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辰?”

聽到葉辰的名字,以先生的形式從縣長口中說出,在場的葉家人皆是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陳縣長,葉辰是我最不成器的孫兒,您用不著這麼客氣。”

葉東方解釋道。

他心想可能是陳縣長太過尊重自己,所以每個字都很客氣。

葉遜也賠笑道:“陳縣長,我那堂弟就是個混子,整天除了吹牛不會彆的,你找他乾嘛?”

葉良微微蹙眉,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不對勁了。

“不成器?混子?”

見葉家人如此評價葉辰,陳奎沉吟一聲,有點莫名其妙。

難道,葉家人還不知道葉辰即將被龍**部封為持劍者?

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將,都能說是不成器,那葉家眼光夠高的。

思前想後,陳奎試探著問道:“難道你們都不知道?”

“陳縣長,知道什麼?不會是葉辰在你麵前吹噓了什麼,你信以為真了?”葉東方疑惑道。

“陳縣長,我這堂弟滿嘴跑火車,這兩天吹的牛比我這輩子見過的都多,你可千萬彆信他。”

葉遜連忙附和道。

陳奎看了眼人群後方沉默不語、鎮定自若的葉辰,道:“算了,一會你們自會知曉。”

正當葉東方等葉家人準備追問的時候,外麵迎賓又喊道:

“羅家到!”

聽到這話,滿堂皆驚!

“羅家?哪個羅家?”

“難道是羅小姐來了?!”

葉東方向外問道。

“不是,羅老爺、羅先生和羅小姐,羅家所有人都來了!”

負責迎賓的葉家人喊道,從聲音就能聽出他整個人在發抖。

“羅家人全都來了?”

葉東方走出人群,隻見一個豪華車隊停在路邊,那些他隻在新聞上看到過得羅家人走了過來。

“這,這怎麼可能?”

葉東方一臉震驚。

他有自知之明,清楚羅家人絕對不是為了自己而來。

“難道是因為葉辰?”

刹那間,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向葉辰,這個羅家千金的男友!

“爺爺,羅家不會是來找葉辰算賬的吧?”葉良不敢相信羅家是來賀壽的,問向葉東方。

聽到這話,葉遜連忙道:“大哥說的對,肯定是這樣,羅家怎麼看的上葉辰,絕對是來讓他遠離羅小姐的!”

聽到兄弟兩個的對話,葉東方咬牙道:“葉辰,你看你給我們葉家招惹了多大的麻煩!”

葉山河道:“小辰,爸支援你。羅家瞧不上你沒關係,隻要你和葉子是真心相愛的就行。”

葉辰微微一笑:“爸,他們想多了,羅家就是來賀壽的。”

聽葉辰這麼說,葉東方等人皆是冷哼一聲,迎向羅家人。

“老朽是萬萬冇有想到,羅老、羅先生和羅小姐能來啊。”

葉東方諂媚的笑道,不等羅信開口,連忙指了指葉辰。

“羅老,羅先生,你們放心,我會讓葉辰遠離羅小姐的!他這種泛泛之輩,我葉家絕不允許他玷汙了貴千金的芳名!”

話音剛落,羅家家主羅峰微微色變,有點不自信的說道:“葉老,您這麼說真是折煞我們羅家了,葉先生豈是泛泛之輩?能跟葉先生這種百年難遇的英才成為朋友,是葉子的榮幸,也是我羅家的榮幸。”

羅信也跟著點頭:“葉兄,剛纔那番話不要再說了,就算葉先生和我孫女真的能成,也是我們羅家高攀了你們葉家。”

葉家人被羅葉子瞞在鼓裡,但羅家並冇有,為了避免羅家人蹬鼻子上臉惹惱葉辰,羅葉子向他們坦白了假戀愛的訊息。

但羅信和羅峰非但冇有生氣,反倒高興的一晚上都睡不著。

葉辰和羅葉子現在的關係是假的,但隻要有了這層關係,將來不是不可能成真。

聽到羅老爺子和羅家主對葉辰的讚譽,甚至可以說的上是奉承,葉東方等人全都懵了。

而這時,羅信、羅峰、羅葉子和諸多羅家人,已經將一大堆賀禮奉上,小跑到葉辰跟前。

“葉辰,我來了。叔叔,我們又見麵了。”羅葉子笑的溫文爾雅,小家碧玉。

“羅信拜見葉先生。”

羅老爺子微微拱手。

“葉先生,多疑您救助我父親,我實在是太感激您了。”

羅峰誠懇的伸出右手。

“客氣。”

葉辰平靜的和他握手。

“妹夫,昨天是我不好。”

羅林子臉上皆是歉意。

昨天下午,燕素心給他打過電話,說可以嘗試著跟他交往。

他本以為,是自己多年的努力有了結果,但經過爺爺和父親的提點,他明白了燕素心這麼做的目的,其實是為了讓燕家裡葉辰更近一些。

他並不生氣,反倒很感激葉辰,否則以羅家的底蘊,燕素心這輩子都不可能看上他。

“小事一樁,倒是你拿給我的香薰,估計也不便宜吧?”

葉辰輕笑著問道。

他猜得出來,那香薰應該是送給燕素心的,因為後者經常騎馬,身上難免會沾染一些馬廄的異味,如果有香薰就能掩蓋。

另一邊,葉家人大眼瞪小眼。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大伯葉山麓很是疑惑。

“羅家怎麼會對葉辰這麼客氣,還說羅家是高攀了他?”

“不知道,葉辰這一次回來,他整個人都跟以前不一樣,光氣質都變了很多。”

“難道他那天在飯桌上根本冇吹牛,他真有家集團公司?”

“可這根本不可能,他才工作兩個月,試用期都不一定到期,怎麼可能當上了老闆。”葉良搖了搖頭。

葉遜冷哼道:“他還說他是星辰集團的老闆,彆扯了。”

“等等,星辰集團?”

葉東方突然想起了什麼。

“我聽說星辰集團的老闆就姓葉,而且是從江南發的家。”

“葉辰不就是在江南實習嗎?你們說有冇有可能……”

說到這,葉家人都變了臉色,心中滿是不可思議和質疑。

一個從小被他們瞧不起、連老媽都冇有的傢夥,怎麼會是滅了龍家、身家千億的葉真人?

可就在葉家人都在極力否定的時候,迎賓的聲音再次傳來。

“甌江燕家到!”

“什麼!燕家來了?”

葉東方頓時變了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