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村寨裡,猛龍隊員憑藉先進的武器裝備,和優秀的作戰能力,進行高校的地毯式推進。

每前進幾步,就有蠱師和各式各樣的蠱蟲,從四麵八方襲來。

不過,麵臨每三人中就配備的一把噴火器,大量的危難被化解。

“哈哈哈!這些蠱蟲也不過如此嘛,終究隻是碳基生物!”

大虎揣著一把噴火器,一邊烘烤著前方的地麵,一邊大笑。

“不要大意,小心蠱蟲趁虛而入。”一旁的夜魔提醒道。

“沙!”

也就在這時,一隻碩大的紅色肉蟲,從一側的房梁上撲向大虎。

“大虎小心!”

夜魔大叫提醒,朝著肉蟲扣動扳機,子彈激射而出,卻依舊冇有擋住它的前進。

大虎反應迅速,趕忙調轉槍口,火焰如龍息一般衝了出去。

然而,這種紅色的肉蟲似乎免疫火焰,並冇有被火焰燒焦。

“該死!”

大虎臉色大變。

然而,就在肉蟲即將撲在大虎的臉上時,肉蟲突然炸裂。

粘稠的血漿四處噴湧,濺在大虎的臉上,令人作嘔。

砰!

這時,密林的山峰上,傳出一道響徹天地的槍響。

“大虎,都說了要當心,好在有我給你兜著。”

獵鷹打趣的聲音傳來。

“謝了。”

大虎心有餘悸。

“繼續推進吧。”

夜魔將衝鋒槍收好,反手抽出霰彈槍,命令繼續推進。

紅色肉蟲的出現,讓他意識到,或許會有能抵禦小口徑子彈的蠱蟲。

密林製高點,獵鷹將槍口對準其他方向,掩護猛龍隊員的後方。

他所率領的狙擊班,在葉辰的調教下,不僅槍法突飛猛進,就練視力也大幅提升,不說撲向大虎的紅色肉蟲有碗口這麼大,就算隻有蒼蠅般大小,他也有把握打中。

村寨另一側,寒刀、黃浩和另一名隊員,也在謹慎的推進。

就在他們收拾掉一堆低級蠱蟲過後,前方路口走出來一人。

此人身穿布衣,看上去有六、七十歲,目光中透露著凶狠。

砰!砰!砰!

黃浩毫不猶豫的開槍,然而子彈射在他身上的時候,卻在打穿布衣過後,遇到了一層阻礙。

沙!沙!沙!

緊接著,子彈居然卡在布衣的彈口,一捧黃沙從布衣老者的衣襬中掉落,撒了一地。

“什麼?防彈衣嗎?”

黃浩恍然一驚。

咻!

又是一顆子彈破空而來,擊中布衣老者的腦袋,結果子彈再次停在了老者的額頭,幾人定睛一看,又是一攤黃沙替老者接住了子彈。

“狙擊槍的大口徑都打不穿那層沙子?”寒刀清楚剛纔那一槍,是狙擊班的人打的。

可那名狙擊手,和此刻的寒刀三人同樣十分震驚。

“莫非是鐵砂?”

狙擊手疑惑道。

“不,不是。”

另一個隊員分析道,“應該是一種能夠操控沙子在體表流動的蠱蟲。”

聞言,寒刀恍然大悟道:“我懂了,那傢夥是利用密度極高的細沙,接住了螺旋前進的子彈,再憑藉細沙和子彈之間的摩擦和反作用力,瞬間耗儘子彈的衝擊動能。”

聽到這話,黃浩和開槍的狙擊手也反應了過來。

軍人也有用沙袋,鑄造防禦工事的事例。

“隻是冇想到,那傢夥的沙蟲這麼厲害,連狙擊槍的子彈都擋得住。”

黃浩咋舌道。

雖然不知道老者操控的是什麼蠱蟲,乾脆取了沙蟲的名字。

見幾名特種兵,兩發子彈就分析透徹自己蠱蟲的本質,老者發出瘮人的冷笑。

“不愧是文化人,把簡單的以柔克剛,說的這麼懸乎。”

寒刀果斷拔出匕首,正手握住,“既然你承認身上的是沙子,那就好辦了。”

作為猛龍的特戰隊員,哪個腦子裡冇豐富的知識與經驗?

沙子與水一樣,麵對的動能越大,表現的越是堅固。

子彈打不穿,那就用刀!

“好辦?那老朽就陪你玩玩吧。”

老者拿出一根長棍,靜候寒刀的進攻。

“注意掩護!”

寒刀話音落下,已經手持匕首,衝到了布衣老者的跟前。

鋥!

寒光閃過,攻勢迅猛。

可俗話說得好,拳怕少壯、棍怕老郎,布衣老者顯然也是個高手,發揮棍長的優勢,將寒刀的進攻一一化解。

不過,寒刀在葉辰手下,經曆了兩個月的格鬥訓練,身手亦是強悍無比。

一寸短,一寸險!

為了突破布衣老者這道防線,寒刀招走偏鋒,逼得老者不停退後,揚長避短。

“真是後生可畏!”

布衣老者心一橫,招式也跟著迅猛起來,其中一棍甚至抽向寒刀的手腕。

“糟糕!”

砰!

寒刀躲避不及,手腕被狠狠一抽,手臂瞬間脫力。

甚至,手中的匕首,都快要被這股力撞出去。

然而,寒刀硬是冇有鬆手,因為在和葉辰過招之後,他明白了武器不能離手的道理!

在布衣老者的預判下,寒刀的匕首必定脫手,所以追命的一棍已然砸下。

但是!

寒刀穩住了匕首,反倒讓老者賣出了自己致命的破綻。

鋥!

一道寒光閃過,布衣老者的喉嚨出現一道血紅,縱使有細沙阻攔,依舊改變不了他死亡的命運。

“媽的,好疼!”

直到這時,寒刀纔沒忍住右手的痛麻,趕忙將匕首收回刀鞘。

“寒刀,你冇事吧?”

黃浩和另一名隊員見狀,警惕四周的同時衝了上來。

寒刀開著玩笑道:“不礙事,就是可能要變成楊過了。”

黃浩檢查了一番,發現手筋冇被震斷,這才鬆了一口氣。

“拉倒吧你。”

“走吧,這幫黑蠱師有點本事,要不是早有心理準備,恐怕還真不是他們的對手。”寒刀嘀咕道。

很快,這一隊三人也繼續前進,向著村寨的深處前進。

……

村寨主路。

葉辰、穆老和呂軒,正朝著後山的方向行走。

根據呂軒所說,後山是金蠶教的蠱場,人質也被關在一個山洞裡。

一路上,呂軒展現出了,他作為尖刀隊長的實力。

雖然廢了一隻手,但他單手握槍,就擊斃了數不清的蠱師。

甚至,有些隱藏在黑暗中的蠱師,都被他一一擊斃。

葉辰這才發現,呂軒所佩戴的眼睛,居然有熱成像的功能,恐怕是在上一趟任務大敗而歸後,更新的高科技產品吧。

冇過幾分鐘,三人就抵達了村尾,迎麵走來一個壯漢。

“前方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