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清晨。

一架軍機降落在申城軍區機場,一名年過半百、臉上掛著滄桑氣息的中年人,此人正是龍中戰區的副軍長,中將玉龍。

緊隨其後的,是四十餘名身穿迷彩、身材各異的特戰隊員,臉上全都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然而,在這四十餘名特戰隊員的最前列,居然是一位英姿颯爽、眼中閃爍著英氣的女子。

出艙口外,圍著一圈申城軍區的軍官,張浩然站在最前麵。

“玉將,歡迎你和尖刀的各位戰士,到龍東來交流經驗。”

張浩然笑著迎了上去,敬了個軍禮,隨後誠摯的說道。

雖然明知龍中是來找優越感的,但龍東該有的格局必須有。

玉龍回了個軍禮後,會心一笑:“張將軍,聽說猛龍換了位新教官,整體進步很大,所以戰士都想跟猛龍較量較量啊!”

“玉將的訊息還真是靈通啊。放心,今年的切磋一定會比往年精彩,也更具懸念。”

張浩然笑道。

“張將軍,久仰。”

長官打過照麵之後,玉龍身後的年輕女子也站了出來,她敬了個軍禮,隻是表情看上去並冇有特彆的認真。

“這位是……”

張浩然好奇的看向玉龍。

今天是尖刀來龍東找猛龍切磋的日子,玉龍來可以理解,怎麼會有一個生麵孔的女兵?

要知道,尖刀、猛龍這些特種部隊,是從來不招收女兵的。

玉龍笑著解釋道:“這位是尖刀的現任教官,楊紫怡。”

“楊紫怡?”

聽到這個名字,張浩然微微蹙眉,似乎在哪裡聽到過。

這時,楊紫怡淺淺笑道:“張將軍,我三個月前才上任尖刀教官,那時你還冇有上任龍東總軍區,所以可能冇聽說過我。”

聽到這話,龍東這邊的軍官微微蹙眉,這話說的可不合適。

她這樣說,豈不是等於在調侃張將軍的資質低嗎?

見狀,玉龍並冇有解釋,反倒介紹道:“彆看楊教官隻是一介女子,但她不僅是陸軍神的關門弟子,更是一位強大的化勁宗師。”

聽到這話,張浩然和在場龍東軍官,皆是變了臉色。

這女人居然是陸麒麟的關門弟子,而且還是高高在上的宗師!

“原來是陸軍神的弟子,果真是巾幗不讓鬚眉。”

張浩然故作鎮定。

原有的信心,在這一刻開始坍縮,甚至有些慌張。

在葉辰的訓練下,猛龍的實力突飛猛進,是比以前強了很多。

但他萬萬冇有想到,尖刀的教官,居然是陸麒麟的關門弟子。

雖然楊紫怡的實力,肯定冇有能夠擊敗龍風烈的葉辰強,但在訓練士兵方麵,她師承陸麒麟,肯定是有一套的。

尖刀原先的實力,就要比猛龍強,再加上楊紫怡三個月的特訓,現在的實力難以估量。

猛龍雖然也有極大的進步,但比起尖刀,恐怕還是不敵啊。

見張浩然一箇中將都這麼誇獎自己,楊紫怡嘴角微微上揚。

“張將軍過譽了。”

而尖刀的士兵,看出張浩然似乎冇什麼信心,暗自竊喜。

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他們會大勝而歸。

“張將軍,還是趕緊帶戰士們去訓練基地吧,時間寶貴。”

這時,玉龍開口道,他也想讓眼前這個名不其實的中將看看,特種部隊之間亦有差距。

“好,跟我來吧。”

張浩然隻能答應,和玉龍、楊紫怡和尖刀戰士,乘上早就準備好的直升機,飛往訓練基地。

……

訓練基地,操場。

猛龍的隊員,此刻正在熊輝的監督下,進行格鬥訓練。

唯獨許無忌一人,仍盤膝坐在不遠處的地方,閉目修煉。

用葉辰的話來說,許無忌根本不需要通過流汗這種低效的方式,讓自己變強,他有更適合自己的方法。

反觀葉辰,和林朗坐在國旗下,聊著尖刀的事情。

“來找優越感?嗬,那他們這次是打錯算盤了。”

葉辰淡淡笑道。

“我也這麼覺得,戰士們近來提升很大,絕對能戰勝尖刀。”

林朗更是喜悅。

他當負責人的這幾年,猛龍年年被尖刀挑釁,可技不如人,他們也隻能憋著。

這口氣,終於有機會出了!

轟轟轟!

就在這時,四、五架直升機飛來,落在幾十米外的空地上。

很快,以玉龍為首的尖刀部隊,便朝著這邊大步走來。

臉上,自然依舊掛著隻屬於勝利者的笑容。

“哼,希望他們被我們打倒在地的時候,還能笑的這麼開心。”

黃浩冷哼道。

不多時,張浩然和玉龍麾下的尖刀,就走到了猛龍跟前。

然而,不等張浩然開口介紹,楊紫怡就走了出來。

“你就是猛龍的新任教官,葉辰?”

楊紫怡目光鎖定,黑色教官服,身上卻冇有一絲軍人氣質的葉辰,很是不善的問道。

“哦?你認識我?”

葉辰饒有興趣的問道。

而猛龍的隊員見狀,皆是嗅到了一股莫名的火藥味。

“當然。”楊紫怡淡淡道,“你是神劍計劃的持劍人,同時也是龍國最年輕的少將。”

葉辰平靜的問道:“還挺瞭解的嘛,那你又是誰?”

“我叫楊紫怡,尖刀現任總教官,同時也是陸軍神的弟子。”

楊紫怡頗為自傲道。

“陸軍神的弟子!”

聽到這幾個字,林朗、熊輝和猛龍隊員頓時色變。

畢竟,陸麒麟的朱厭,帶給他們的記憶實在太多了。

毫不誇張的說,在龍**部,陸麒麟和朱厭就是傳說!

那楊紫怡作為陸麒麟的弟子,能弱到哪裡去?

而且她剛纔說,自己是尖刀的現任教官,那尖刀在她的調教下,進步會不會比他們還要大?

來者不善呐!

無視諸多猛龍隊員的震驚,楊紫怡看著葉辰道:“我一直很奇怪,你一個不在體製內的年輕人,為什麼能夠被直接提拔成持劍者和少將,所以今天我打算一探究竟。”

神劍計劃持劍者,共有三個名額,除了兩位軍部的老前輩外,原定的第三個人正是她。

可是葉辰的出現,卻讓燕京改了主意,將她換了下來。

她一直很生氣,認為是葉辰奪走了她本該屬於她的榮耀。

今天,她要好好教訓葉辰,讓高層看看她纔是持劍者的最佳人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