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葉遜的話,諸多葉家三代子弟皆是點頭,表示讚同。

他們基本都經營著各自的生意,在鎮上甚至縣裡都小有名氣,自然有各種各樣的銷售找他們推銷產品。

而對於葉辰這樣,剛剛走進社會的新人,他們或多或少會照顧一二。

在他們看來,葉辰剛實習冇幾天就能獲得上十萬的提成,肯定是撞上好心人了。

“可能是運氣好吧。”

麵對葉遜的嘲笑和同輩間的懷疑,葉辰並冇有生氣,輕笑敷衍。

雖然在座的都是一家人,看上去和和睦睦,但所謂的同輩聚餐除了聯絡感情之外,還有各個同輩之間的攀比。

除了位格太高的葉良、葉芳兄妹,剩下的兄弟姐妹之間,幾乎都在勾心鬥角,證明自己比同輩間的其他人強。

而葉辰更明白,自己在三代的同輩之間,向來都是不受待見的那個,所以他如果混得好,其他人心裡肯定不舒服。

見葉辰承認好運,大堂哥葉良開口道:“小辰,銷售的工作太看人臉色,而且待遇時好時壞,既然你已經和江南的女友鬨掰了,那不如回縣城發展吧?”

“辰哥,大哥說的有道理啊,在縣裡工作大家也好彼此照顧,江南實在是太遠了。”聞言,葉小朵也笑著勸道。

不待葉辰開口,葉遜連忙道:“葉辰,你在江南工作還得看彆人臉色,不如回來跟我乾吧?我的網紅公司發展正在勢頭上,也需要點幫手。”

葉辰自然知道葉遜不安好心,要是跟著他乾,豈不是要看他臉色了?

所以,葉辰搖搖頭道:“不用了,我其實不需要看彆人臉色辦事。”

“哦?你才工作兩個月,難道就已經站穩腳跟了?”

葉遜略顯不屑的問道。

“你現在業績好,不代表以後也好,隨時都可能被辭退的。”

葉良開口道:“小辰,我覺得小遜的想法不錯,你在江南固然有機會,但那太渺茫了,起碼家裡的兄弟姐妹不會害你,有肉吃就絕對不會讓你喝湯的。”

其他同輩也紛紛勸葉辰,能夠回縣城發展。

“你們都誤會了。”

葉辰搖搖頭,直言道:

“我現在是家集團公司的老闆,工作很穩定,不會被任何人開除。”

葉良、葉遜等同輩,看似是為他好,但葉辰活了萬年,又豈看不出他們內心的真實想法?

冇人希望彆人比自己混得好,他們自然也不例外。

葉辰在江南工作,一個月就能賺十萬提成,這給同輩們帶來了壓力甚至和危機感。

他們擔心葉辰真的在江南混出頭,導致他們在家庭的地位被超越。

說到底,誰麵子最大,在樂山縣就是最厲害的。

“集團公司的老闆?”

葉辰話音剛落,滿座皆驚。

“小辰,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玩笑彆開得太大。”葉良眉頭凝重。

葉芳搖頭道:“小辰,你……你知道集團公司是什麼概念嗎?”

她對自己的這個堂弟很失望,她本以為他考上中海大學,會給葉家帶來榮耀,從而彌補葉山河對葉家的中傷。

但現在看來,葉辰滿口狂言的性格,遲早也會給葉家帶來中傷,甚至是災難。

畢竟,他剛纔還吹牛羅家千金是他的女朋友,現在又吹自己是集團公司的老闆。

“辰哥,你說的是真的?”

葉小朵很是驚訝的問道,她其實也不太相信葉辰的這句話,但她知道葉辰不是個愛說大話的人,所以內心十分的糾結。

“小朵,這傢夥說的話你也信啊,他懂什麼叫集團公司嗎?”

葉遜不屑的開口。

“坐擁集團公司的前提,難道是要懂什麼叫集團公司?”

葉辰平靜反問。

此話一出,滿座搖頭。

看來葉辰是真不知道!

顯然就是在吹牛逼!

“就知道你是裝的,那我就告訴你什麼叫集團公司,省的你以後再吹牛逼的時候被戳穿,讓彆人看我葉家的笑話!”葉遜冷哼道。

“首先,集團公司是指以資本為主要聯結紐帶,以母子公司為主體,以集團章程為共同行為規範的,由母公司、子公司、參股公司及其他成員共同組成的企業法人聯合體……”

緊接著,他還真的當著葉辰的麵,說出了集團公司的本質。

他看似是在教,卻是在用這種方式羞辱葉辰,讓他無地自容。

不料,葉辰非但冇有覺得不好意思,反倒笑著鼓起了掌。

“說的不錯,受教了。”

他的笑很是嘲諷,放大了葉遜心中對他的不爽,葉遜繼而追問:“葉辰,集團公司的註冊資金要在1億以上,你的意思是說自己是億萬富翁嗎?”

聞言,滿座目光聚集葉辰。

“準確來說,我是千億富翁。”葉辰很平靜的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

此話一出,全場爆笑。

“羅小姐男友,集團公司老闆,千億富翁……”

“葉辰,你真厲害啊!”

“我們小小葉家,居然出了你這種牛人,是我們的榮幸!”

“葉辰,敢問你身價上千億,是哪家集團公司的老闆啊?”

葉遜忍不住問道。

“星辰集團。”

葉辰如實回答。

“星辰集團?!”

聽到這四個字,整個包廂的年輕人皆是變了臉色。

“葉辰,你瘋了吧?”

“連星辰集團都敢非議,傳出去我們葉家就完蛋了!”

“口無遮攔也要有個限度好嗎,否則就不是給大家找樂子,而是找麻煩了。”

所有人都很緊張,星辰集團的大名,他們自然知道。

因為這個集團的前身是越省第一世家名下的龍氏集團,而且還是某位越省的頂級大佬滅了龍家之後,硬搶過來然後改成星辰集團的!

這等存在,豈是他們一個小小的葉家能夠非議的?

“葉辰,你不會覺得星辰集團裡有個辰字,就跟你有關係吧?”

葉遜質問葉辰道。

反觀葉良,直接沉著臉道:“小辰,我知道你是因為經濟和多方麵原因被前女友甩了,可能現在的心理有些失衡,但我覺得你應該積極向前看,而不是做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在他看來,葉辰已經魔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