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樂山西郊,落月跑馬場。

葉辰還是頭回知道,樂山縣居然擁有一座綜合型的跑馬場。

除了提供給散客騎馬的跑馬圈以外,還有針對會員的馬術俱樂部。

在馬術俱樂部中,有專門的馬術教練進行係統性的馬術教學。

“這家落月跑馬場,是甌江第一世家燕家創建的,據說老闆是燕家千金,曾入圍過法蘭西凱旋門杯和駱駝國的鑽石係列。”

一走進跑馬場的大門,葉良就站在人群的最前麵侃侃而談。

葉遜顯擺道:“你們可能對大哥說的兩門賽事不太瞭解,就這麼跟你們說吧,凱旋門杯和鑽石係列就相當於馬術界的奧運會,是馬術項目中的金字塔!”

“原來如此,那燕小姐還真是個馬術天才啊。”

許多冇來過跑馬場,或者冇瞭解過馬術的人,紛紛點頭。

“小遜說的不錯,所以這家跑馬場的各項設施在整個龍東都是比較專業的,就連負責教導馬術的馬術教練,都至少是在g2級彆的馬術賽事中得過獎牌的存在。”

葉良又開口道。

“對了,我們如果要去馬術俱樂部的話,是不是得要會員?”

王風這時候問道。

葉芳笑道:“沒關係,大哥是馬術俱樂部的資深會員,可以帶你們進去體驗。”

“真的嗎?”

“當然。”

葉良點頭道。

“太好了!”

“跟著大哥就是好,不用在和散客擠在小場子裡玩了!”

見狀,其他人歡呼雀躍。

他們都很清楚,這家跑馬場的馬術俱樂部,可不是誰都能就加入的。

就連年均在此消費二十萬的葉遜,都隻能在散客跑馬場玩玩而已。

很快,眾人來到會員區,在葉良的帶領下走進一個十分空曠的馬場。

“葉先生,我們俱樂部的收費標準漲了,一套馬術裝備是兩萬塊,1鞍時2000塊,另外教練費是1鞍時10000塊,您確定一下,是每個人都要騎嗎?”

俱樂部的經理看著葉家一群人,和聲和氣的問葉良。

在樂山縣的地頭,葉良身為羅氏分公司副總的身份,麵子還是很大的。

葉良很是大氣的說道:“今天我們家族小輩聚會,錢不是問題,開心就好。每人先定兩個鞍時,除了我和葉芳都要配馬術教練。”

“大哥,小朵那邊我可以教,不用給我倆請教練了。”

葉遜連忙道。

“會騎馬和會教是兩回事,小朵是我們小妹,我們得對她的安全負責。”葉良搖頭。

“這……好吧。”

葉良都說到這份上了,葉遜也不好反駁什麼,隻能再找機會。

起碼這樣一來,葉辰也就冇機會教葉小朵了。

不過另一邊,葉小朵卻推辭道:“大哥,辰哥說他會教我,你不用給我配教練的。”

葉遜頓時責備道:“小朵,葉辰這種半吊子自己會不會騎馬都不一定,你讓他教還不如讓我教呢!”

“不要,我就要辰哥教!”葉小朵看葉遜的目光有些躲閃。

葉遜心裡憋火,冇發作。

葉良很寵自己的小妹,知道她脾氣比較倔,所以確定道:“小辰,你自己說,你能不能教小朵騎馬?”

他是希望葉辰拒絕,甚至坦白自己根本不會騎馬。

怎料葉辰很自信的開口:“當然,我幾分鐘就能教會他。”

“靠,真是吹牛不打草稿!”葉遜把頭彆過去念道。

葉良臉色微沉,無奈道:“看在小朵的份上,我讓你教她,但我會讓專業的教練在旁邊監督,你要是讓小朵出了什麼岔子,彆怪我這個大哥不留情麵。”

“放心,安全的很。”

葉辰淡然開口。

很快,所有人員都配上了騎馬裝,被教練帶去挑選馬匹。

而葉辰和葉小朵,也被一名藍眼睛的西方人帶到了馬廄。

“辰哥,你說我挑哪匹馬比較好?”葉小朵問葉辰道。

葉辰目光掃視,正準備開口,卻被旁邊的馬術教練打斷。

“尊敬的小姐,我叫豪斯,如果您是第一次騎馬的話,我強烈推薦你選這匹‘伯納爾德’,它是一匹夏爾馬,雖然有著高大健壯的外形,但是其性格卻如同羔羊一般溫馴。”

作為一名西方人,他身受當地女士愛慕,在樂山生活的三年,交往過幾十位性格各異的女生,但像葉小朵這般可愛的女孩,他還是第一次接觸,所以非常感興趣。

“辰哥,你怎麼看?”

葉小朵問葉辰的意見。

葉辰輕笑道:“他說的有道理,你第一次騎馬,是得優先選比較溫順的馬種。”

“好,那就這一匹吧。”

葉小朵對豪斯點頭。

言罷,豪斯又看向葉辰,道:“先生,那匹名叫‘愛潑斯坦’的卡巴爾德馬,同樣性情溫順,步履穩健,或許您可以選擇它。”

“不了,我今天不騎。”

葉辰搖頭拒絕。

在修真界的時候,葉辰的坐騎皆是上古仙寵和星空巨獸,幾匹地球上的凡馬,他纔沒興趣騎呢。

他隻負責教葉小朵騎馬,保證她的人身安全就行了。

“先生,您不用害怕,愛潑斯坦性格相當溫順,不會弄傷你的。”

豪斯又開口道。

“我說過不騎了。”

葉辰語氣冷了一分。

他向來不喜歡重複。

見葉辰再次拒絕,豪斯也不再多說,眼神中多了一絲不屑。

在西方,騎士是榮譽的象征,人們蔑視連馬匹都冇有勇氣征服的男人。

在他看來,葉辰一定是怯於騎馬,纔會拒絕他的推薦的。

“葉辰,你不敢騎馬,是怕不會騎馬的事情露餡吧?”

就在這時,牽著一頭高大棕色馬匹的葉遜,冷笑著走了過來。

“是‘莫裡森’!”

豪斯看著葉遜牽著的馬,發出一聲驚歎,眼中儘是羨慕。

見葉遜冇有配備教練,豪斯又問:“先生,莫裡森是你自己挑選的嗎?”

“當然,很不錯對吧?”

葉遜得意的問道。

“那是當然。”

豪斯連連點頭。

“莫裡森是這家馬術俱樂部血統最優秀的純血馬,它的父母都是贏過g2級彆係列賽的重賞馬,而莫裡森的馬主,就是落月跑馬場的老闆,尊貴的燕素心小姐。”

聽到這話,葉遜心中更加得意,看著葉小朵得意道:“小朵,瞧見二哥的眼光冇有?不要相信葉辰這個連騎馬都不會的裝逼犯了,讓我來教你騎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