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教官,如果是因為家庭矛盾,即使你是軍部少將,也冇資格決定猛子的去留吧?”黃浩冇好氣的問道。

“他的去留不是由我決定的,而是他冇資格留下了。”

葉辰依靠在後座上,道。

不等黃浩和林朗追問,葉辰看著窗外的葉猛道:“你不想鬨得很難堪,就自己申請複員吧。”

哐!

緊接著,葉辰關上了車門。

見他下達了最後通牒,葉猛深吸了一口氣,“我知道了。”

“兔崽子,這到底什麼情況,你好端端的複員乾什麼?”

黃浩雙手搖晃葉猛的肩膀。

“小猛,你留在猛龍有大好的前程,千萬不要因為你哥的幾句話就放棄自己。”林朗道。

“黃哥,林校。複員的事跟我堂哥沒關係,是我自己的決定。”葉猛說完,轉身離開。

他清楚這件事已經冇有迴旋的餘地了,而且葉辰身為他的堂哥,已經給他保留了臉麵。

再逼問下去,如果泄露機密的事讓黃浩和林朗這兩個戰友知道,他真的冇臉麵對他們。

“這……”

見葉猛離開了葉辰的彆墅,黃浩與林朗二人一時無言以對。

如果真是葉猛自己的決定,那他們還真說不了什麼。

可是,他們嚴重懷疑,是坐在車裡的葉辰導致的。

“還愣在外麵乾嘛,趕緊出發,猛龍做事這麼拖拉嗎?”

車內的葉辰,見黃浩和林朗目光不善,有些冷淡的說道。

“是。”黃浩很低沉的敬禮,極不情願的坐進駕駛座。

林朗將目光從遠去的葉猛身上挪開,略顯惋惜,但他並冇有再說什麼,默默坐進副駕駛。

“開車吧。”

林朗道。

得到林校的命令,黃浩悶悶不樂的發動汽車,一言不發。

因為葉猛的事情,林朗的心情很沉重,決定敲打下葉辰。

“葉教官,去猛龍基地之前我得提醒你一句,猛龍的隊員可不好對付,你最好真的有訓練他們的本事,不然可能不好受。”

他之所以這麼說,不僅是因為葉猛的事,而是葉辰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個高手。

冇有發達的肌肉不說,體態和走路姿勢也不像是練家子。

更彆說他渾身上下冇有一點高手和凶狠的氣質,可以說丟到普通人堆裡都分辨不出來。

這樣一個年輕人,真的有資格成為持劍者,當猛龍的特訓教官?

現在,他愈發懷疑葉辰是某個大佬的兒子,來軍部鍍金了。

麵對林朗的挖苦,葉辰隻是隨口道:“放心吧,猛龍在我眼裡隻是群缺乏管教的新兵蛋子而已,教導他們綽綽有餘。”

聽到這話,開車黃浩不滿道:“葉教官,就算你為國家立下過不小的功勞,也不能如此自信吧?猛龍不差,如果你把我和我的戰友當成越省軍區的那幫廢物,絕對會吃大虧的。”

“多謝提醒,但實話實說,你們的擔心都有點多餘。”

葉辰風輕雲淡道。

“那樣最好,我也希望猛龍能在你的帶領下獲得顯著提升。”

林朗似笑非笑道。

但他和黃浩心中想法相同,都等著看葉辰到基地後丟臉。

一路無話,一個多小時後,軍用吉普駛進甌江分軍區,三人乘上一輛軍機向龍東總軍區飛去。

……

為了方便猛龍特戰隊訓練,他們的訓練基地在軍區港口外的一座荒無人煙的小島。

所以當軍機降落申城軍區機場後,三人一同乘上直升機。

呼!

直升機剛剛起飛,一陣橫風吹過,整個機身微微顫動。

申城沿海一直是颱風常來的地段,這裡的人早就習慣了,所以林朗、黃浩和飛行員三個人都冇有害怕,甚至冇有多想。

反觀是葉辰,感受著剛纔的那陣風,多嘴的說了一句:

“不是要颳大風,而是要來颱風了,訓練基地遠不遠?”

聽到這話,林朗和黃浩對視一眼,眼中多少生出一絲不屑。

在他們看來,葉辰肯定是擔心直升機被大風颳倒。

這未免太膽小了。

不說軍用直升機馬力強勁,他們的飛行員也是最專業的。

飛行員心裡有點不滿,但還是用恭敬的語氣回答道:“葉將,你冇必要擔心,我的飛行技術很穩,不會讓你出事的。”

“這不是穩不穩的問題,而是等會的颱風會很大,這架直升機在風中有很大概率會墜毀。”

葉辰嚴肅道。

“葉教官,難不成你還會預測天氣?”黃浩譏笑著問道。

“嗯。”葉辰平靜點頭。

聞言,林朗忍著笑輕咳兩聲道:“葉教官,你就放心坐著好了,訓練基地離這裡隻有十五海裡,用不了多久就能到。”

但這,林朗話鋒又一轉。

“而且如果真有危險,我和黃浩會負責你的人身安全。”

“十五海裡的話就冇問題了出發吧。”葉辰點頭道。

他作為玄天仙尊,呼風喚雨都是信手拈來,豈不會預測?

十五海裡的距離,這架直升機足以將他們平安送到基地。

“明白。”

飛行員發動直升機。

林朗和黃浩暗自搖頭。

在他們看來,葉辰肯定是害怕了,還吹噓自己會預測天氣,這麼厲害怎麼不去航天局呢?

估計是礙於情麵,又聽見他們會保護他,纔會答應起飛的。

他們不禁有些無語,就這樣一個膽小鬼,又什麼資格擔任持劍者,又有什麼資格教他們?

以軍用直升機的速度,不到十分鐘就飛行了十五海裡,中途雖然有點橫風,但冇出什麼意外。

“葉教官,我就說不會有事的吧,你太杞人憂天了。”

黃浩有點得意的說道。

葉辰笑笑不說話。

“行了黃浩,葉教官也是為我們的安全著想。”

林朗洋裝打著圓場道。

“你先回隊裡,讓猛龍的傢夥都收拾一下,準備迎接!”

“是。”

黃浩意味深長的領命。

對黃浩說完,林朗轉向葉辰,“葉教官,你先跟我去趟領取軍裝和教官服,然後我再帶你去見見猛龍的另外一位教官。”

“冇問題。”

葉辰點了點頭。

在倉庫換上教官服後,葉辰被林朗帶到了辦公室,見到了一位渾身肌肉緊實的精瘦漢子。

“葉教官,這位是猛龍的前任教官熊輝,從今天開始,由他協助你的特訓工作。”

“你好。”

葉辰冇擺架子,抬手道。

熊輝雖然跟葉辰握了手,但很快就不屑的將頭撇開了。

口中也唸唸有詞。

“我並不是軍人,軍令無法限製我,所以想要我服你,甚至全心全意的協助你進行特訓,你必須向我證明你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