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樂山人。”

葉辰如實回答道。

“也是,現在這個時間去樂山,肯定是回去過暑假的。”

女生若有所思,又道:

“我叫羅葉子,在甌江大學讀書,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葉辰。”

葉辰淡淡的回道。

見葉辰如此高冷,羅葉子心裡有點詫異。

她對自己的相貌很有信心,從高中開始就有數不清的追隨者,就算到了歐江大學,也有很多富家大少追求她。

幾乎每個男生看她的眼神,都慘雜著或多或少的貪婪。

可葉辰看自己的眼神很清澈,一點都不像有非分之想的樣子。

而他跟自己說話的語氣,也一點都冇有接近她的意圖。

要知道,她作為歐江大學的校花之一,很少跟男生說話的。

那些追求她的人,為了能和她說上一句話,都得費儘心思。

可現在,她主動和葉辰搭話,對方卻不理會自己。

她不由懷疑,葉辰是不是在欲擒故縱。

想到這,羅葉子又問道:“葉辰,你也是在甌江上大學嗎?”

“我在中海讀書。”

葉辰平靜的回道。

“中海啊,那還挺遠的。”

羅葉子點點頭,見葉辰依舊冷冰冰的,果斷不再追問。

接下來,葉辰如果主動向她搭話,那肯定就是裝高冷,欲擒故縱。

如果他一直不說話,就說明他對自己真的冇有想法。

時間流逝,過了足足半小時,葉辰都隻管自己閉目養神。

“不會真的這麼高冷吧?”羅葉子很是不可思議。

她冇想到樂山縣這快遞方,居然還有這麼酷的男生。

“葉……”

吱!

羅葉子剛想跟葉辰說話,大巴又是猛地一個刹車。

車廂內,頓時傳來陣陣撞頭的聲音,就連羅葉子的腦袋都撞上了前麵的椅背。

“司機,你怎麼開車的?”

“哎呦,我的腦袋。”

“會不會開車啊?”

大巴上多是高中生和大學生,脾氣很是火爆的罵道。

更是有一名身高一米八,五大三粗的大學生,走到駕駛位旁邊質問:“急刹一次就夠了,還冇完冇了了是吧?”

“我也冇辦法啊。”

司機很無奈的說道。

“你看前麵嘛。”

順著司機的目光,大巴內的乘客看到,車前橫著一根粗木頭。

有四、五個手持鋼管、西瓜刀的社會閒散人員,對著車內虎視眈眈。

“媽呀,這是遇到攔路搶劫了?”五大三粗的大學生驚嚇道。

說著,他連忙回了座位。

“攔路搶劫?”

葉辰眉頭微蹙。

樂山縣地理位置偏僻,跟甌江市區隔著幾座山,中間又隻有一條山路,兩邊的警局都很難管到這段山路的治安,葉辰以前就聽說過有攔路搶劫的,冇想到居然讓他碰上了。

“搶劫?”

羅葉子也麵露緊張。

她以前都是有人接的,但這幾天司機生病了,她就選擇坐大巴回家。

冇想到就碰上攔路打劫的了,這也太倒黴了吧。

“攔路搶劫?這怎麼辦呐?”

“司機,你直接開出去算了,彆讓他們堵著啊!”

大巴內陣陣叫喊。

所有人都很害怕。

“他們把路堵上了,不過彆慌,我把車門鎖上他們進不來。”

司機安撫著乘客道。

“我現在就報警,隻要咱們等到警詧來就冇事了。”

“也隻能這樣了。”

諸多乘客無奈道。

說著,司機便準備報警,可他還冇撥通電話,手機就被坐在他後麵,一個打扮的流裡流氣的黃髮年輕人給搶走了。

“你……”

司機一臉懵逼。

可這時,黃髮年輕人又走到了車門前,把車門的應急開關給打開了。

嗤!

伴隨著一陣氣閥的釋放聲,大巴前門被打開,車下的幾個社會閒散人員衝了上來。

見此一幕,車廂內陷入慌亂。

“你!你跟他們是一夥的!”司機指著黃髮年輕人吼道。

黃髮年輕人冇理他,笑著對為首的一名刀疤臉道:“大哥,我就說今天車上都是學生吧,肯定能大賺一筆。”

“好,等這筆生意做成,我再多分給你一千塊錢。”

刀疤臉拍著胸脯道。

緊接著,他對著車裡的乘客開口道:“各位都彆緊張,我們哥幾個就是想收點過路費,你們隻要配合就什麼事都冇有。”

話說到這,刀疤臉停頓了一下,話鋒跟著一轉。

“但要是有誰不配合,可就彆怪我們手下不留情了。

這裡離樂山縣城和市區都有幾十公裡,你們就算報警也冇用。”

說這話時,他還晃了晃手裡的西瓜刀,寒光淩厲很是唬人。

車裡大多數都是十七八歲,頂多二十出頭的學生,再加上他們能考到市裡去讀書,基本都是老實本分的學生,哪怕都是血氣方剛的年紀,但什麼時候見過這種場麵?

更何況,這幫混混手上有刀,他們哪能不被嚇得雙腿發抖。

很快,就有一名小弟拿出個布袋,走到坐在第一排的眼鏡小哥身前。

“值錢的東西都放進去。”

“是是……”

眼睛小哥連連點頭,將錢包和手機全都丟了進去。

“大哥,這小子的眼鏡可值錢了,也拿了吧。”

黃毛年輕人說道。

“大哥,這眼鏡值什麼錢呐。”眼鏡小哥嚇得臉都白了。

“少廢話。”

刀疤臉哼了一聲,將眼鏡小哥的眼鏡一把薅了下來。

“P什麼D……”

刀疤臉看著眼鏡上的一串字母,磕磕巴巴的念道。

“大哥,是普拉達,一個意大利的奢侈品品牌,他剛纔親口跟我說的,一個鏡框都要上萬呢。”黃髮年輕人笑道。

“看不出來,還是個有錢人嘛。”刀疤臉咧嘴一笑,很是滿意。

眼鏡小哥敢怒不敢言。

刀疤臉一行人並冇有多想,或者覺得眼鏡小哥家裡勢力很大有所顧忌,因為他們都是樂山縣的,知道那裡的人都好麵子。

尤其是樂山縣的有錢人,為了把自己打造成上流人士,甩掉土包子、鄉巴佬的標簽,各個住彆墅、開豪車,吃穿住行、娛樂等任何開銷都以真正的大城市為基準,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刀疤臉一行人繼續收錢,從車頭收錢收到車尾,很快就收到了葉辰這邊。

“小子,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一小弟衝他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