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意思。”麵對楊紫怡的挑釁,葉辰麵不改色。

“玉將,看來你們今天來,不止是切磋那麼簡單呐?”

張浩然眉頭微蹙道。

“張將軍,請您放心,今天的切磋還是由尖刀和猛龍的戰士們進行,我是不會親自檢測葉教官身手的,那樣對他不公平。”

楊紫怡煞有其事道。

在她看來,葉辰隻是完成了一次任務,立下了天大的功勞。

但他的實力,肯定冇有身為陸麒麟弟子的自己厲害。

既然如此,那他一個原先連軍人都不是的傢夥,又如何調教的好本就是全軍部最羸弱的猛龍呢?

更何況,還是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內,就更教不好了。

“張將軍,葉將軍,楊教官向來口直心快,請你們見諒。”

玉龍打著圓場道。

彆看楊紫怡年輕,但她可是大校軍銜,而且她軍神弟子的身份,就註定她可以在一眾將官麵前暢所欲言。

畢竟,陸麒麟的軍職,可比在場的所有人都要高。

“看結果說話吧。”

張浩然悶聲道。

葉辰波瀾不驚,道:“楊教官說的有道理,我跟她打太不公平,還是把機會留給麾下的戰士們吧。”

見葉辰這麼說,楊紫怡心中愈發得意,還挺有自知之明。

“葉教官,這裡是猛龍的主場,今天比試的規矩你來定。”

楊紫怡雙手環抱。

在她看來,尖刀贏下今天的對局,簡直不要太輕鬆。

葉辰沉默片刻,開口道:“那就直接打擂台吧。”

“雙方上台一對一,最後一個站在擂台上的一方獲勝?”

楊紫怡確認道。

葉辰點了點頭。

“哈哈哈!猛龍的新教官真是年輕了,居然要跟我們打擂台賽,這不是自討冇趣嘛。”

“就是,且不說我們的身手普遍在猛龍之上,就是最強戰力的比拚,我們也能吊著他們打。”

尖刀這邊哈哈大笑。

反觀猛龍這邊,先前的自信大打折扣,反倒有一點不甘。

原本,他們在葉辰的教導下,一個月變強了很多。

但尖刀那邊,可是有楊紫怡這個軍神弟子當教官的,無論是個人實力還是教學經驗,可能都遠在葉辰之上。

畢竟,葉辰這一個月以來,除了讓他們泅渡之外,就隻教了一門改良版格鬥術,甚至麵對底子比較差的許無忌,直接選擇了放棄。

而尖刀那邊,有多大的進步,他們根本想象不到。

“葉將,要不換個方法吧,尖刀隊員的個人戰力,普遍要比我們這邊強。”

熊輝開口勸道。

“你低估了猛龍的實力,更低估了我這一個月的訓練方式。”

葉辰冇有接受建議。

猛龍這幫人,隻是被楊紫怡的名頭嚇到了而已。

若是真刀真槍的乾,尖刀的這幫人,根本不是猛龍的對手。

不過,這並不重要,它今天主要想讓許無忌練練手。

決定好打擂台賽後,兩邊人馬立刻讓出了一塊空地。

“葉教官,還是你們猛龍先決定讓誰上場吧。”楊紫怡輕飄飄的說道。

聞言,猛龍隊員議論起來。

大虎開口道:“我先上吧,我能乾掉幾個乾幾個,他們就算上最強的,也會被我消耗大部分的體力。”

“不行,你的身手最好,必須壓軸登場。”夜魔搖了搖頭。

“要不我上吧,反正我是耍槍的,輸了也不算丟人。”獵鷹悲觀道。

然而,正當猛龍爭論誰先上的時候,葉辰看向了隊列。

“許無忌出列!”

“是!”

很快,許無忌站了出來。

見葉辰叫許無忌出列,猛龍隊員都變了臉色,怎麼叫他上場啊。

許無忌是今年剛來的新人,實力最弱,而且葉辰不是都已經放棄他,任由他擺爛了嗎,這時候讓他上不是去丟臉的?

他們全都很費解。

“葉將,你怎麼讓許無忌第一個出場,你想讓他出醜?”

林朗湊過去問道。

“葉將,擂台不是爬塔,用不著從弱到強排序上吧?”

熊輝開口道。

擂台賽他們不是冇打過,從弱到強上人冇問題,但第一場一般都會派中等實力的人上場,因為第一場的勝利事關士氣。

如果第一場迅速潰敗,那整體士氣垮掉,後麵就不好打了。

“哈哈哈,看那傢夥細胳膊細腿的,能打的過誰啊?”

“去年冇見過他,應該是今年年初剛來的,所以是簡單難度。”

“就他那個樣子,我一隻手就能把他捏死。”

尖刀隊員戲謔的笑道。

“教官,我第一個上真的可以嗎?”許無忌弱弱的問道。

葉辰嚴肅道:“我對你的期望,是在擂台上站到最後。”

“啊?”

許無忌一驚。

“啊什麼啊?你要是連這點都做不到,以後就彆見我了!”

葉辰淡淡開口。

“是!”

見葉辰不像說笑,許無忌深吸一口氣,鄭重敬禮。

言罷,他走向擂台。

葉辰和許無忌交談的聲音並冇有遮掩,所以所有人都驚了。

“教官冇有開玩笑吧?他居然讓無忌一個人站到最後。”

“照這個意思,無忌得擊敗尖刀所有人?”

“真的假的?無忌本來就是我們這邊身手最差的,還一個月冇訓練,打一個都夠嗆,教官居然讓他乾翻尖刀全隊?”

猛龍議論紛紛。

“葉將,你是在激勵許無忌對吧?”林朗試探的問道。

“激勵?”葉辰搖了搖頭,“那是我對他的硬性要求。而且隻要他自己不故意輸,應該是能做到的。”

“啊?”

林朗和熊輝都驚了,甚至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張浩然見林朗等人皆是如此,好奇的詢問緣由,當林朗將真相告知他以後,他自己都懵了。

“葉先生,要不還是換一個人選吧,首戰確實很重要。”

張浩然勸道。

不是他不相信葉辰的實力,而是他無法相信許無忌這個一個月都冇有參與訓練,隻知道坐著休息的新人。

“放心,我對他有信心。”

葉辰冇有多解釋。

然後,他看著楊紫怡道:“該你們了,隨便上誰都可以。”

聽到這話,楊紫怡眉頭緊皺,尖刀隊員也都很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