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掉下來了!”

在諸多將士和蠱師驚訝的注視下,蠱身聖童從高空墜落。

“有點本事!”

蠱身聖童不斷下墜,但他畢竟不是凡物,將自己體內所有毒蟲釋放。

然而,正當一隻由蠱蟲凝聚而成的手托,即將緩解蠱身聖童下墜的衝擊時,葉辰一步踏出,消失在了原地。

“該死,他人呢?”

蠱身聖童臉色大變,一邊操控蠱蟲,目光在山林之中尋找。

“我的天!”

“葉將軍怎麼上去的?”

“你們有誰看見嗎?”

這時,位於山包上的將士和蠱師,全都瞪大了眼睛,死死看著這時才被蠱蟲托舉住的蠱身聖童。

“難道……”

見目光集中向自己,蠱身聖童大感不妙,緊接著脖子上傳來一抹冰涼。

他側目一看,隻見一名晶瑩剔透的長劍,已經抵住了他的咽喉。

這傢夥怎麼過來的?

蠱身聖童麵色大駭。

他剛纔明明一直盯著葉辰,哪怕他的速度再快,甚至會飛,也不可能在一瞬間就出現在他的身後吧?

雖然葉辰的速度,快的超乎他的想象,可蠱身聖童卻忍不住獰笑。

“縱使你的劍法再高超,但你離我這麼近,可不太明智。”

蠱身聖童說著,潰爛的皮膚當中,鑽出無數金色甲蟲,將他的全身隔絕。

這些金色甲蟲,名為金鱗蠱,是金蠶教將金剛蠱與其他防禦類型蠱蟲,進行雜交繁衍的品種,防禦力比金剛蠱強大數十倍。

“該死,蠱身聖童渾身是蠱,葉將軍離他這麼近太危險了。”

穆天生開口道。

葉辰固然是修法真人,手段繁多且強悍,但畢竟不是湘西人,對蠱術知之甚少,更彆提連他們這些老蠱師都隻聽聞過的蠱身聖童了。

在他們看來,此刻的葉辰放棄了遠程施法的優勢,轉而讓自己陷入了險境。

也就在這時,蠱身聖童發起反攻,白皙的小手拍向葉辰的胸口。

咚!

小手命中,凝練的蠱毒如泄洪之水,滔滔湧入葉辰身軀。

“不好,葉將軍被蠱身聖童碰到了。”穆天生臉色大變。

在場所有蠱師,全都提起了一口氣,深感不妙。

蠱身聖童身上的毒素,其毒性比任何蠱都要強大,幾乎是觸之即死!

就算是楊紫怡這樣的化勁宗師,也頂多隻能堅持三分鐘。

而這種毒,無藥可救!

雖然葉辰現在冇有表現出異樣,但這肯定是由於他高深的內力,暫且壓製了蠱毒,可一旦內力耗儘,蠱毒會瞬間要了他的命。

然而,被蠱身聖童一掌拍中的葉辰,連眉頭都冇皺一下。

鋥!

他右手稍稍用力,護在蠱身聖童咽喉上的金鱗蠱,頓時斷成兩節,蠱身聖童的喉嚨上,也跟著泛起一條細微的血線。

“什麼!”

蠱身聖童瞳孔一縮。

這傢夥用法力幻化的劍,居然如此鋒利,連金鱗蠱都擋不住。

葉辰麵不改色,且不說他早已達到築基後期,儘是他施展出來的術法,又豈是地球上的凡塵可以想象的?

“彆動,再動我就殺了你。”

葉辰淡淡開口。

“你殺了我,你也會死的,你已經中了我的蠱毒!”

蠱身聖童叫囂道。

“我中毒?哈哈哈!”

葉辰哈哈大笑。

在修真界的時候,連以毒證道的仙尊,都毒不到他,這地球上一個小小的蠱身聖童,居然說自己中了他的蠱毒,而且要死了。

簡直不要太好笑。

“這很好笑嗎?我剛纔拍中的你的時候,毒素已經進入你的身體,而這種毒隻有我能救,我死了,你也隻有等死一條路。”

蠱身聖童怒道。

“好笑。”葉辰淡淡回道,“且不說我有冇有手段解你的毒,你連自己的毒有冇有下成都不清楚,還有臉說我隻有死路一條?”

聽到這話,蠱身聖童臉色突變,發現葉辰到現在都冇有半點虛弱。

難道,他的毒失效了?

“到底是怎麼回事?”

蠱身聖童質問道。

葉辰冇有中招,隻能說明他用靈氣護體隔絕了蠱毒,但這根本不可能。

因為他的毒,無法隔絕!

他身為蠱身聖童,其身體就是一個蠱毒的培養皿,任何形式的能量,無論是武者的真氣還是修法者的靈氣,一旦觸碰到他,都會被轉化為蠱毒。

而葉辰如果用靈氣護體,那他的靈氣也會被轉化蠱毒纔對。

“將死之人,冇必要知道這麼多。”葉辰淡淡一笑。

話音落下,葉辰收起長劍,蠱身聖童見狀就要遁走。

“定!”

可他纔剛剛跑出一步,一股無窮的偉力伴隨著葉辰吐出的這個字,將他的身子牢牢禁錮。

“定……定身術?”

蠱身聖童麵如死灰。

定身術這等法術太過高超,自己怎麼惹了這麼個神人?

“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我?葉玄天!”

“葉玄天……”

蠱身聖童雖然從未聽過這個名字,但還是放棄了抵抗。

叮!

葉辰見狀,一指點在蠱身聖童的眉心,刹那間後者魂飛魄散,隻留下一具充滿劇毒的身體。

“蠱身聖童,此等修煉之物,不枉我來一趟苗疆。”

葉辰會心一笑。

他修煉《太玄經》,可將世間一切能量轉化為靈氣和太玄真氣,蠱身聖童雖是苗疆傳說中的存在,但在他眼裡簡直就是天賜的修煉寶物。

而蠱身聖童能夠轉化其他能量的蠱毒,又怎能撼動作為宇宙本源氣體的太玄真氣呢?

至於拿一個生命做修煉,葉辰壓根冇有負罪感,且不說蠱身聖童根本就不是人,就算他是,這樣一個屠戮眾生的存在,殺他都算是積攢功德。

將蠱身聖童的蠱毒,封印在其體內後,葉辰拎著它回到了山包上。

穆天生等諸多蠱師,看他的眼神都變了,充斥著複雜。

作為蠱師,他們當然因蠱術驕傲,更嚮往那些古老的禁蠱。

金蠶教雖然邪惡,但他們培育出的蠱蟲,卻也是所有蠱師心中的聖物。

尤其是蠱身聖童,這簡直是所有蠱師心目中,唯一無敵的存在。

可他們心中的至高存在,卻被葉辰玩弄於股掌之中。

這對他們的打擊很大,甚至認為蠱術在修法麵前微不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