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死!”

呂軒一看見敵人,毫不猶豫的開槍,子彈激射而出。

咚!

然而,當子彈命中壯漢的時候,卻如同撞上了鋼鐵。

彈頭瞬間變型,落在地上,反觀壯漢毫髮無損。

咚!

與此同時,一顆狹長的子彈破空而來,擊中壯漢額頭的瞬間,子彈依舊被擠壓成了鐵塊。

“什麼情況,穿甲彈也打不穿這個人的肌膚?”

通訊耳機內,獵鷹詫異的聲音響起。

經過狙擊班成員的彙報,他們知道蠱師當中有操控流沙,抵禦普通子彈的存在,所以他特地把子彈全都更換成了穿透力更強的穿甲彈。

不過他怎麼也冇想到,剛纔射擊的蠱師,居然能扛住穿甲彈!

“我想起來了,柳河苗寨有幾個人刀槍不入!”呂軒開口道。

“是金剛蠱!”

穆老臉色大變。

“金剛蠱能夠讓宿主的肌膚如同鋼鐵一般,抵禦任何形式的物理攻擊。”

“那怎麼辦?”

呂軒焦急的問道。

他記得教官楊紫怡,當初麵對幾個身懷金剛蠱的蠱師時,都隻能避開。

“金剛蠱?有點意思。”

葉辰咧嘴一笑。

“葉將軍,現在不是新奇的時候,我想辦法對付他。”

穆老連忙翻找蠱蟲。

在苗疆,金剛蠱屬於極難煉成的蠱蟲,所以擁有者無比稀少。

而能煉出金剛蠱的蠱師,在其他蠱蟲的運用上也不會弱。

果不其然,當穆老取出幾隻小蛇,以迅捷的速度攻向壯漢的時候,隻見壯漢右手一揮,幾隻頭部長著尖刺的蠱蟲,就如同利箭一般將小蛇釘在地上。

“箭蠱!”

穆老又是一驚。

這是碰上對手了。

然而,就在穆老和呂軒一籌莫展的時候,葉辰走了上去。

“小子,你是來送死的嗎?”金剛蠱壯漢猙獰笑問。

“你擋我路了,讓開。”

葉辰平靜的回道,言罷他掄出一拳,砸向壯漢的臉頰。

“哼,拿拳頭打我?前幾天那個女宗師都……”

壯漢正想笑話葉辰不自量力,可當葉辰拳頭出現在他視野裡的時候,他卻臉色突變,好像迎麵而來的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拳頭,而是如太陽般明亮的星辰!

砰!

伴隨著一聲悶響,壯漢的腦袋如同西瓜一般,整個爆裂開來。

“我的天呐……”

穆老目瞪口呆。

這可是金剛蠱!

雖然不是苗疆十大禁蠱之一,但其煉製難度,一點都不比禁蠱低。

甚至,在防禦力上,金剛蠱在苗疆是號稱無敵的存在。

可這樣金剛不壞的肉身,卻被這年輕人一拳打爆,那他的力量有多恐怖?

難怪如此年輕,就能成為神劍持劍者,並且還是龍果最年輕的少將。

這一幕,也看呆了呂軒。

他雖然不知道,葉辰這一拳的威力具體有多大,但剛纔被攔下的那枚穿甲彈有多厲害,他作為特種兵還是有數的。

那種穿甲彈的目標,往往都是有著幾層鋼板的坦克!

壯漢的皮膚,比幾層鋼板都要堅固,卻被葉辰一拳打爆……

他這才反應過來,一個月之前,他們去猛龍基地挑釁的時候,葉辰打他們教官的那幾巴掌,根本就是在鬨著玩。

否則,她們教官的腦袋,不也得變成一攤碎肉?

“行了,我們去後山吧。”

葉辰乾掉壯漢之後,就跟無事發生一樣,淡淡開口。

呂軒正想答應,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連忙道:“葉將,像他這樣有金剛蠱的人,好像總共有三個,那其他隊員那會不會有危險?”

葉辰能一拳打爆金剛蠱的蠱師,那其他隊員肯定奈何不了啊。

不料,葉辰很是自信的說道:“放心,我早有安排。”

言罷,他繼續向後山走去。

呂軒雖然不解,但清楚營救任務重要,還是選擇跟上葉辰。

村寨中,大虎和夜魔這一隊,也遭遇了兩名金剛蠱蠱師。

意識到壯碩蠱師的不簡單,大虎果斷噴火,夜魔甚至趁著火焰遮擋,扔了個手雷出去。

然而,經曆火焰的灼燒,手雷的轟炸後,壯碩蠱師除了頭髮被燒光了以外,毫髮無損。

“臥槽,這傢夥是什麼怪物,金剛不壞之身嗎?”

大虎震驚。

“黔驢技窮了?敢擅闖金蠶教的地盤,就化作我們的養分吧!”

壯碩漢子譏笑道。

“此人不可力敵,先撤。”

夜魔嚴肅的下令。

然而,壯碩蠱師的速度非常快,如離弦之箭般衝了過來。

“不好!”

夜魔幾人大驚。

以這壯碩青年的肉身強度,他們隻要捱上一拳,不死也得重傷。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道黑影飛速掠向壯碩蠱師。

咚!

伴隨著一聲悶響,壯碩蠱師倒飛出去,砸毀一麵土樓牆壁。

“無忌!”

看見援助之人,夜魔、大虎喜出望外,同時又很擔心。

“無忌小心,這傢夥肉身強悍無比,我們趕緊撤。”

夜魔開口道。

“隊長,他交給我對付便是,你們繼續前進吧。”

許無忌淡淡開口。

“什麼人!”

壯碩蠱師從廢墟中爬出,看似毫髮無損,但嘴角竟有鮮血流出。

“什麼!”

見此一幕,夜魔、大虎等人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他們知道,許無忌跟著葉辰進行特殊訓練,實力提升了很多,甚至比他們都要厲害。

但他們萬萬冇有想到,許無忌居然強大到,能一拳將金剛不壞的敵人打出內傷。

“小子,你給我死來!”

壯碩蠱師看見傷了自己的許無忌,憤怒的衝了上去。

然而,許無忌不慌不忙,口中默唸先天聖靈訣,一掌拍出。

咚!

伴隨著一道如洪鐘般的悶響,在壯碩蠱師的體表盪開,蠱師麵容扭曲,再次噴出一口鮮血,然後倒在地上一命嗚呼。

經過兩個月修煉的許無忌,已經步入煉氣中期,而他剛纔使用的是五靈仙宮的一門絕學掌法,雖然隻掌握了皮毛,但誅殺壯碩蠱師這種程度的敵人,還是易如反掌的。

“隊長,你們繼續前進,我去支援其他的弟兄。”

許無忌擊殺壯碩蠱師後,冇有多言解釋,幾步消失不見。

夜魔等人雖然震驚,但也知道時間緊迫,隻好繼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