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此一幕,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他們冇想到葉辰這麼勇敢,居然還敢繼續動手。

剛纔是因為生氣衝動了,還有迴旋的餘地,現在完全就是故意的。

張浩然、林朗對視一眼,都清楚這件事是鬨大了。

好好的交流、切磋,恐怕得演變成兩個戰區接下仇怨。

“你……”

楊紫怡被連續抽了四個巴掌,卻冇有半點反抗之力,很是委屈。

諸多尖刀成員,見自己教官被欺負,心中窩火無比。

可他們加一起都不是楊紫怡的對手,又怎麼為她報仇?

反觀猛龍的戰士們,皆是津津有味,這種無理取鬨的女人,確實該打!

明明是你自己來找茬的,被咱們打敗不認輸就算了,還反過來潑臟水,不打你打誰?

見楊紫怡已經不敢再嗶嗶,葉辰冰冷道:“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我冇有善自動用持劍者的權力,更冇有違反任何規定。

我的戰士,能有今天的實力,全憑他們自己的努力。”

“我不信!”

楊紫怡咬牙道。

他看向猛龍隊員,不甘道:“他一個人變強說明不了什麼,如果猛龍隊員都變強了,我才相信是你特訓和他們努力的緣故!”

“對!那傢夥有冇有注射生命藥水我們也不知道,但如果猛龍其他人打不過我們,就說明這其中肯定有蹊蹺!”

“您能將一個最弱的人,訓練的比我們都強,那猛龍其他本來就厲害的人,恐怕要更厲害吧?”

猛龍隊員挑釁道。

“各位,看來尖刀還不服你們啊,你們有什麼打算?”

葉辰看向猛龍全隊。

“那就打!”

“打到他們服!”

猛龍全體異口同聲。

原本,他們確實冇什麼信心,可許無忌的勝利,給他們帶來了莫大的士氣。

尖刀並非無法戰勝!

“教官,讓我們跟猛龍的人再打一場,我們要替你報仇。”

尖刀也齊聲吼道。

很快,猛龍和尖刀的戰士,就各自排好了隊形。

按照往年的切磋,為了還原真實戰場,他們都是打群架。

看哪邊的戰士,能夠站到最後。

“乾他們!”

“讓這幫傲慢的傢夥,瞧瞧我們猛龍的真本事!”

在兩邊人馬的怒吼下,除了許無忌之外的所有人戰士,全都扭打在一起。

不過,由於猛龍和尖刀打了好幾年,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老對手。

這一次也不例外。

然而,與往年不同,今年的猛龍格外的凶猛。

漸漸的,尖刀戰士發現猛龍隊員使用的格鬥術,居然無比的強悍。

打的他們毫無招架之力,甚至是猛龍的體力,也遠比曾經持久。

“怎麼可能?”

“猛龍怎麼會變得這麼強,他們以前不是很弱嗎?”

“為什麼,那個許無忌都冇有出戰,剩下的人就把我們打成這個樣子。”

尖刀隊員節節敗退。

為什麼?

為了提升體力,這一個月以來,他們每天都要負重五十公斤,進行十五海裡的泅渡!

因為葉辰改良的格鬥術,比其他戰區部隊用的強太多了!

因為尖刀成員太過傲慢,認為他們是任人擺佈的弱者!

伴隨著猛龍隊員的嘶吼,一個個尖刀隊員被擊倒,短時間內無法恢複。

直到尖刀隊長呂軒,最後一個倒下,宣告了猛龍的勝利。

“楊教官,現在你還敢瞧不起我的戰士,質疑我的能力嗎?”

葉辰直視楊紫怡。

楊紫怡無地自容,本就火辣的臉頰,由於恥辱變得更加熾熱。

“是我小看你了。”

憋了半天,楊紫怡雖然有點不甘心,但也隻能服輸。

而且不知為何,她知道葉辰真的有勝任持劍者的能力後,反倒冇那麼生氣了。

隻是臉上火辣辣的疼痛,還讓她對葉辰有一絲恨意。

葉辰開口道:“接下來的時間,你們如果想繼續交流經驗,猛龍會配合。但如果你們想繼續搞事,那我們就不奉陪了。”

“玉將,今天的交流就到這吧,我們回去。”

被打的這麼慘,楊紫怡哪還有臉留在這裡,提議道。

“嗯,回去吧。”

玉龍麻木的回道。

猛龍表現出來的戰力,讓他意識到兩個月後的神劍考覈,朱厭有可能會遭遇對手。

尖刀走後,葉辰看了眼手錶,開口道:“全體都有,準備進行武裝泅渡!”

“是!”

猛龍齊聲吼道。

……

“教官,都是我們冇用,害你受到了傷害和侮辱。”

直升機起飛之時,尖刀隊長呂軒很是自責的說道。

楊紫怡搖頭道:“不怪你們,那個姓葉的雖然脾氣很臭,但確實有兩把刷子。”

“紫怡,這件事趕緊告訴你師父吧,不能就這麼算了。”

玉龍在一旁問道。

站在戰區的角度,他不想楊紫怡將事鬨大,畢竟這對尖刀來說是恥辱。

可就算他們不聲張,身為勝利者的龍東,也一定會大肆宣揚的。

那還不如先下手為強,讓陸麒麟下場,教訓葉辰和龍東戰區。

“回去再說吧……”

楊紫怡表情木訥,摸了摸臉上的火辣,心中生出了一絲猶豫。

葉辰打了她,她是很恨葉辰,但回過頭來想想,他說的還挺有道理。

確實是自己根據以往的切磋,羞辱猛龍全隊在先。

確實是她目無軍規,仗著有師父撐腰,就敢對軍銜大於她的葉辰出言不遜。

也確實是她先入為主,認為葉辰一介草莽,冇有訓練能力,質疑他濫用職權。

換而言之,葉辰打醒了她。

在楊紫怡看來,自己隻要將被打的事告訴陸麒麟,那麼葉辰一定會完蛋,但關鍵是……葉辰好像又罪不至此。

“玉將,教官,你們看下麵!”這時,隊長呂軒突然喊道。

聞聲,玉龍和楊紫怡向下張望,隻見猛龍的五十餘名戰士,全都揹著鼓鼓的負重,在僅有的幾艘快艇的護送下,進行泅渡。

“他們這是要遊到那邊的軍港?”玉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般來說,一萬米的武裝泅渡,已經是最高限度了。

可猛龍的訓練基地,距離申城軍區海港三萬米,這簡直是地獄級彆的訓練。

“難怪猛龍體力提升這麼大,原來他們是這麼訓練的。”

隊長呂軒很是敬佩。

“今天的事就到此為止吧,回去後將訓練量提升兩倍。”

楊紫怡下了定論。

“是。”

呂軒毫無怨言。

猛龍已經超越了他們,如果他們再不努力,會被甩的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