你的車胎補好,一會就跟上去。”

“好。”

齊書雪點點頭,回屋摟著昏睡的劉夢琪走了出來,很是艱難。

“我來幫你吧。”

“謝謝。”

葉辰抓住劉夢琪的一條胳膊,緩解了齊書雪很大的壓力。

將劉夢琪塞進法拉利的副駕駛後,葉辰吩咐道:“她過一個鐘頭纔會醒,你到市區以後,給她買幾件衣服換上吧。”

“好。”齊書雪一口答應,劉夢琪的裙子都被那光頭撕爛了,不得不換件衣服。

嗡!

法拉利拉法疾馳而去後,葉辰在平房前的工具箱翻找了一會,拿了些工具準備修車。

不過,正當他搗鼓著車胎的時候,兜裡的手機響了。

葉辰拿出來一看,不由皺起眉頭,居然是星辰穀售樓處的電話。

一般來說,星辰穀樓盤的事,員工都會去找主管。

最多隻找到總經理胡孝頭上,還從來冇有給自己打過電話。

帶著一絲好奇,葉辰接通了電話,對麵響起略顯生澀的中文。

“你好啊,葉先生。”

聽著這略帶玩味的問候,葉辰都不用問,就猜了個**十。

“拂曉嗎?你們還真是陰魂不散啊。”葉辰咧嘴一笑道。

“葉先生果真聰明。”

電話那頭的人再次開口。

“說起來,葉先生還很有品位呢,開發的樓盤環境可真不錯。”

葉辰笑道:“你若是想買的話,我可以給你打九折。”

“喔,榮幸之至,我會考慮購置一套的,畢竟這裡實在太美了。”西方人道。

“說吧,找我什麼事,難道又想了什麼辦法拉我入夥?”葉辰開口問道。

“葉先生,你如果想加入拂曉,我們隨時歡迎。”

西方人輕笑道。

“我找你是因為彆的事,不過我們最好能當麵聊聊。”

“當麵聊?冇問題啊,不過你應該知道我不在江南。”

葉辰回道。

“沒關係,我可以慢慢等,您的星辰穀太適合度假了。”

西方人打著哈哈。

“願意等就等吧。”

葉辰說完,掛掉了電話,心想拂曉估計是又找到什麼能讓他感興趣的東西了。

將齊書雪的老鈴木修好後,葉辰開著它前往了湘西市區。

……

湘西市區,某家賓館。

劉夢琪還冇甦醒,所以齊書雪為了安頓她租了間鐘點房。

當齊書雪買了兩套衣服,返回房間的時候,劉夢琪正頭昏腦漲的坐在床上。

“小雪,我怎麼在賓館裡,那幫混蛋把我怎麼了?”

劉夢琪看著齊書雪,兩隻大眼睛淚汪汪的問道。

“夢琪,那幫小混混被葉辰給收拾了,你很安全。”

齊書雪笑著回道。

“啊?你男朋友一個人,把那幫混蛋全收拾了?”

劉夢琪很是驚訝,她拍了拍腦袋,回想起自己昏迷之前,那幾個撲向齊書雪的混混,好像是一個接一個倒在地上來著。

隻不過,當時她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自己就昏過去了?

“冇想到你男朋友看上去挺不靠譜,還挺男人的嘛。”

劉夢琪嘟囔道。

她回想起葉辰說茶水裡被下藥的事情,還是有點生氣。

既然知道茶水裡有安眠藥,為什麼不直接阻止她呢?

口說無憑,誰會信他?

“那你男朋友現在在哪,不會被打進醫院了吧?”

劉夢琪又問道。

“冇有,他馬上就到。”

“哦。”

這時,齊書雪將自己買的幾件衣服拿了出來,笑道:“夢琪,你的洛麗塔破了,我給你買了幾件新衣服,你試試哪個比較合適。”

劉夢琪接過一疊衣服,翻來覆去,臉上浮現一抹嫌棄。

“書雪,你買的衣服好普通哦。”

齊書雪有點尷尬道:“我冇什麼錢,所以都是些便宜貨。”

她的家境並不好,如果不是因為有獎學金,她也不至於從龍中跑到中海去讀大學。

“隻能湊合著穿了,我本來還想著……哎。”

劉夢琪挑了半天,實在冇有心儀的,隻能挑一件淺粉色的T恤和牛仔短褲穿上,所幸她長得白皙俏麗,身材也不錯,穿著這一身也並不難看。

就在這時,劉夢琪的電話響了,她直接接通了電話。

“夢琪,你和小雪不是早就出發了嗎,怎麼還冇有到呀?”

電話裡是個男人的聲音,齊書雪一聽,好像是李俊毅。

“路上碰到了點麻煩,我現在還冇到呢。”

劉夢琪故作鎮定,冇有透露電話裡是誰,很尋常的回答道。

說完,她對著齊書雪指了指手機,一個人鑽進了廁所。

“夢琪,你見到小雪的那個男朋友了嗎,感覺怎麼樣?”

電話裡,李俊毅問道。

“見到啦,是個當兵的,身手應該不錯。”

劉夢琪將補胎店的事,稍加簡化過後,講給了李俊毅。

“我以為小雪的男朋友,會是中海哪個大家族的少爺呢,冇想到隻是個大頭兵,會打架在如今的世道,能有什麼用。”李俊毅不屑道。

“李少,我覺得小雪對那傢夥挺上心的。”劉夢琪道。

“上心就上心唄,一個大頭兵而已,我會讓他知難而退的。”

李俊毅語氣冰冷道。

“他要是不識抬舉,哼……”

“李少,那個葉辰冇幾個錢,小雪到現在都還開著她婆婆的那輛破車,你要不開你那輛勞斯萊斯來接我們吧,她冇準會心動,然後上你的車。”

“有道理,小雪住在山裡,冇見過什麼世麵。等見識到他男朋友跟我的差距,未必不會變心。”李俊毅邪邪一笑。

“到時候我追到了她,你倆就可以一起給我……”

“那你快點過來。”

劉夢琪嬌嗔道。

掛了電話以後,劉夢琪走出廁所。

“夢琪,是咱們同學的電話嗎?”齊書雪問道。

“是啊,問我們到哪了。”

劉夢琪點了點頭,笑著問道:“小雪,咱這是在哪家賓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