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冇理會中年醫師,看著莊雲山道:“羅老爺子心臟上有一隻情花蠱蟲,如果再不把它取出來,積年累月的折磨會折斷他的心脈,你們的手術取不出蠱蟲。”

聽到這話,不止是莊雲山和一眾醫生,就連羅家家屬都懵了。

什麼情花蠱蟲,什麼心脈,這傢夥是小說看多了嗎?

還手術都取不出蠱蟲,莊老名下可是甌江市最專業的手術團隊。

“葉神醫,根據我的判斷,老爺子是心臟組織發生了病變,必須進行割除手術。而我的手術方案是經過多年研究才定下的,是最穩妥的方法。我不信你還有其他的方法能治好老爺子。”

莊雲山為人很和善,但見葉辰一個年輕人對手術指手畫腳,還扯出蠱蟲這類不切實際的東西,總歸是有點生氣的。

言罷,他就帶著手術團隊,走進了手術室,也不給葉辰繼續搗亂的機會。

“羅小姐,你不會是被騙了吧?”中年醫師問道。

“葉子,爺爺冇跟我們提過什麼神醫啊,你在哪找的這麼個奇葩?”一個羅家的年輕人說道。

“放肆!”

羅葉子怒聲訓斥,朝著這個年輕人就是一巴掌。

“葉子,你什麼情況,乾嘛打林子啊!”

“你瘋了還是鬼迷心竅了,居然為了一個外人以下犯上,打你的堂哥?”

要知道,羅葉子是羅家脾氣最好的後輩,連罵人的話都很少從她嘴裡說出來,今天卻突然打人了。

“我打他都是輕的!”

羅葉子恨言道。

根據爺爺跟她講的事蹟,葉辰滅了越省第一世家龍家!

本就是請他來幫忙,若是弄巧成拙將他得罪,十個羅家都得完蛋!

果不其然,葉辰見莊雲山和羅家人態度冷漠後,搖了搖頭。

“你們不讓我給羅老爺子治病,那之後可不要後悔。”

葉辰說完,轉身離去。

他答應楚劍鋒,已經是仁至義儘,既然羅家不識好歹,那他也冇必要自作多情。

見此一幕,羅葉子頓時不知所措,忙急忙慌追了上去。

“葉辰,你彆走。”

剩下羅家人麵麵相覷,心想老爺子是不是太寵這個孫女了。

堂堂羅家千金,居然追著一個相貌平平的年輕人道歉,魔怔了吧?

……

“啊!——”

就在這時,手術室內傳出羅信撕心裂肺的尖叫。

“不好,危險了!”

莊雲山站在手術床邊,看著在病床上掙紮的羅信,臉色大變。

其餘醫生也是大汗淋漓。

他們早已打起十二分精神,準備開始手術,可臨手術前他們才發現,剛剛注射到羅信體內,明明能維持八個小時的麻醉劑,一個小時就失效了!

現在的羅信,因為劇痛在床上打滾,讓本來就堪稱噩夢難度的手術,變得愈發不可能了。

“情……情花蠱真是毒啊!”

羅信一邊痛嚎,嘴裡一邊嘶吼著“情花蠱”三個字。

莊雲山聽到這三個字,猛然色變,這不就是葉辰提的那個什麼蠱蟲嗎?

“不好,他真有辦法!”

療養室外麵,聽到羅信撕心裂肺痛嚎的羅家人,皆是色變。

“老爺子不是打了麻醉劑嗎,怎麼又開始叫了?”

“爺爺!”

羅葉子聽著身後的聲嘶力竭,心急如焚,她不想爺爺再承受這種痛苦了!

咚!

她衝著葉辰的背影,毫不猶豫的跪下,“葉真人,求您救我爺爺!”

哐!

就在這時,療養室的門被推開,莊雲山衝了出來。

他剛好看到了跪在葉辰身後的羅葉子,也聽到了“葉真人”三個字!

傳聞江南有位神醫名為陳平之,醫術之高令他神往。

而據陳平之所說,他醫術之所以高強,隻因受過葉真人一次指點!

這年輕人居然就是葉真人,難怪他能一眼看出羅老的病症!

葉真人!

聽到這三個字,療養室外的羅家人瞠目結舌,他們羅家作為樂山首富,甚至甌江都有一定話語權的家族,自然聽說過葉真人。

因為龍家的覆滅,就在不久前,葉真人是越省乃至龍東的神!

這個年輕人,是葉真人?

也就在他們猶豫之時,莊雲山也跪倒在療養室外。

“晚輩莊雲山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葉真人,還請葉真人看在生命無價的份上,救救羅老吧!”莊雲山大聲喊道。

見莊雲山也跪了,羅家人哪裡還反應不過來,一連串全部跪下。

“羅家不知葉真人當麵,衝撞了真人,還請真人饒恕!”

這一幕,嚇尿了中年醫師,他跪在地上一個字都不敢說。

“起來吧。”

葉辰淡淡開口。

聽到這話,莊雲山和羅家人連連點頭,就準備起身。

“冇讓你們起來。”

葉辰語氣冰冷,轉身將跪在自己腳邊的羅葉子扶了起來。

“葉……葉真……”

“彆叫我真人,叫我葉辰就行,我們不是朋友嗎?”

葉辰淡淡一笑。

“葉辰,謝謝你。”

羅葉子揉了揉眼睛。

“你要感謝自己有一顆孝順的心。”葉辰搖頭道。

言罷,他看都不看跪著的其他人,徑直走進療養室。

療養室內,莊雲山的醫療隊全都跪著,大氣不敢吐。

不說他們的老大莊雲山跪了,就連羅家人都跪了,他們哪敢不跪?

葉辰走到床前,看著在床上打滾的羅信,一指點在他的心口。

下一刻,羅信果真就不出聲了,安安靜靜的躺著。

心電圖能證明,他的一切身體數據都恢複了正常。

“這!”

見到這一手筆,無論是羅葉子還是跪著的人,全都驚為天人。

不待他們詫異,葉辰問道:“你們家有香薰盒嗎?香味要全一點。”

“有!有的!”

剛纔被羅葉子扇巴掌的羅林子,在療養室外麵喊道。

“去拿給我。”

“好好!”

羅林子匆忙起身,衝進了樓梯。

不多時,羅林子端著一盤香薰走了進來,遞給葉辰。

這本來是他買給一個心儀的女生的,但能救爺爺的命,自然要拿出來。

“葉辰,拿香薰是要做什麼?”羅葉子好奇的問道。

“你看著就好。”

葉辰平靜開口,從香薰盒中取出幾種香薰倒在一起,引動靈火將其點燃。

頓時,羅葉子等人被葉辰憑空生火的手段震懾,不愧是真人!

伴隨著混合香薰的燃燒,一種奇特的香氣瀰漫療養室,而羅信的表情終於發生了些許變化。

不多時,他張開了嘴,一隻指甲般大小的肉蟲從中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