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這兩個字,許無忌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神仙?”

他語氣有點怪異。

畢竟這個問題很怪。

“對,就是神仙。”

葉辰表示自己冇說錯。

“教官,你說的不會是太上老君那樣的神仙吧?”許無忌又問。

“你覺得有嗎?”

葉辰依舊背對著許無忌,深邃的目光看著繁華的星河。

順著葉辰的目光,許無忌也看向了雨過天晴,繁星點點的夜空。

很是疲憊的思考。

這世上有冇有神仙?

說實在的,隻要是龍國人,肯定聽說過很多關於神仙的神話故事。

比如課本上的盤古開天辟地,影視劇裡的封神演義,自然還有名著之一的西遊記。

這些故事和其中記載的人物,人人都知道,但你要是說他們都存在於現實,那彆人肯定覺得你看書看魔怔了,甚至是有神經病。

沉默良久後,許無忌吞吞吐吐道:“神仙這種東西,應該就跟外星人一樣吧。我要是說有,也拿不出證據;但要是說冇有,也可能隻是我冇見過……”

估計是覺得這個回答,太過模棱兩可,許無忌又連忙補充。

“說實在的教官,我以前從來冇有思考過這類的問題。”

葉辰看得出來,許無忌已經在很認真的回答了。

“如果我跟你說,這世上真的有神仙,你會相信嗎?”

葉辰很輕鬆的問道。

許無忌呼吸一滯。

他清楚,教官這種厲害的人物,絕對不會胡言亂語。

他平白無故問出這樣一個奇怪的問題,也肯定不是為了找話題搭訕。

難道,世上真的有神仙?

可他活了這麼多年,無論是生活上的事蹟,還是接受過的教育,都明確的告訴他一件事,那就是要人們相信科學!

就連古代的武林高手,現在都可以通過生物藥劑實現,說明科技纔是一切的根源。

而跟武者類似的修法者,也隻是些修道之人,也壓根算不上神仙。

神仙隻是封建迷信吧。

“就知道你不信。”

葉辰轉過身來,道。

“但就跟你剛纔說的一樣,神仙就像外星人,人們未曾見過,又怎麼知道是否真的存在呢?神仙亦是如此,你冇有見過,並不代表他們不存在。”

“教官,難道……你見過?”

許無忌弱弱的問道。

“見過?”

葉辰莞爾一笑。

“豈止是見過……”

許無忌被葉辰弄得有點迷茫,也就在這時,葉辰一指點來。

嗡!

指尖觸碰許無忌額頭的瞬間,他臉色突變,眼前場景突變。

無儘的星空之中,漂浮著連綿不斷的偉岸山峰,一座座金碧輝煌的宮殿屹立山峰,氣勢恢弘。

“昂!”

伴隨著一聲高亢的龍吟,一隻金色的巨龍騰雲駕霧而來,璀璨的星河被它握在爪中。

“唳!唳!唳!”

又是一道道鶴唳之聲傳來,一排雪白的仙鶴,向著仙山飄飛而來。

在它們的背上,居然馱著一方天地,有億萬生靈棲息!

轟隆!

就在這時,虛空碎裂。

一隻大手從中探出,如萬古神明一般,將世間的一切毀滅。

“啊!”

許無忌被嚇得發出一聲尖叫,好像要被捏碎的是他。

再回過神來的時候,眼前的一切煙消雲散,可他早已渾身顫抖。

“教官,剛纔那是……”

許無忌哆嗦著嘴。

“剛纔你看到的畫麵,是我曾親眼目睹的……”葉辰淡淡開口。

實際上,那隻毀滅一方星域的巨手,正是他的。

隻不過,他冇說而已。

“什麼,您曾親眼目睹?那您是在哪裡看到的?”

許無忌驚出一身冷汗。

“一個叫修真界的地方,類似於……你就當是某個平行宇宙吧。”

葉辰想耐心的解釋,可他也清楚許無忌一時無法接受,換了個較通俗的說法。

“原來如此……教官,那你為什麼要給我看那些?”

許無忌好奇的問道。

“明明我在今天的訓練裡表現最差,其他人比我更值得。”

葉辰搖搖頭道:“我讓你看那些畫麵,隻是想告訴你一件事。那就是這個世界,遠比你想象的要廣闊,也遠比你想象的要精彩。”

“是挺精彩的……但感覺很危險的樣子。”許無忌苦笑道。

“危險?那如果我告訴你,你在將來的某一天,也能擁有那隻大手所具備的偉力,你會不會嚮往?”葉辰意味深長的問道。

“什麼!我也能擁有?”

許無忌一驚。

他當然很嚮往那種力量,畢竟誰冇有做過當神明的夢,可那現實嗎?

不過,既然葉辰這麼問他了,他肯定要如實回答。

更何況,葉辰能讓他看到那些畫麵,肯定是擁有法力的!

“我嚮往!”

許無忌堅定道。

“很好,現在跪下拜我為師,我可授你無上仙法!”

葉辰直視許無忌道。

許無忌身懷元靈聖體,隻要不夭折,將來必定成為修真界一方巨擘。

但天賦隻是次要,重要的是,元靈聖體跟葉辰很有緣分。

“跪下拜師……”

聽到這話,許無忌進行了短暫的思考,當場跪了下來。

他不清楚葉辰的底細,但他有預感,他的決定能影響一生!

“無忌拜見師父!”

許無忌跪下後,學著影視劇裡看過的樣子,磕頭行禮。

“不錯,起來吧。”

葉辰欣然一笑。

“我現在傳授你法門。”

言罷,葉辰又一指點向許無忌的額頭,無窮的記憶湧了進去。

一段段記憶,如同接連不斷的幻燈片,在許無忌的腦海內播放。

直到這時,他才清楚的意識到,葉辰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地球太小了,他之前所認知的世界也太小了。

天地之大,永無邊界!

“今晚回去好好消化,明天開始我會單獨教導你修煉。”

葉辰又命令道。

“是,師父!”

許無忌激動未消。

“在基地還是叫我教官吧,省的要到處解釋。”葉辰吩咐道。

“是,教官!”

緊接著,許無忌回了宿舍。

看著許無忌遠去的背影,葉辰抬頭仰望星空。

你應該還在那兒吧?

這一世,如果能夠再次相遇,我絕不會讓你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