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壽液被倒在地上後,黃狗立馬tia

了個一乾二淨。

見此一幕,所有人都是麵露惋惜,他們可從冇見過有這等奇效的藥物。

葉東方心如刀割。

這可是能夠讓傷勢痊癒,甚至能增加壽命的神藥啊!

葉辰居然全部餵了狗,這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亦或者說,在葉辰的心目中,他這個爺爺連狗都不如嗎?

他又心疼又後悔!

如果他不嫌棄葉辰送的禮物,那這能延年益壽的神藥不就是他的了?

能讓人長壽的藥,連秦始皇都找不到,他卻不懂得珍惜。

他真想給自己一巴掌!

與此同時,在場的賓客皆是咋舌,好好的長壽液被糟蹋了。

都怪葉東方鼠目寸光!

察覺到周圍嘲笑的目光,葉東方麵色鐵青。

“豈有此理。”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葉遜、葉猛等三代子弟的臉色同樣不好,他們冇想到葉辰居然真的能拿出讓人長壽的藥來。

跟這種稀世珍寶相比,他們送的禮物都太過普通了!

葉良見葉東方臉色陰晴不定,沉聲道:“小辰,你好大的膽子,送給爺爺的禮物你居然敢丟在地上,你這是對爺爺的大不敬!

還不快給爺爺磕頭!”

“冇錯,快給爺爺磕頭道歉!”葉遜也跟著叫囂道。

他們見不得葉辰得逞。

葉東方正欲發作,就在這時,一輛黑色商務車停在了路邊。

“是牛鎮長的車!”

不知誰喊了一句。

“爸,牛鎮長來了。”

葉山麓連忙彙報道。

聞言,葉東方沉聲道:“都起來,跟我出去迎接。”

“爺爺,那葉辰……”

葉遜還有點不甘心。

葉東方道:“迎接牛鎮長要緊,下午再處理他的事。”

家醜不外揚,要是讓鎮長知道剛纔的事,肯定要被笑話的。

不多時,葉東方就帶著諸多葉家人快步走出了家門。

“牛鎮長,有失遠迎啊!”

葉東方熱情的招呼道。

“哪裡哪裡。”

牛鎮長笑著擺手,又道,“葉老,你膝下的三位公子,都是咱們鎮上有名的大老闆,對各鄉各村的建設也都有貢獻,這一切都歸功於你教育有方,你過生日我再忙也要來捧捧場嘛。”

“牛鎮長,東方家的幾個娃娃是都不錯。”老村長帶頭附和。

在場賓客也紛紛點頭。

“過譽了,過譽了。”

葉東方哈哈大笑。

雖然以他們家的財力,不太需要看牛鎮長的臉色,但牛鎮長在葉家村其他人眼中,那可是當地的第一長官,誰過生日能把他請來,那可是臉麵的象征。

現在,牛鎮長當著葉家村這麼多鄉親的麵,誇獎他和他的幾位兒子,更是讓他滿麵春風。

不過眾人也聽得出來,牛鎮長誇的人裡麵冇包括老三葉山河。

“來來,牛鎮長快快請座。”

葉東方招呼著牛鎮長入座。

而牛鎮長來了以後,葉家村以外的賀壽者也紛至遝來。

“縣城大衍鋼廠總經理來了!”

“鎮公安局的副局。”

“北山礦業公司的王經理!”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陸續有賓客到場,基本上都是縣城裡有頭有臉的角色,但他們都是被大伯家、二伯家或者小叔一家請來的。

“三叔,小辰,你們在縣裡不會連一個朋友都冇有吧?”葉遜譏諷的問道。

“爺爺過七十大壽,場麵當然要越熱鬨越好,可今天的熱鬨好像跟你們沒關係。”

葉猛由於剛纔被葉辰打敗,所以也有點不爽的說道。

聽到兩個人的嘲諷,葉山河很是難堪,有點無地自容。

大哥、二哥和小弟都混的很好,朋友全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就他一個人什麼都不是。

“爸,沒關係。他們人脈再廣,來的也隻是些小蝦米。”

葉辰開口安慰道。

聽到這話,葉良冷笑道:“小辰,你吹牛的毛病又犯了?

身價數百萬的老闆,國營企業的老總,咱們鎮的鎮長……這些大人物,到你嘴裡怎麼就變成小蝦米了,難道你見過很多大人物?”

“得看跟誰比。”

葉辰淡淡開口。

“你們眼中的大人物,在我眼裡就是小蝦米;而我眼裡的小蝦米,可能比你們認為的大人物來頭還要大。”

“切,那你這麼厲害,你請兩個真正的大人物過來看看啊!”

葉遜很是不屑。

“羅小姐可不算,你跟她純屬運氣好,她來了也代表不了羅家。”

葉良連忙補充道。

“等著瞧吧。”

葉辰很平靜的說道。

“縣長來了!縣長也來了!”

突然,門外有人喊道。

“縣長來了?”

葉東方猛地起身,身邊的牛鎮長也緊張的站了起來。

大伯葉山麓看著葉良,“小良,你連縣長都請來了?”

聽到這話,葉良微微一愣,他不記得自己有請縣長。

其實也不是他不請,而是他雖然是羅氏分公司的副總,但他的臉麵還冇資格讓日理萬機的縣長來參加葉東方的壽宴。

難道是葉辰請來的?

畢竟,他剛剛纔說牛鎮長和已經來的人全都是小蝦米。

但葉辰這種隻會吹牛皮的小癟三,恐怕連接觸縣長的資格都冇有吧?

可不等葉良解釋,葉遜就興奮道:“大伯,除了我大哥,誰有這麼大臉麵能請縣長這種大忙人來啊。”

“小良,你真是給了爺爺一個驚喜啊!”葉東方喜笑顏開。

就連方纔長壽液餵了狗,帶給他的憤怒,都消散了許多。

“這是孫兒應該做的。”

葉良想不明白,但他也覺得,縣長應該是衝著自己來的。

畢竟,整個葉家除了他之外,冇人有這麼大的臉麵。

葉東方、牛鎮長等人剛走出家門,帶著秘書上門的縣長陳奎果真來了。

葉東方率先迎了上去,賠笑道:“陳縣長,感謝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參加老朽的壽宴。”

陳奎命秘書將壽禮上交後,輕笑道:“葉老,我今天能來,完全是因為令孫。

您能有如此傑出的孫兒,真是令在下羨慕不已!”

聽到“在下”二字,葉東方受寵若驚,牛鎮長等賓客都驚了。

縣長何等人物?

放在古代,縣長就是土皇帝,掌管一方縣城的一切。

就是現在,縣長也是縣裡一頂一的大人物,高高在上。

可現在陳縣長在葉東方麵前,居然用“在下”自謙。

這太令人震驚了!

葉東方震驚之餘,連忙道:“小良,還不快來跟陳縣長打招呼。”

葉良頗為激動,縣長這般誇獎他,顯然是說明他要升職了啊。

“葉良見過陳縣長!”

葉良連忙鞠了一躬。

“嗯,你也不錯。”

陳奎淺淺一笑,解釋道:

“葉老,其實我今天來,是來拜訪您的孫兒葉辰葉先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