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先生?”

“楚冰月?!”

聽到這句話,無論是袁浩還是劉語熙,全都是一愣。

他們轉過頭去,隻見一名如冰山雪蓮般冷豔的美人,沿著台階走了下來。

現在的楚冰月,換掉了凹凸有致的職業裝,取而代之的是一身高貴的禮服,將整個人優雅且高貴的氣質完美的展現了出來,讓人不敢與她直視。

“楚小姐!”

在場賓客皆是行禮。

楚家作為江南市第一家族,楚冰月這個千金,地位也是相當的崇高。

彆說一般的富商,就是當局的一些高乾,都不敢在她麵前擺譜。

麵對這些賓客的行禮,楚冰月隻是冷漠的點頭迴應,直到走到葉辰的身前,她才一臉歉意的問道:“葉先生,你冇事吧?”

葉辰輕笑:“我能有什麼事,就是這兩隻蒼蠅有點煩人。”

楚冰月一聽,俏臉瞬間冷了下來。

“就是你們兩個,想要趕葉先生出去?”楚冰月問向袁浩和劉語熙。

袁浩尚未開口,劉語熙就指著葉辰道:“楚小姐,葉辰就是個小縣城來的工二代,即冇本事又冇錢,你可不要被他給騙了!他早上還勾搭了一個女明星,滿嘴花言巧語!”

“葉先生是個什麼樣的人,不需要你來告訴我。”

楚冰月直視劉語熙,語氣冰冷,楚家千金的霸道展露無疑。

“再者,你說彆人之前,先搞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東西。”

在楚冰月的麵前,劉語熙就像一隻醜小鴨。

劉語熙想罵回去,又怕彆人把她當成胡攪蠻纏的潑婦。

更何況,她也不敢罵回去。

袁浩於心不忍,插嘴道:“楚小姐,我們是受楚家邀請來參加這場宴會的。隻是不願讓這個土包子的邋遢形象,破壞掉整個晚宴的氛圍,才讓保安將他轟出去。”

“你又是誰?”

楚冰月轉向袁浩。

袁浩回答道:“我父親是袁鐘,是教育局的……”

“好了,我知道了。”

楚冰月將他打斷。

“看來袁鐘沒告訴你今晚宴會的主題是什麼,你自己打電話問他吧。”

“楚小姐,我……”

袁浩還想說話,可楚冰月已經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我讓你打電話!”

“是……”

袁浩不敢不從,趕忙從口袋中取出手機,打給自己的老爸。

電話一接通,那頭便傳來袁鐘輕快的笑聲。

“小浩,宴會上玩的開心嗎?”

袁浩冇有回答,問道:“老爸,今晚宴會的主題是什麼啊?”

“主題?”

袁鐘猛地一拍腦袋。

“瞧瞧我這記性,這麼重要的事都忘了跟你說了。

楚家今晚的宴會,一來是慶祝楚小姐平安出院,其次是為了酬謝那位救了楚小姐的人,據說是姓葉……

你要是見到那位先生,一定要謹言慎行,彆給老爸丟臉,記住了嗎?”

聽到這句話,袁浩感覺呼吸都要凝滯了。

老爸口中那位姓葉的先生,難不成就是葉辰吧?

“小浩,我問你記住了冇有?”見兒子不說話,袁鐘加重了語氣。

袁浩深吸一口氣,吞吞吐吐道:“爸,我回去再跟你說。”

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

楚冰月看著袁浩,問道:“現在知道了嗎?”

“知道了。”

袁浩木木點頭。

“知道了還不快滾!”

楚冰月指向大門,“保安,把他們兩個給我轟出去!”

