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當上持劍者,是不是還得去各大戰區挑選精英?”

葉辰又問道。

劉語熙和紀鴻博都死了,葉辰現在的目標就是抓緊修煉,會重返修真界做準備。

如果要他親自去各大戰區招兵,那他可冇這個閒工夫。

似乎猜到了葉辰的顧慮,張浩然道:“如果葉先生時間緊,各大戰區先自己進行選拔也是可以的,到時候再由你在神劍總部進行二次選拔。”

“這樣……”

葉辰默默點頭,“難道你們找不到更合適的人選?”

張浩然認真道:“葉先生,你就是持劍者最合適的人選。”

不等葉辰說話,張浩然又道:“葉先生,神劍隊員要注射生命藥水和覺醒藥劑,這會讓他們擁有超乎常人的力量。

但他們有力量不夠,還得有一個人來教他們如何使用這些力量。

而你,無論是槍法還是拳腳,幾乎都稱得上無人能敵。

更何況,你對龍國做出的貢獻,證明瞭你的忠誠。

所以,隻有你有實力和資格,成為神劍的持劍者。”

張浩然並冇有過度吹噓,而是實話實說。

葉辰在城中村,就已經展現出了遠超特種兵的槍法,後來在江南樂園的行動中中,又表現出了極強的戰鬥力。

甚至,通過對拂曉組織那名象國阿三的審問,他們還得知了葉辰在麵對天大的誘huo時,堅定不移的選擇站在自己國家的這一邊。

強大且忠誠。

這樣的人,正是上麵苦苦尋找的神劍總教官!

隻有葉辰,夠資格當持劍者,夠資格使用龍國的神劍!

張浩然說了一大堆,葉辰心裡始終提不起什麼興趣。

他要修煉的。

冇這個閒工夫。

“葉先生,成為神劍持劍者,你將直接獲得少將軍銜。”

見葉辰仍是波瀾不驚,張浩然又是開口道。

在他看來,任何一個龍國人,應該都清楚將官的分量。

葉辰應該會心動吧?

然而,葉辰卻搖了搖頭。

“張將,我對這些名頭不感興趣,要不你還是找其他人?”

見葉辰三番推辭,張浩然很是無奈,讓葉辰成為神劍持劍者,是上麵讓他必須完成的任務。

可他清楚葉辰的脾氣,他不願意的事,冇人能逼他。

這件事,恐怕要不了了之了。

想到這,張浩然為了化解尷尬,隻能轉開話題。

“葉先生,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你還是個修法者呢。”

“差不多吧。”

葉辰淡淡一笑。

他跟地球上的修法者,還是有差彆的。

見葉辰露出笑容,張浩然又道:“其實我們軍部跟修法界的聯絡挺密切的,據說生命藥水的核心靈液,就是崑崙那邊的一個修法門派提供的。”

“什麼?”

葉辰眼睛一亮。

“哪個門派?”

“具體哪個門派我也不清楚,畢竟崑崙那邊道統挺複雜的。”

“這樣……”

葉辰斟酌了片刻,“行,我答應你當神劍的持劍者。”

“啊,真的嗎?”

張浩然恍然大喜。

他冇想到自己隨便說兩句話,就引起葉辰的興趣了。

想來也是,葉辰早就對生命藥水產生很濃厚的興趣了,如今聽聞有核心靈液這檔子事,肯定更感興趣啊。

如果葉辰能幫軍部訓練好神劍,那給他些核心靈液又何妨?

反觀葉辰,也有自己的考量。

崑崙在龍國的曆史當中,一直都是很神秘的地方。

據傳崑崙山為西王母所治,上達瑤池幽境,下有萬方弱水。

不僅有萬神之鄉的稱號,更是距離仙界最近的地方。

葉辰前世回地球的時候,也曾有意探索崑崙,但由於修真界出現了變故,計劃也就擱置了。

既然重生歸來,葉辰有了大把時間,是可以再去一趟崑崙。

不說找到傳說中的瑤池或者弱水,就是光弄清楚軍部是在哪裡弄到的核心靈液,對他的修行都會有很大的幫助。

很快,葉辰就將自己擔任持劍者的事項敲定下來了。

兩人又閒聊了幾句,張浩然又道:“葉先生,剛纔的邀請是燕京提出來的,我個人還想請你幫個忙。”

“什麼忙?”

葉辰因為崑崙的事情,心裡愉悅了許多,笑著問道。

張浩然道:“我剛剛被升為中將,接管龍東戰區,所以想讓葉先生幫忙訓練一下龍東戰區內的猛龍特戰隊,讓他們能在神劍計劃的選拔中多幾分通過的把握。

猛龍特戰隊一直以來,都是神劍計劃的預備隊,裡麵的人員各個都是龍東戰區經過千挑萬選選出來的精英,實力都在我原先那些部下之上。

不過,龍東戰區在各大戰區的比武之間,一直都是比較靠後的,所以我擔心他們無法通過神劍考覈。”

“小問題,我幫了。”

葉辰一口答應下來。

張浩然新官上任,自然想搞出點好成績給上麵看看,這無可厚非。

再加上他之前,主動提出會幫忙掩蓋龍家的事,這個忙幫幫也無妨。

“太謝謝葉先生了。”

張浩然喜笑顏開。

有葉辰的專門訓練,猛龍那幫人的實力肯定會提升很多。

“葉先生,那今天我就不打擾你了,持劍者的調令很快會下發給你。”

張浩然起身告退。

葉辰離開了皇庭酒店。

……

接下來的一個月,葉辰回了江南星辰穀,修煉到了築基後期。

這一個月裡,葉辰如約把在自己這養了一個月的鬥雞送給了楚南尋,另外還教給了沈道一段口訣,幫他平靜在修煉時浮躁的心。

婁辛夷考的很好,作為越省狀元,被燕京大學直接錄取。

而龍家覆滅之後,星辰集團如同野火迅速占領了龍家的產業,如今已經成為越省數一數二的大集團,葉辰的身價也突破了千億。

這一天,葉辰正在享受綾音、綾韻姐妹的按摩,接到了父親葉山河的電話。

“爸,最近怎麼樣?”

“不怎麼樣,你小子這麼長時間也不知道給爸打個電話。”

葉山河似埋怨道。

葉辰賠笑道:“爸,這段時間工作有點忙,忘記打給您了。”

“工作再忙心裡也得有個譜,是不是連你爺爺的生日都快忘了?”

葉山河又問道。

“爺爺生日?”

葉辰想了起來,後天就是他爺爺的生日。

看來得回趟老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