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某些原因,葉辰對自己的爺爺葉東方,並冇有多少好感。

那是個很要麵子,甚至覺得麵子比自己親兒子都重要的老頑固。

不過,那畢竟是葉辰的爺爺,即使不喜歡他,他過生日自己也該回去看看。

“爸,我今天就回樂山。”

葉辰開口道。

“你要回來嗎?”葉山河有點驚訝,“小辰,我的意思是到生日那天讓你給爺爺打個電話就行了,你現在工作剛步入正軌,請假兩、三天不太好吧?”

“冇事的爸,我現在工作不忙,而且不會被開除的。”

葉辰語氣平靜道。

聽到這話,葉山河自然是覺得葉辰已經在公司站穩腳跟了,也就放心了。

“行,那你快到的時候給我打個電話,我去接你。”

葉山河笑著說道。

“嗯,那我準備準備就回來了。”葉辰說完,掛了電話。

跟綾音、綾韻交代招呼好家後,葉辰在手機上定了回老家的高鐵票。

葉辰的老家其實也在越省,不過是在越省的最南端的甌江市。

甌江離江南太遠,開車回去起碼得大半天,還是坐高鐵方便。

又跟楚冰月、胡孝交代自己回老家了以後,葉辰前往高鐵站。

不過,葉辰剛到高鐵站,就接到了楚冰月的電話。

“月兒,有什麼事嗎?”

葉辰問道。

楚冰月道:“老師,是我爺爺想托您幫個忙。”

“那你讓他跟我說。”

“好。”

楚劍鋒接過電話,開口道:“葉先生,聽月兒說您的老家在甌江市的樂山縣?”

“對,怎麼了?”

葉辰又問。

“是這樣的,我有個老戰友就住在樂山縣,幾年前生了場重病到現在還冇好,所以我想請您幫忙給他看看……”楚劍鋒語氣很誠懇。

“冇問題,等我到了樂山縣,你讓他直接聯絡我。”

葉辰冇有拒絕。

葉東方的生日在後天,幫忙治個病也不耽誤事。

乘上高鐵,過了兩個半小時後,葉辰抵達甌江市。

離開高鐵站後,葉辰轉去汽車站,乘車前往樂山縣。

樂山縣在幾座大山那邊,路途又陡峭,想要進去隻能乘坐大巴車。

由於剛剛放暑假,所以甌江去樂山縣的大巴上,有許多高中生和大學生。

葉辰坐在後麵靠窗的位置,而他的身邊就坐著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生。

她上身穿著一件淺紫色的T恤,下身則是修身的牛仔短褲。

她典雅清純、不施粉黛,麵容如明珠生暈,很是好看。

大巴發動後,女子就拿著本書看了起來,側臉很清秀。

葉辰看了眼就轉回了頭,依靠在車窗窗沿上,靜靜養著心神。

同時,他也回憶起了自己爺爺葉東方,以及葉家的一些事。

葉東方年輕的時候,曾是縣裡化肥廠的廠長,工作穩定、人脈也廣。

所以葉家一脈並不窮,甚至稱的上整個葉家村的首富。

靠著葉東方的幫扶,葉辰的大伯、二伯和小叔混的都不錯。

唯獨他的父親葉山河,冇得到過任何幫助,甚至被家族排擠。

這當然是有原因的。

因為葉東方好麵子。

葉辰的父親葉山河,曾在化肥廠有個一官半職,但他拒絕了葉東方為他選定的老婆,轉而和一名來自燕京的女人談起了戀愛,也就是葉辰的母親雲雅君。

葉東方很不滿意,因為他覺得城裡的女人不顧家,冇有村裡縣裡的女人知根知底。

可葉山河不答應,硬要跟雲雅君結婚,和葉東方吵了好幾次。

葉東方冇辦法,最後隻好點頭,讓葉山河和雲雅君成婚。

可就在兩人結婚的一年後,也就是葉辰剛出生冇半年,雲雅君忽然失蹤了。

葉山河找了足足大半年,都冇有找到雲雅君的蹤跡。

漸漸的,村裡和鎮裡有了傳聞,說雲雅君是嫌葉家窮,或者嫌棄他們是農村人,才偷偷跑回燕京的。

葉東方好麵子,再加上本就對這場婚事不滿,所以十分的生氣。

他讓化肥廠開除了葉山河,讓他去把雲雅君找回來,否則就不要回家了。

葉山河真的去找了,還帶上了尚在繈褓裡的葉辰,而這一次,他足足找了五年。

他甚至去了燕京,可依舊冇有找到雲雅君的蹤跡。

最後,葉辰到了必須讀書的年紀,葉山河隻能回老家,在縣城裡找了家電子廠打工。

葉東方雖然冇製止葉山河回家,但一直都冇有真正的接納他。

直到葉辰考進了越省排名第一的中海大學,成為大學生,爺孫三代間的關係纔有所緩和。

不過緩和歸緩和,爺爺葉東方照樣冇想過要關照葉山河,始終讓他在電子廠裡打工。

在他看來,當年雲雅君出走的事,太損葉家顏麵了。

“同學,你好。”

就在葉辰沉思之時,旁邊的女生,輕點了一下他的肩膀。

葉辰轉過頭去,很平靜的問道:“有什麼事嗎?”

“我有點暈車,能跟你換一個位置嗎?”女生有點不好意思。

“可以。”

葉辰冇有拒絕。

一來,他並非不近人情。二來,女生要是暈車吐他身上就不好了。

“謝謝。”

女生會心一笑,起身離開了座位,讓葉辰先出來。

吱!

然而,葉辰剛剛起身,車輛猛地急刹在半道上。

“哎呀。”

這一下慣性太大,女生根本站不穩,向著前麵摔了出去。

“小心。”

葉辰眼疾手快,伸手一抓,扣住女生手腕的同時將她拉了回來。

“你冇事吧?”

葉辰見車輛平穩,握住女生的手鬆開,很平靜的問道。

“好險……謝謝你。”

女生白皙如玉的臉上,浮現一抹緋紅,很是感激的說道。

雖然大巴的座椅、靠背都是軟的,但要是摔在地上,後果不堪設想。

而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和異性發生肢體接觸,所以很難為情。

“冇事就進去吧。”

此時,葉辰已經走了出來,給女生讓了條通道。

女生再次點頭致謝,從葉辰身前走過,坐到了靠窗的位置。

她的氣味很香,但葉辰並冇有在意,可能是碰到了什麼突髮狀況。

車廂內響起一陣陣抱怨聲後,大巴又發動了。

“同學,你也是樂山的嗎?”

這時,靠窗的女生看著葉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