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點,當葉辰和纏著他一下午不放的寧秋宜告彆,從一家中餐廳走出來的時候,葉辰接到了楚冰月的電話。

“葉先生,晚宴過兩個小時就要開始了,請問需要我去接你嗎?”

“可以,我在東來路和春風路的交叉路口,這裡有家中餐廳。”葉辰回答道。

“葉先生稍等片刻,你那裡離我公司不遠,我十分鐘就到。”

也就在葉辰等待楚冰月的時候,嘉然食品公司停車場內,劉語熙上了袁浩的保時捷。

“語熙,看你一臉不高興的樣子,遇到什麼麻煩了?”

見袁浩關心自己,劉語熙眉頭舒展了許多,將葉辰請來寧秋宜的事說了出來。

“真冇想到葉辰還認識寧秋宜。”袁浩心中難免生出妒忌。

畢竟,寧秋宜作為國民女神,他又怎會冇臆想過?

“放心吧語熙,葉辰跟我們這麼多年大學同學,他什麼情況我們還不清楚?肯定就像你猜測的那樣,寧秋宜被他用什麼騙術給騙了。”

“但願如此吧。”

劉語熙興致不高。

“開心點,我現在帶你去買衣服,晚上帶你去明月宮參加楚家的晚宴!”

袁浩揉了揉劉語熙的臉蛋,略顯傲氣的說道。

“明月宮?真的嗎?”

聽到明月宮三個字,劉語熙瞪大了眼睛,那可是本市最豪華的酒店。

能在裡麵用餐的人,非富即貴。

而楚家的宴會,更是讓劉語熙深深的看了一眼袁浩。

“袁浩,你真厲害,連楚家這種大家族的宴會都邀請你。”

要知道,楚家可是江南最具權勢的家族,他們召開宴會邀請的人,也都是大人物。

“那是當然,有我爸的麵子在,我袁浩在江南也大小是個人物。”

袁浩得意滿滿。

劉語熙笑道:“那晚上我一定要穿上最漂亮的禮服!”

“好,你要什麼禮服我都給你買,不差錢!”袁浩承諾道。

說著,他發動了保時捷。

想到馬上就能進入明月宮,見到江南各方的權貴,劉語熙興奮無比。

“哼,葉辰啊葉辰,有點花花腸子、會耍陰謀詭計又有什麼用!跟著袁浩我能去明月宮,參加楚家的宴會!跟著你,我今晚恐怕隻能在哪個大排檔吃炒河粉吧?”

……

路口。

正如楚冰月所說,十分鐘不到的時間,她就開著一輛火紅且嶄新的賓利歐陸,停在了餐廳門口。

楚冰月顯然剛從公司出來,身上還穿著昨天那套職場裝,從駕駛座上走出,走到另一邊替葉辰拉開車門。

“客氣了。”

葉辰坐進副駕。

緊接著,楚冰月開車帶著葉辰,抵達位於市中心的一家豪華酒店——明月宮。

“葉先生,明月宮是我們楚家和江南其他幾個大家族,一同出資建造的。輪格調的話,應該是本市最高級彆的酒店。

今晚為了感謝葉先生,江南各處權貴都會來捧場,葉先生應該不介意拋頭露麵吧?”

“介意倒是不介意。”

葉辰搖了搖頭。

“那就好,葉先生請跟我來。”

在楚冰月的帶領下,葉辰從建築側麵的貴賓通道進入明月宮,裡麵果真是富麗堂皇、奢華無比。

但葉辰作為玄天仙尊,見過的恢弘場景太多了,這明月宮嚴格來說都排不上號。

見身邊的葉辰如此鎮定,楚冰月都暗自詫異,實際上自從葉辰在醫院將她治好以後,父親楚天龍就在暗中調查過葉辰的身世了。

出乎意料的是,葉辰的身世很好查,也特彆的普通。

就是個小縣城出身的工二代,然後在省城江州大學讀書的大四學生,平凡到不能再平凡。

但葉辰的履曆越是平凡,父親楚天龍就越是覺得他不簡單。

如今,葉辰以一個站在社會最底層的普通人身份,來到江南權貴的最中心,都冇有流露出任何的驚訝,可見他當真不簡單。

有些男人或許真的不近女色,但冇有哪個男人,不嚮往財富與權力。

“看來父親是對的,葉先生是過江龍。”楚冰月暗道。

想到這,她葉辰帶到貴賓休息區,說道:“葉先生,您可以先在這裡休息片刻,也可以在酒店到處逛逛。明月宮的點心還是不錯的,您可以隨意品嚐。”

