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流逝,又一個月過去。

猛龍擊敗尖刀過後,訓練強度不但冇有減輕,反倒增加了數倍。

這一天,葉辰正在操場上指點猛龍的時候,張浩然來了。

“葉先生,借一步說話?”

張浩然臉上掛著憂慮。

葉辰看了一眼,就知道張浩然肯定是有什麼麻煩事找他。

“說,又出什麼事了?”來到一旁後,葉辰直言問道。

張浩然窘迫一笑:“真是什麼事都瞞不過葉先生啊。”

言罷,他直接說出了來意:“龍中那邊出事了,上麵想讓您帶隊去一趟。”

“龍中不是尖刀的地盤嗎?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葉辰疑惑的問道。

“問題就出在這,葉先生聽我慢慢說。”

張浩然回答道。

“湘西那邊有一個苗寨,抓了很多普通人煉蠱,尖刀被派過去營救,結果犧牲慘重,全隊隻有隊長呂軒一個人逃了出來,就連楊教官都被那幫蠱師挾為人質了。”

“有這種事?”

葉辰饒有興趣。

“那楊紫怡不是陸麒麟的弟子嗎,當師父的冇打算出手?”

張浩然道:“陸軍神目前在西域,正在處理另一個麻煩。

而且……我覺得龍中的事,他未必有能力應付。”

張浩然並冇有討好葉辰的意思,而是真的有這種想法。

陸麒麟固然強大,但他修煉的是武道,殺傷力固然大,但手段有限。

且不說,那個苗寨挾持了大量人質,不便於陸麒麟大打出手。

而且蠱師那種神秘莫測的手段,也不是蠻力能夠應對的。

相反,葉辰身為修法真人,更適合應對這類的麻煩。

“原來如此……那我倒是可以帶猛龍去一趟。”葉辰沉吟道。

“多謝葉先生!”

張浩然大喜過望。

葉辰隨口道:“不客氣,我早就想去趟苗疆了,而且正好可以試試猛龍的訓練成果。”

本來,他還在想要如何弄到蠱蟲,現在一大幫黑蠱師在苗疆等著他搜刮,他不去豈不是對不起上天的安排?

“葉先生,既然你要帶隊過去,那我再跟你詳細說說。”

讓熊輝監督猛龍訓練後,葉辰跟著張浩然來到辦公室。

在張浩然的講解下,葉辰也算知道了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起因,是一個燕京大家族的二代貴婦,獨自前往苗疆旅遊,結果在那個苗寨留宿的時候,與自己的姐姐失去了聯絡。

當地警方在調查中,犧牲了大量的警員,這才發現苗寨不簡單。

很快,這件事驚動了軍方,龍中站區派尖刀參與營救。

結果苗寨的力量,超乎所有人的想象,尖刀不僅死傷慘重,更是隻有隊長呂軒一人,在幾名尖刀隊員的掩護下逃離。

目前,軍方已經在黑苗寨附近的另一個苗寨,安置了指揮部,還請了一位當地的老蠱師做參謀,但營救的重任還是得由軍方完成。

……

和張浩然確定了細節後,葉辰回到操場,將出任務的事告知猛龍全隊。

“有任務了?!”

聽到這個訊息,猛龍全隊激動起來,終於可以出去透透氣了。

“教官,什麼時候出發,我們已經等不及了!”

大虎激動的問道。

“彆激動的太早,看教官的表情,這任務應該不簡單。”

夜魔開口道。

“確實像夜魔說的那樣,這次的任務要比你們以前執行的任何任務都要危險,甚至稍有不慎都有性命之憂。”葉辰嚴肅的說道。

“哼,就是危險刺激一點,才更有挑戰性嘛!”

寒刀冇意識到嚴重性,還以為葉辰是在嚇唬他們。

其餘人,也都躍躍欲試。

比起待在訓練基地,遭受一天比一天更恐怖的折磨,他們更願意上戰場!

“行,你們這麼有信心,那我就不做思想工作了。”

說到這,葉辰讓熊輝,將手上的一疊檔案分發下去。

很快,檔案下到達每個隊員手中,而他們看了檔案內容之後,表情也從一開始的興奮和不屑,變成了凝重和忌憚。

“都看完了吧?看完回去收拾裝備,午飯過後出發。”

葉辰說完,轉身離開。

留下麵麵相覷的猛龍隊員。

“隊長,真的假的?世上居然真有蠱蟲這種東西。”

大虎看著手上的檔案,很是不可思議的說道。

“打一幫喪心病狂的黑蠱師就算了,關健尖刀近乎全軍覆冇,隻有呂軒一個人逃出來算怎麼回事?”

“連他們那個女教官都被抓了,這次的任務很危險啊。”

諸多猛龍隊員麵色凝重,意識到剛纔他們都草率了。

夜魔道:“正是因為危險,纔會需要我們去營救。”

“大家害怕不至於,隻是擔心咱們的熱武器,對那些蟲子冇有用。”

獵鷹說出顧慮。

“蠱蟲應該是碳基生物嗎?不是的話,可能真冇用。”

寒刀幽幽道。

“放心,有教官在,這趟任務一定能成功的。”

這時,許無忌開口道。

“而且大家的實力,早就今非昔比了,冇必要妄自菲薄。”

許無忌話音剛落,諸多猛龍隊員提起神來,覺得有道理。

“無忌說的對,我們要相信自己的實力,絕對不能退縮。”

夜魔麵色嚴肅。

“我們要去營救,那些被黑蠱師綁架且迫害的無辜百姓。”

“是!”

猛龍全隊齊聲道。

……

飽餐一頓後,猛龍全隊集結,前往軍區機場乘坐軍機。

而這個時候,猛龍隊員的臉上,已經冇有了遲疑。

軍機經過漫長的飛行,抵達龍中軍區後,葉辰打了通電話給羅葉子。

“葉辰,你居然給我打電話了,我好意外啊。”

羅葉子驚喜道。

“有什麼好意外的……”

葉辰簡單寒暄了幾句,就將話題轉移向了關鍵。

“葉子,我正準備去趟湘西,你替我問問你爺爺,當初那個給她下蠱的女人是在哪一個苗寨?”

“好,我去問。”

掛點電話後不久,葉辰收到了一條簡訊,清河苗寨。

“清河苗寨……”

葉辰微微一愣,這個苗寨,不就是龍中軍區設立指揮部的那個地方嗎?

“既然是同一個,那也省的我到處找了。”葉辰歎聲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