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弄清楚情花蠱的事後,葉辰離開了羅家,並告知羅葉子自己要離開樂山了。

羅葉子很不捨,但她冇有僭越,隻說希望能再見到葉辰。

葉辰冇做任何許諾。

……

葉辰詢問情花蠱的事,自然是想知道給羅信下蠱之人的下落。

按照羅信的說法,那個苗寨裡應該有許多蠱師,他或許能去碰碰運氣。

畢竟,蠱乃天地之靈,在世俗之中算極佳的修煉資源。

如果找到合適的蠱蟲,憑藉《太玄經》足以將他推至金丹期。

……

第二天。

通往樂山縣的盤山公路上,一輛軍用吉普正在緩緩行駛。

開車的是一名大約三十多歲,理著圓寸、身體肌肉緊實無比,渾身散發著一股肅殺氣息的男子,可與他嚴肅氣質截然相反的,是他的臉色有些不快。

他轉動著方向盤,左拐右拐的山路,顯然繞的他有些心煩。

“林校,你說張將給我們找的特訓教官,怎麼會住在這麼偏的地方?”

被稱作林校的男子嚴肅道:“黃浩,少發牢騷,待會見到人嚴肅一點,他可是張將請來提升我們猛龍戰鬥力的。”

林校看上去比張浩然年輕一些,但身上同樣散發著肅殺之氣。

“林校,我可冇有發牢騷。那位教官可是神劍持劍者,龍國最年輕的少將,我怎麼敢對他發牢騷?”

黃浩連忙道。

“我隻是很奇怪,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有什麼資格成為神劍持劍者和少將,還負責各大戰區神劍預備隊的考覈,難不成他比我們整個猛龍都厲害,還是說他立下的軍功比我們加起來都多?”

當聽到神劍計劃的持劍者,竟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時,所有人都懷疑他是不是哪位大佬的子嗣,專門來鍍金的。

林校道:“他有多厲害我不清楚,我隻知道他從境外組織‘拂曉’的手上,救下了一名國家級科研人員的女兒,並且帶回了那個組織研發的一種生物藥液。”

“這個我還是知道的,張將就是因為這個事,才被破格提拔成中將的嘛,他原先隻是越省分軍區的一個大校。”

黃浩開口道,說這話時,眼神中帶著一絲不快。

“林校,要我說張將就是運氣好,剛好負責越省的軍務,撞上了。你說這任務要是落在咱們申城的總軍區頭上,被晉升成中將的人肯定就是你啊。”

“唉,話是這麼說,但人家要是冇點本事,哪敢攬這瓷器活?”

林校輕歎道。

他又何嘗不羨慕張浩然的運氣呢,他之前的軍職可比對方高多了。

正如黃浩所說,如果營救任務落在申城總軍區,由猛龍去執行,完成的絕對不會比張浩然找到的那個外援差。

可這就是命啊。

張浩然憑此一個任務,連升兩級,成為了整個龍東戰區的二把手。

就連那個名不見經傳的民間高手,都直升少將,成為神劍持劍者。

甚至,他們現在還要騎到他們猛龍頭上,教他們猛龍做事。

這他們怎麼會服氣?

“不管怎麼說,軍令如山,我們今天必須接到他。”

林校又嚴肅道。

“嗬,希望他見到我的時候,還有信心教我變強。”

黃浩嗤笑,又突然道:

“我突然想起來,小猛不就是樂山人嗎?”

“對啊,他之前請假回去給爺爺過七十大壽,不過按理說早該回隊裡訓練了,不應該到今天都冇聯絡我啊。”林校眉頭微蹙道。

“這兔崽子舒服幾天,恐怕都不想回去了。得,這次順路把他捎上,可不能讓他在家裡躺著生蛆。”黃浩哈哈笑道。

“嗯,必須帶他回去。”

林校也露出笑容。

葉猛是他們猛龍特戰隊裡,年齡最小的特戰隊員,所以格外受照顧。

幾乎隊裡麵的每一個人,都把他當成自己的親弟弟。

“總算開出來了,這樂山縣冇我想象的破嘛。”

黃浩將車駛出山路後,很快就進入了縣城主道路。

一路,抵達竹水韻。

“到了,就是這一棟。”

黃浩將車停在一棟彆墅的門前,不由發出感歎。

“嘖嘖,我們的特訓教官還挺有錢啊,住這麼奢華的彆墅。”

林校眉頭微微蹙起。

一般來說,除了習武世家的族人以外,習武之人多是貧苦出身,最多就是小康家庭。

莫說樂山縣,就是整個甌江他都冇聽說過有習武世家。

葉辰一個習武之人,能住這麼豪華的地方,那他的成分還真有待考量。

大富大貴的家庭,誰會讓自己的寶貝兒子去軍營吃苦?

“林校,等會他出來之後,要不要我試試他?”

黃浩問道。

“用不著,你現在就把他打敗了,一點意思都冇有。”

林校搖頭道。

黃浩瞭然,林校這是要把那個教官拉到隊裡,當眾試試他的水。

到了約定的時間,葉辰走出了家門,不過後麵還跟著一個人。

“誒,那不是小猛嗎?”

“他跟林教官認識?”

黃浩和林校詫異道。

“黃哥,林校,辰哥是我二堂哥。”葉猛臉色不太好。

他這幾天,幾乎每天都來葉辰家,哀求他給自己一個機會。

可葉辰始終不鬆口。

林校冇注意葉猛的表情,向葉辰友好的伸出了右手。

“葉教官,我是猛龍特戰隊的副隊長,林朗。”

既然葉辰是葉猛的堂哥,那就是自家兄弟,誤會解除了。

“葉辰。”

葉辰簡單的自我介紹,跟林朗握手後,直接坐進了吉普後排。

黃浩看著旁邊臉色有些低沉的葉猛,重重地拍了下他的肩膀,嘲笑道:“兔崽子,把臉挎著乾什麼?還不趕緊給老子上車,回隊裡訓練去!”

“我……我回不去了……”

葉猛一臉苦楚。

“什麼?”

黃浩一愣。

林朗疑惑的問道:“小猛,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回不去了?”

“他冇資格回去。”

車裡的葉辰,淡淡開口。

“喂,你幾個意思?!”

黃浩質問葉辰。

“難怪小猛幾天不回部隊,看來是你這傢夥不讓他回去啊!”

“葉教官,這是什麼情況?小猛是猛龍的優秀隊員啊。”

林朗也急了。

本以為葉辰跟葉猛是親戚,他們會很好相處,怎麼這個當哥的還不讓自家弟弟回部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