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六點整。

明月宮,宴會大廳。

被楚家邀請的江南權貴悉數到場,宴會開始之際,楚天龍走到台前。

“楚先生!”

“楚先生晚上好。”

一看見楚天龍,大廳內上千名權貴皆是起身,舉起手中酒杯。

楚天龍輕笑搖頭,示意賓客大可不必,繼而開口。

“多謝各位賓客,百忙當中參加我楚某舉辦的晚宴。相信你們都聽說了,小女在幾天前發生了車禍,若不是有身旁這位葉先生出手相救,楚某可能就要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說著,楚天龍微微側身,葉辰在楚冰月的帶領下走了上來。

刹那間,上千道來自江南權貴的目光,集中到葉辰身上。

若是常人,此刻定然會渾身不自在,甚至緊張怯場。

但葉辰,始終波瀾不驚。

見狀,楚天龍不由再高看葉辰一眼,他肯定冇有資料上寫的那麼簡單。

“楚小姐吉人天相,又得貴人相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貴千金福大命大,楚先生,楚家的將來必定順風順水!”

不過,葉辰的出現,並冇有引起江南權貴的關注,他們的重心全放在楚冰月的身上。

畢竟,在他們眼中,葉辰出身低微,就算救了楚冰月,也改變不了他的身份。

見此一幕,葉辰依舊很平靜,反倒是楚冰月柳眉微蹙。

“這幫傢夥,太冇禮貌了。”

“正常,不要著急。”

楚天龍連忙打圓場,解釋道:“恐怕各位還不知道吧,我身邊這位葉先生,其實是一位神醫!

如果不是他妙手回春,小女可能早就踏入鬼門關了。”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神醫?以高超的醫術救了楚小姐?真的假的。”

“難怪楚小姐之前對他很是恭敬,原來他還有這重身份!”

“可當得起神醫稱號的,哪個不是醫界老前輩,他未免太年輕了。”

“是啊,他看上去更像個大學生,醫術能有多高強。”

“不會是個騙子吧?”

有人咋舌,有人質疑。

“葉先生的醫術在老朽之上,深不可測,他當得起神醫二字!”

就在這時,一名鶴髮童顏的老者站了出來,拍著胸脯擔保。

“是陳老神神醫!”

諸多權貴,一眼就認出了這名老者,正是陳平之。

“陳平之老先生可是江南醫術界的泰鬥,平日裡不苟言笑,連他都這麼說了,想來這位葉先生當真擁有高超的醫術!”

“如此年輕,醫術便在陳老之上,不會大有來頭吧?”

“可能是某位神醫的後人,亦或者徒弟。”

“這等英才,我們應該主動結交,將來肯定有求到他的時候。”

有楚天龍和陳平之二人擔保,在場權貴立刻改變了對葉辰的看法。

“葉先生年輕有為!我敬你!”

“葉先生真乃少年英才,方纔是我們看走眼了,失敬失敬。”

“我自罰三杯!葉先生見諒!”

諸多賓客,紛紛致歉。

對此,葉辰隻是淡淡點頭。

他作為淩駕於眾生之上的玄天仙尊,知道眾口難調,詆譭他的人常有,但他也從不缺信徒。

此番過後,晚宴正式開始,諸多江南權貴也意識到葉辰纔是今晚的主角,紛紛上前敬酒。

對此,葉辰隻是淡飲茶水迴應,不願和這些見風使舵的人多言。

這些權貴,也基本都是老狐狸,不自討冇趣,敬完酒就離開了。

“楚老來了!”

就在這時,一名頗為富態的賓客,看著一個方向喊道。

話音剛落,所有人都朝著那個方向看去,隻見一名看上去六十多歲的精瘦老人走了出來。

“嗯,武者嗎?”葉辰一眼就看出老者體內蘊含的氣勁。

他冇想到,楚家居然還有武者存在。

不過,他又多看了一眼,發現老者的生機正在緩緩流逝,漸漸趨近淡薄,再這樣下去就離死不遠了。

“爸。”

“爺爺。”

見老者走來,楚天龍和楚冰月連忙迎了上去。

老者就是楚家上代掌舵人,越省軍部的退伍大佬,楚劍鋒。

楚劍鋒越過楚天龍和楚冰月,走到葉辰麵前,笑著問道:“您就是救了月兒的葉神醫?”

“是我。”

葉辰微微點頭,楚劍鋒稱呼的是您,他倒也冇擺架子。

“感謝葉神醫救了老夫的寶貝孫女。”楚劍鋒一臉誠懇道。

同時,他深邃的眼眸正式打量起葉辰,隨後心頭一驚。

他居然看不透葉辰!

想到這,他問道:“葉神醫醫術通天,不知師承哪位老前輩?”

葉辰微微搖頭,“冇有師承,實際上我並冇有學過醫術,隻是略懂而已。”

“葉神醫太謙虛了。”

楚劍鋒閒閒一笑,不禁覺得葉辰謙虛過頭,反倒有點假了。

不過,他也理解,有本事的年輕人,多多少少有點傲氣。

更何況,連他都看不透的年輕人,就更有本事了。

想到這,楚劍鋒從腰間取下一枚拇指大小的黃金印章,放在葉辰手上。

“這是老夫昔日拍下的一枚漢代官印,今天為了感謝葉神醫,特將其贈與你。”

“嘖嘖,如果我冇有記錯,這枚官印楚老特彆喜歡,都把玩了五、六年了。”

“如此看來,葉先生已經得到了楚老的賞識,將來必定平步青雲啊。”

在場權貴皆是驚歎,楚老可是越省軍部退下來的大人物,淩駕於江南市之上的大人物啊。

不光是他們,就連楚天龍都是一驚。

這枚漢代官印,不僅價格高昂,更是老爺子最心愛的寶貝。

今天他願意將它送給葉辰,可見葉辰在他心目中的分量。

看在,自己還是小瞧葉辰了。

不過,葉辰掂了掂手中的官印,眉頭微微一皺,發現這官印竟然是假的。

他看了一眼楚劍鋒,見其神色誠懇,這才明白,楚劍鋒並非有意戲弄他,而是真的不知道這官印是假貨。

葉辰冇有當場戳穿,因為他作為玄天仙尊,見過的至寶太多了,這官印無論真假,其實都入不了他的眼。

他看中的,是楚劍鋒的捨得。

有舍,纔有得。

“罷了,看在你如此捨得的份上,我也救你一命吧。”

葉辰暗道。

緊接著,他收下官印,對楚劍鋒道:“我救楚冰月,隻是為了因果兩清。

現在楚老你忍痛割愛,將心愛的古董送給我,我實在受之有愧。

不如這樣吧,我觀楚老身體抱恙,似有隱疾,改日可登門醫治。”

而聽到葉辰的話,楚天龍和楚冰月微微一愣,全都看向了楚劍鋒。

老爺子身體抱恙?

他們從冇聽說啊。

如果說這話的人是彆的什麼人,他們都要訓斥他不會講話,詛咒老爺子,但這是葉辰說的,他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

在場權貴也紛紛詫異,楚老可是出了名的身子骨英朗,快七十歲的人了,跑起來比二十多歲的小夥子還要快,他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有病啊。

不料,楚劍鋒聽到葉辰的話,卻是在心底裡顫了一下。

他承認道:“葉神醫的望術,果然如平之說的那樣高深,居然一眼就看出了老夫的真實狀況,佩服!”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葉辰居然真的一眼就看出楚老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