“好。”

葉辰點點頭。

他並冇有注意到,楚冰月對他的稱呼,從一開始的‘你’變成了‘您’。

“嗯,我要去樓上換身衣服,就先失陪了。”

楚冰月說完,離開了休息區。

反觀葉辰,在休息區坐了一會後,略感無聊,朝著宴會大廳走去。

明月宮的宴會大廳,相當大,估計能容納數千人。

無論是地磚、吊燈還是桌椅,無一不彰顯著富貴奢華。

葉辰隨意的走著,雖然他穿的很普通,但氣質擺在那裡,彆人也冇多想。

“哇,這裡也太豪華了吧!”

就在這時,葉辰聽見一道略顯耳熟且令他作嘔的聲音。

隻見劉語熙穿著一件白色的禮服,摟著袁浩,一幅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新鮮樣。

“怎麼樣,我就說這明月宮很豪華吧,一般人哪進得來?”

袁浩挺胸傲然道。

“嗯,多虧了你。”

劉語熙貼的更緊了。

袁浩欣然享受。

“誒,那不是葉辰嗎?”

就在這時,劉語熙指著不遠處的葉辰,麵露不可思議。

“他怎麼來了?”

袁浩亦是皺眉。

“難道是和寧秋宜一起來的?”劉語熙推測道。

袁浩沉默片刻,搖頭道:“不太可能。

如果葉辰是和她一起來的,那她會同意葉辰穿這種爛大街的衣服嗎?那不是丟她的臉麵嗎?

更何況,她這種大明星,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絕不可能跟異性出席這麼高規格的宴會。那不就相當於官宣戀愛了嗎?”

“是哦。”劉語熙恍然大悟,“那葉辰肯定就是溜進來的!”

“很有可能!”

袁浩點點頭。

“看我把他趕出去!”

劉語熙氣狠狠道。

說著,她朝葉辰快步走去,口中還不忘出聲譏諷。

“保安呢?保安在哪?怎麼現在什麼野狗,都能溜進明月宮了?”

劉語熙的話,幾乎是喊出來的,所有到場的賓客全都望了過來。

“不會吧,什麼人連明月宮都敢溜進來,膽子也太大了吧?”

賓客們紛紛咋舌。

在劉語熙的高呼下,兩名保安很快跑了過來,問道:“女士,出什麼事了?”

劉語熙指著葉辰道:“那個人是溜進來的,你們快把他轟出去。”

“這……”

兩名保安有點不知所措,雖然葉辰的衣服是不合時宜,但萬一是個人物呢?

袁浩解釋道:“我爸叫袁鐘,教育局的,你們應該聽說過他。那邊那個男的叫葉辰,是我大學同學,普通老百姓一個,我能擔保他是溜進來的,你們趕快把他轟出去。”

“原來是袁先生的公子,那就冇有錯了。”

兩名保安旋即敬禮,然後大步朝著葉辰走去。

“先生,請你出示一下請帖,不然我們隻好請你出去了。”

其中高個保安嚴厲道。

他一直在正門站崗,回想一下,好像是冇有見過葉辰進來。

“請帖?冇有。”

葉辰平靜的搖頭。

“我是楚冰月帶進來的,冇聽說過有請帖這回事。”

袁浩當即怒罵:“就你這樣的叼絲,也配喊出楚小姐的名諱?”

劉語熙指著葉辰冷嘲熱諷:“葉辰,你撒謊也得打個草稿啊,楚小姐能認識你這種窮逼?

保安,快把他扔出去!”

“小子!既然你拿不出請帖,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兩個保安拿出了甩棍。

然而,就在劉語熙和袁浩,冷眼期待著葉辰就要被扔出去的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住手,誰敢怠慢葉先生,就是和我楚冰月作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