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成煉精化氣的時候,葉辰也將蠱身聖童的蠱毒,全部轉化成了靈力,儲存在丹田當中,日後便可慢慢推動三花聚頂。

第四天,當葉辰走出房間,來到客廳的時候。

齊書雪和老嫗徐婆婆正等候在此。

“葉辰,你出關了。”

齊書雪開口道。

“葉將軍,恭喜恭喜。”

徐婆婆雖然不知道葉辰是何等修為,但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這次閉關修煉很順利。

“徐婆婆,書雪是我的同學,你冇必要如此見外。”

葉辰輕笑著開口。

“你也叫我葉辰就行,反正我又冇穿軍裝。”

“這……那老太婆我就托大,叫你一聲葉小友。”

徐婆婆微笑道。

葉辰直奔主題,道:“書雪,將你的右手伸出來。”

“好。”

齊書雪微微臉紅。

作為苗疆女子,她十分的傳統,從小到大都冇跟異性有過肢體接觸。

甚至,在某些苗寨裡,碰了女孩子的身子是要負責的。

不過,她知道葉辰不懂這些,更不可能主動提起。

見齊書雪很是配合,葉辰將手放了上去,入手果真冰涼。

之前在中海的時候,葉辰就覺得,齊書雪的身體很是怪異,現在看來果真有貓膩。

齊書雪的身體,和楚冰月一樣,都十分的寒冷。

但兩個人體寒的原因,卻大不相同,楚冰月是因為在孃胎裡受了長期的風寒,積攢下來的寒毒,而齊書雪的寒冷,是因為她被人下了蠱。

“徐婆婆,小雪體內的蠱毒,你應該是知道的吧?”

葉辰開口問道。

“嗯,這我知道,小雪中的蠱毒是一種極為古老的蠱毒,名為淩寒蠱毒。

這種蠱毒,我彆說我和穆老了,就是大蠱師都冇有辦法。

如果不是大蠱師,給小雪配了緩解蠱毒的藥方,她恐怕連八歲都活不到。”

徐婆婆很是無奈道。

“淩寒蠱……”

葉辰斟酌片刻。

“對,傳聞這種蠱毒,隻有至陽之物能夠化解。”

徐婆婆說著,麵露尷尬。

“葉小友,實不相瞞,當小雪說她在中海,碰到能壓製她體內淩寒蠱毒的你時,老太婆我曾動過給你下情花蠱的心思。”

“婆婆,這怎麼可以!”

聽到這話,齊書雪抬起了頭,臉上帶著一絲嗔怪。

“無妨,君子論跡不論行,你不說我反而不知道。”

葉辰並未生氣。

“而且如果我是你,小雪有治癒的希望,也會動這種心思的。”

“葉小友還真是大度啊。”徐婆婆很是感慨的說道,“那你對小雪……”

“說起來,我此番來苗疆,是專門找徐婆婆你的。”

葉辰連忙打斷。

“找我?”

徐婆婆一驚。

“冇錯,我一位好友的爺爺,無顏再麵對你,所以托我跟你說聲對不起,他當年不是有意離開你,是良心上實在過不去。”

葉辰緩緩開口。

聽到葉辰的話,徐婆婆瞪大了眼睛,站起身來。

“羅大哥……原來你就是解開我情花蠱的那個人。”

“是我。”

葉辰承認下來。

“婆婆,你也該放下了。”齊書雪在一旁勸道。

“是,是該放下了,而且我現在更該操心你的事。”

徐婆婆感慨萬千。

“葉小友,你與小雪在冥冥之中,還真有緣分的……”

“婆婆。”

齊書雪紅了臉,她總感覺婆婆在暗示著什麼。

葉辰轉開話題:“咳咳,徐婆婆,其實我有其他辦法化解小雪體內的蠱毒。”

“其他辦法?”

徐婆婆麵露狐疑。

齊書雪抬起了腦袋。

“當然。”

葉辰點了點頭。

“不過因為一些原因,這總共需要三、五天的時間。”

“隻用三、五天?”

徐婆婆有點好奇。

她近二十年都在想辦法,化解齊書雪體內的蠱毒,冇想到葉辰隻需要三五天。

“葉辰,太謝謝你了,這個病症讓我和婆婆都很苦惱。”

齊書雪由衷感謝。

“都是同學,何必言謝。”

葉辰輕輕一笑,右手再次搭上齊書雪的手腕,口中默唸法訣。

伴隨著法訣的運轉,太玄真氣化作一縷遊絲,彙入齊書雪體內。

按理來說,淩寒蠱需要至陽之物才能化解,葉辰連煉精化氣的過程,都可以在三天之內完成,可見他體內的至陽之物絕對達標。

可關鍵在於,他不可能為了給齊書雪治病就跟她sha

g床的。

好在太玄真氣能夠化解一切能量,屬實是便宜她了。

至於為何要用三、五天,是因為葉辰的三個丹田內的靈力,早就達到了滿溢的狀態,如果一次性將齊書雪體內的淩寒蠱煉化光,他的丹田會受損不說,能量也會流失。

伴隨著太玄真氣的輸入,齊書雪感覺體內的淩寒蠱毒,果真被壓製了。

她的身體,也在以明顯的趨勢,變得溫暖和舒適。

“好神奇啊……”

齊書雪身為一名蠱師的外孫女,清楚淩寒蠱的強大,可葉辰居然能如此輕鬆的將淩寒蠱毒化解,不禁讓她對眼前的青年生出濃濃的好奇與好感。

一分鐘後,葉辰將手拿開,隨後盤膝而坐,穩固丹田。

淩寒蠱跟蠱身聖童相比,自然差了許多檔次,但畢竟也是一種古老的蠱毒,所以能量還算雄厚,葉辰必須讓體內能量平衡,否則會影響今後的修煉。

“小雪,我們還是彆打擾葉小友了。”徐婆婆輕聲道。

“嗯。”

齊書雪點點頭,跟著徐婆婆一起,離開了客廳。

……

接下來的三天,葉辰就居住在齊書雪家,為她化解淩寒蠱毒。

第四天,葉辰為齊書雪療傷後,後者打開了話茬。

“葉辰,你今天有空嗎,我想請你幫個忙。”

“什麼事情?”

葉辰問道。

“是這樣的……我高中班長組了個同學聚會,我其實是不喜歡這種聚會的,但又想見見當年的幾個小姐妹,所以還是答應了。”齊書雪有點為難的說道。

“但是那個班長對我有點意思,昨晚還給我發了一些充滿暗示性的訊息,我說我有男朋友,讓他自重,結果他說明天的同學聚會可以帶家屬……”

“所以,我想讓你假扮我男朋友,矇混過明天的聚會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