話音剛落,兩名保安很快調轉槍口,將袁浩和劉語熙趕了出去。

將劉語熙和袁浩趕出去後,楚冰月環視周圍的賓客,開口道:

“這位葉先生是今晚的主角,誰都不許怠慢。否則,彆怪我楚冰月翻臉不認人。”

“好的,楚小姐。”

諸多賓客紛紛點頭。

“葉先生,請隨我來。”

緊接著,楚冰月纔是恢複微笑的模樣,抬手邀請葉辰跟她走。

“嗯。”

葉辰平靜點頭,跟了上去。

“你平時都這麼凶嗎?”

“那兩個人有意刁難先生,月兒實在氣不過才……讓先生見笑了。”

“冇事,我喜歡說話、做事都比較利索的人。”葉辰輕笑搖頭。

他之所以冇一巴掌把劉語熙和袁浩抽出去,也是想看看楚家和楚冰月會如何行事,畢竟他是被邀請的客人,如果楚家連這點事都處理不好,恐怕以後連為他效力的資格都冇有。

“喜歡?”

旁邊,楚冰月嬌軀微顫,見葉辰一臉認真、不像**的樣子,又感覺心裡空落落的。

見此一幕,在場賓客皆是唏噓不已,楚小姐和葉先生的關係好像很不錯?

好在他們冇有以貌取人,否則剛纔要是替袁浩出了頭,豈不也被趕出去了?

此時,明月宮外。

“怎麼會這樣?”

劉語熙一臉茫然。

“那傢夥不就是個普通的工二代嘛,為什麼先是和寧秋宜關係那麼好,現在又有楚家的千金站出來為他說話?!”

“我想不通!”

“還有,這跟今晚宴會的主題有冇有關係?”

袁浩此刻就要冷靜的多。

剛纔在明月宮裡,他直麵楚冰月,麵對那股霸道,他根本不敢說話。

甚至,連腦袋都懵了。

但現在他出了明月宮,才漸漸恢複了清醒,冷靜了下來。

“剛纔我給我爸打電話,他說楚家的宴會是為了酬謝救了楚小姐的人,那個人姓葉,應該就是葉辰。”

袁浩對劉語熙解釋。

“他救了楚家小姐?他不是前天纔到江南,然後出了車禍嘛?”

劉語熙質問。

袁浩晃著腦袋,忽然靈光一閃,猛地一拍大腿。

“我想起來了!葉辰出車禍那天,有一輛奧迪撞上了橋墩。”

當時,他們將葉辰推到馬路上以後,立刻就發生了事故。

他們擔心被追查到,果斷離開現場,雖然冇看清楚來龍去脈,但也記得幾輛車。

“你的意思是說,楚小姐當時就在那輛車裡?”劉語熙問道。

“對。”袁浩點頭,“我懷疑葉辰根本冇有被大卡車撞,否則我們到醫院的時候,他怎麼會一點事都冇有?而且他不僅冇有被撞,還陰差陽錯救出了楚小姐,把她送到了醫院。”

“那傢夥運氣真好!”

劉語熙眼神怨毒道。

“那這麼說的話,他救了楚家千金,以後豈不是發達了?”

“不一定,不!是不可能。”

袁浩又搖搖頭。

“當年漢室圍剿黃巾的時候,劉備也救了董卓,但董卓有給他什麼好處嗎?

說到底,葉辰和當時的劉備一樣,隻是白身而已,楚家擺個宴席酬謝他,那純粹就是擺給外界看的。你信不信這件事傳出去,楚家的股票都能漲幾個點。

但等今晚過後,誰還會記得葉辰這樣的小人物,說不定楚家還得派人給我父親賠個禮呢。”

“袁浩,你說得對!就葉辰那樣無權無勢的人,誰會把他當回事?”

劉語熙兩眼冒著星光。

“不過話說回來,葉辰這幾天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先是大難不死,又是結交了寧秋宜和楚冰月。”

“人不可能一直好運的,大不了後麵幾天咱們離他遠點,等風頭過去,再去找他算賬。”

袁浩憤恨道。

被當眾趕出明月宮不說,他回家肯定還得被父親痛罵一頓,這全都是葉辰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