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你要騎伯納爾德?”

豪斯很意外的問道。

“葉辰先生,你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伯納爾德是夏爾馬,不折不扣的挽用馬和冷血馬,你真的要騎它來參加賽馬比賽?”

豪斯的聲音不小,在場的會員聽了,全都笑了起來。

“這小子還真是個裝逼犯呐,居然想騎夏爾馬賽馬。”

“你們說,他會不會連冷血馬和熱血馬都分不出來?”

“我覺得是,但凡懂點馬種,都不會選夏爾馬的。”

“哈哈哈哈哈哈!葉辰啊葉辰,你想笑死你二哥嗎?”

葉遜笑的肚皮朝天。

“莫裡森要是聽得懂人話,我估計它都要被你笑翻了。”

豪斯說的挽用馬和冷血馬,就是用來拉車的工作馬,在這類的馬種裡,夏爾馬確實是出類拔萃,但論奔跑速度,它絕對不會是熱血馬種的純血馬莫裡森的對手。

甚至連更快一點的溫血馬都比不上,拿什麼和熱血馬比?

葉辰冇理會葉遜,看著豪斯肯定道:“沒關係,我就騎它。”

“好吧。”

豪斯很無奈,他感覺自己的馬術職業,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不等豪斯反駁,葉辰就直接騎上了博納爾德,準備開賽。

豪斯實在忍不住了,問道:“葉辰先生,你忘記穿馬術裝了。”

“不需要。”

葉辰平靜的回道。

“好吧,我已經提醒你了,如果你比賽途中受了傷,本俱樂部概不負責。”豪斯無奈道。

他感覺自己就像一個大學老師,正在教嬰幼兒高等數學。

葉辰太讓人無語了。

在場會員,皆是搖頭。

這傢夥真是來比賽,而不是來搞笑的?

至於葉良、葉芳等葉家人,全都咬著牙,這感覺太丟臉了。

“真是龍生龍、鳳生鳳,老虎兒子會打洞啊,在讓家族丟臉這門技術上,葉辰也算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了!”葉芳忍不住吐槽。

“等明天回家,一定讓爺爺好好說教說教他。”

葉良臉色更是不好,要知道葉辰這種所有人眼中的奇葩,可是他帶進來的。

“葉辰,今天你算是自己往火坑裡跳了。”

葉遜騎著英俊瀟灑的莫裡森,來到起跑線前,語氣戲謔。

葉辰平靜的回道:“你纔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哼,滿嘴順口溜,你怎麼不繼續考研呢?”

葉遜很是不屑。

“各就位!”

很快,在豪斯的倒計時下,賽馬比賽正式開始!

嗖!

刹那間,葉遜已經指揮莫裡森衝了出去,眨眼的功夫就衝到了百米開外。

與此同時,伯納爾德依舊靜止在原地,無動於衷。

“辰哥,出什麼問題了?”葉小果著急的問道。

葉良臉色愈發陰沉,“葉辰,你不是說了好幾次會騎馬嗎?

為什麼原地不動?”

葉辰丟的,不僅僅是他自己的臉,還有葉家的臉呐。

這麼多會員看著呢!

“彆急,先讓他500米。”葉辰輕飄飄的說道。

“讓500米?你直接棄賽算了!”葉芳氣不打一處來。

所有圍觀會員都笑了,笑葉辰是個愣頭青。

這場馬賽的賽程是規定裡最短的1000米,彆說葉辰讓葉遜500米了,就是反過來葉遜讓葉辰500米,以夏爾馬的速度也絕對要被純血馬反超。

葉辰不純屬找虐嗎?

很快,葉遜的莫裡森已經跑完了一圈,回到了起點位置。

見葉辰還在原地杵著,他放肆大笑,葉辰果真不會騎馬。

這贏得太輕鬆了!

“葉辰,你就算不會騎馬,也好歹蹬兩腳吧!”

葉遜的譏諷,伴隨著莫裡森的擦肩而過,傳入所有人耳中。

現場頓時哈哈大笑。

眼看莫裡森又跑了一百米,葉辰嘴中嘟囔著差不多了。

“小朵,看我反超他。”

給葉小朵留了一個自信的笑容,葉辰雙腿一踏,伯納爾德便如離弦之箭,嗖的一下奔了出去。

“臥槽,好快的速度!”

頓時,所有會員大驚。

隻見葉辰胯下的伯納爾德,化身白色閃光,瞬息追上了前麵的莫裡森。

“什麼!”

葉遜感覺身邊有一股狂風吹過,看著瞬間就領先自己100米的葉辰,笑容凝固。

可他還冇來得及多想,葉辰和伯納爾德已經快抵達第一圈的終點。

又一個晃神的功夫,伯納爾德再次超越莫裡森,真正的反超了!

也就在莫裡森距離1000米終點,還剩下100米的時候,伯納爾德衝過了終點。

“真的假的?!”

葉遜目瞪口呆。

葉家人瞠目結舌。

圍觀會員表情凝固。

豪斯更是感覺認知受到顛覆,職教生涯遭到毀滅!

所有人都震驚了!

伯納爾德,一隻冷血夏爾馬,居然在落後五百米的情況下,反超了熱血馬莫裡森,率先突破了1000米的終點!

這是不是意味著,它能在莫裡森跑400米的時間裡跑完1000米!

彆說整個甌江找不到第二匹這樣的馬,全世界都找不到好嘛!

葉遜到終點的時候,整個人都是麻木的,傻眼了。

他剛學騎馬的時候,就是騎的伯納爾德,對它的實力心知肚明,怎麼可能這麼快?

那隻有一個可能,葉辰真的會騎馬,而且還是頂級的練馬師,否則怎麼有能力將伯納爾德的潛力激發到這種程度?

毫不誇張的說,葉辰騎著伯納爾德,可以在任何國際馬術大賽上,不費吹灰之力拿到冠軍!

葉遜一個初級會員都能想到,那俱樂部裡的資深會員,又怎麼想不到。

頓時,他們看葉辰的眼神變了,徹徹底底的變了!

他不是傻逼,他也不是愣頭青,他是頂級的練馬師!

伯納爾德在他的駕馭下,都能夠戰勝莫裡森,那如果他騎的是同樣頂級的賽馬,那該有多塊?

“高手!這纔是高手啊,還是深藏不漏的高手!”

所有會員皆是讚歎。

“小辰他……”

葉芳不知該說什麼。

葉良搖頭道:“或許隻是運氣好,選了匹狀態絕佳的馬。”

他話是這麼說,但他心裡明白,狀態再好的夏爾馬都贏不了純血馬的。

“辰哥,原來你真的會騎馬啊,而且還這麼厲害!”

葉小朵甚至才反應過來,在剛下馬的葉辰麵前歡呼雀躍。

“那是,辰哥早就說過,從不做冇把握的事。”

葉辰會心一笑。

他看向表情呆滯的葉遜,提醒道:“葉遜,你該兌現賭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