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凡哥?凡哥是什麼東西?”葉辰饒有興趣的問道。

“草,你連凡哥都不知道?他是湘西道上的大哥!”

光頭朝葉辰喊道。

“道上大哥?行啊,有本事你把他給我叫過來。”

葉辰開口道。

“好,你給老子等著!”

光頭轉身就走,出門的時候,還不忘把房間給反鎖住。

“葉辰,這……”

“放心,午飯趕得上。”

葉辰說著,打了通電話。

外麵,光頭也撥通了自己老大凡哥的電話。

“凡哥,補胎店這裡碰到個臭當兵的,我報出你的名字,他非但不怕,還讓你親自過來找他!”光頭彙報道。

“有這種事,彆讓他跑,老子這就帶人過來!”

凡哥氣憤道。

“放心吧凡哥,我已經將他鎖在屋裡了,他出不來!”

“嗯,我馬上就到。”

掛點電話之後,光頭衝著屋內喊道:“小子,凡哥馬上就到,你要是識相一點,就自己把手打斷,興許等會凡哥還能饒你一命。”

他老大孟凡,可是湘西市區響噹噹的大人物,手下幾十家足浴,上百家ktv,黑白兩道通吃,收拾一個臭當兵的還不是談笑間?

葉辰笑道:“你現在在外麵磕十個響頭,我饒你一命。”

“臥槽,你小子死到臨頭了,還他媽這麼張狂。”

光頭叫囂道。

“你能打有個屁用啊!出來混要有勢力,要有錢,你個臭當兵的有什麼?”

“你敢不敢進來說話?”

葉辰問道。

頓時,光頭不做聲了。

……

嗡!

過了大概半小時,一輛紅色的法拉利拉法停在路邊,四輛黑色路虎緊隨其後,浩浩蕩蕩下來二十幾號人。

為首的青年,穿著一件黑色的襯衫,脖子上戴個大金鍊子,吊兒郎當的朝這邊走過來。

“光頭,那小子人呢?”

孟凡看著光頭問道。

“嘿,知道凡哥您要來,躲在無力不敢吱聲呢。”

光頭連忙討好道。

“哼。”

孟凡冷哼一聲,點了根雪茄,朝著房子點了點頭。

見狀,光頭連忙去打kai房鎖,不多時葉辰走了出來。

“凡哥,這小子身邊還有兩個美女,那叫一個哇塞。”

光頭叫囂道。

“美女美女!”孟凡一巴掌呼了上去,“錢倒是冇交上來多少,整天就知道美女美女!”

光頭頓時不吱聲了。

透過房門,孟凡看到了四個趟在地上的小弟,臉色一沉。

“年輕人,你還挺有種啊,在湘西這塊地方,敢打老子的人。”

孟凡之前聽說葉辰是個能打的軍人,還以為是個什麼乾部,結果這麼年輕,那頂多隻是個士官,那頂個屁用。

“他們開黑店,還下藥想要對我朋友不軌,活該被打。”

葉辰淡淡開口。

“哼,開黑店怎麼了?這裡是我的地盤,規矩也由我來定!”孟凡冰冷道。

“明明能直接搶劫,你們卻還幫人補胎,這規矩倒是有意思。”

葉辰陰陽怪氣道。

“嗬,你倒是臨危不亂。”

孟凡抖了抖雪茄,道:

“這樣吧,我看你挺能打的,給你個機會跟我混吧,當兵才能掙幾個錢?”

“讓我跟你混?”葉辰笑了,“上一個讓我跟他混的人,骨灰都被我揚了。”

“哼,給臉不要臉是吧?信不信我讓你死在這大山裡!”

孟凡惱火道。

“彆以為能打就了不起,你自己就是當兵的,應該知道槍的厲害。”

話音剛落,孟凡右手一撈,從腰上拔出一隻手槍,黑漆漆的槍口對準葉辰。

“時代變了!我有槍!”

“原來有槍啊,怪不得這麼狂,敢讓手下人開黑店。”

葉辰淡淡開口。

見葉辰並不慌張,孟凡開口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現在跪下來給我磕個頭,然後給我當打手,否則我就一槍崩了你。”

“你以為就你有槍?”

葉辰輕笑著反問。

“你少他媽唬我,就你這年紀,頂多混個士官。再說誰不知道,槍是帶不出軍營的!”孟凡一臉不屑道。

龍國嚴令禁槍,就是他手上的這把小手槍,還是從金三角走私過來的呢。

葉辰這麼年輕的兵,可能連靶都冇打過幾次,又怎麼會有槍。

“我冇槍,但他們有。”

葉辰戲謔的笑道。

“他們?”

孟凡等人皆是一愣。

“這裡全是我的人,你特麼又給我玩聊齋是吧?”

孟凡火冒三丈,拉了下槍栓,就朝著葉辰走了過去。

轟!轟!轟!

就在這時,天空之上忽然傳來一陣的由遠到近的轟鳴聲。

“什麼聲音?”

“是飛機嗎?”

諸多混混疑惑道。

光頭聽著這越來越大的轟鳴聲,也是覺得很詫異。

他在這裡做了幾年的黑心生意,是知道頭頂上冇有客機航線的。

然而,就在抬頭張望時,一隻空中巨獸出現在數千米的高空。

“臥槽,是架運20!”

混混當中有一個軍迷,指著天上的龐然巨物喊道。

“臥槽,這可是龍國最先進的運輸機,我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

“運20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附近有軍營嗎?”孟凡驚訝道。

忽然,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不其然,就在運20快要飛到他們上空的時候,一個個黑點在尾艙附近出現。

“那些是什麼啊?”

光頭揉了揉眼睛,顯然其他人也看到了那些渺小的黑點。

然而,在他們驚愕的注視下,那些黑點卻越來越大。

最後,直到距離地麵隻剩下400米的時候,變成了一隻隻降落傘。

這是空降的極限高度!

“尼瑪,是空降兵!”

“他們空降到這做什麼?”

“臥槽,是在執行任務?”

包括孟凡和光頭在內,所有人都是一臉的懵逼。

可不等他們多想,數十名全副武裝的特戰隊員,已經精準的降落在四周,將他們圍在中間。

刹那間,幾十隻黑洞洞的槍口,指著他們每個人的腦袋,尤其是孟凡的。

“把槍放下!”

“快點把槍放下!”

見此一幕,孟凡尿都快嚇出來了,立馬將手槍丟在一邊。

他百思不得其解,怎麼好端端的,突然有幾十個特種兵空降包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