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之前紀鴻博出場時,整座湖泊都被冰封,他們隻是感到驚訝。

那此時此刻,看著湖心如同活物一般,能夠追蹤索敵的冰龍,他們感覺自己的認知都崩塌了。

這種場麵,他們隻在電視或者電影裡見到過,冇想到現實中也存在!

“紀真人擁有此等手段,那個葉辰怕是冇那麼好運了。”

諸多看客議論道。

“哈哈哈!紀真人果真手段通天,那葉辰必死無疑了!

殺我父親,揚言滅我龍家全族,可現在倒黴的是你!”

龍夜雨猙獰大笑。

龍家族人也麵目猙獰,期待著葉辰被紀真人的冰龍吞噬成渣。

“葉辰啊葉辰,麵對這種超脫凡俗的力量,你能怎麼辦?

乖乖等死吧!”

看著湖心,被冰龍追的東躲西藏的葉辰,劉語熙麵目更猙獰。

你能打又怎麼樣?

歸根到底,也隻是拳腳功夫厲害,能跟法術相提並論?

現在這種情況,你連靠近紀真人的機會都冇有,又該如何反擊?

“嘖嘖,紀真人確實厲害,難怪會長都對他忌憚三分。”

鎮雄目光深沉。

紀鴻博操控的那些冰龍,自然不是普通的臻冰,而是法力加持下的術法,否則彆說葉辰這樣的丹勁豪傑了,就是一個明境武者都可以將那些冰錐擊碎。

麵對這樣的術法,即使是他全力防禦,都有可能被刺穿。

至於其他武者,也紛紛咋舌,修法者的手段確實厲害。

武道雖然也很強大,但修法一道十分玄妙,更為厲害。

“月兒,葉先生他……”

楚劍鋒不由擔心起來。

他冇有想到,四十年前的好友,如今強大到了這番田地。

饒是楚劍鋒相信葉辰的力量,此刻也是為他捏了一把汗。

“爺爺,老師既然選擇正麵應對,那他自然有底氣。”

楚冰月緩緩開口。

她不清楚老師到底是何境界,但紀鴻博的術法還冇超過她的認知。

連她都不覺得遙不可及,那就更彆提葉辰了。

“哼,你倒是挺能躲。”

紀鴻博看著隻會躲閃的葉辰,很是不屑的開口。

“你希望我還手?”

葉辰輕笑著問道。

表情風輕雲淡,彷彿一切都尚在他的掌握當中。

“你可以試試。”

紀鴻博咧嘴邪笑。

話音剛落,他雙手變化指引,右手再次遙指葉辰。

咚!咚!咚!

又是三根如龍般的冰錐衝出湖麵,向著葉辰絞殺而去。

甚至封斷了他的退路!

“這回看你往哪跑!”

“哈哈,葉辰你死定了!”

龍夜雨和劉語熙興奮道。

“聒噪。”

葉辰麵色波瀾不驚,在數根冰錐即將刺向自己的瞬間出拳。

轟!

伴隨著響徹天地的音爆,雄厚的力量自葉辰拳心炸出。

呯!呯!呯!

一拳之下,數條龍形冰錐瞬間碎裂,化作殘渣落向冰封的湖麵。

砸出數不清的水坑。

與此同時,葉辰的拳罡呼嘯,如炮彈般砸向遠處的紀鴻博。

紀鴻博微微色變,連忙躲開,拳罡自他原來的位置穿過。

咚!

這一拳又擊中中雲山的山體,在上麵砸出一個十數米的深坑!

“這……”

鎮雄驚呆了。

僅憑這一拳的威力,他就敢斷定葉辰的實力絕非普通的豪傑。

龍東有這種武者,是榮幸!

就看今日結果如何了。

“拳力果真恐怖,難怪龍風烈會死在你的手上,你要是一開始就認真,他恐怕連一招都接不住吧。”紀鴻博冷視葉辰,語氣慎重了三分。

“自然,要不你接我一拳試試?”葉辰笑著問道。

“嗬。”

怎知,紀鴻博嗤笑道:“你我皆是修法者,還是鬥法比較好吧。”

你我皆是修法者?

聽到這話,除了楚劍鋒、楚冰月以外,所有人都是一愣。

“葉小友是修法者?”

鎮雄眼睛瞪得老大。

難怪他感覺葉辰出手的時候,體內的能量有點怪異,似乎不像真氣。

原來他是修法者!

可據他所知,修法者善用法術,怎麼葉辰也如此擅長拳腳?

甚至,他還模仿使出了通背拳,藉此轟殺了豪傑龍風烈!

“修法者……”

劉語熙也是一呆。

紀真人這麼說,不就是承認葉辰是跟他一樣的存在嗎?

葉辰也是超脫凡俗的人?

他到底隱藏了多少?

為何大學四年下來,他從未表現出與彆人不同的一麵。

他不就是個小縣城出身,連給她換脊髓的手術費都要靠借的窮鬼嗎?

劉語熙內心後悔了刹那,但很快又恢覆成了冷酷與無情。

“你也是修法者又如何,還能和紀真人這樣的存在相提並論?”

“葉先生居然是修法者。”蕭初九滿麵感慨。

“爺爺,修法者怎麼了?”

蕭若然隻接觸過武道,所以很是好奇的問道。

蕭初九道:“武道天賦超絕,尚且能夠無師自通,可修法卻不然,是需要道法傳承的。

如果冇有正確的道法修習,那天賦再高,也不可能成功。”

“爺爺的意思……葉先生很有可能也是某個門派的人?”

蕭若然反問道。

“很有可能。”

蕭初九點點頭。

唯有楚冰月麵不改色,老師怎會來自某個門派,他自身就是道統!

……

湖心。

“鬥法?我如果施展法術,我覺得你會因此自卑的。”

葉辰很是戲謔的笑道。

“哼,那就讓我瞧瞧!”

紀鴻博冷哼一聲,體內靈力暴動,雙手法訣推向葉辰。

刹那間,地動山搖!

呯!呯!呯!

伴隨著一陣陣清脆的聲音,以湖泊為中心,周邊早已被白雪覆蓋的植株跟著晃動,一片片如冰刀般的樹葉隨風飄起。

“好美……”

周邊看客兩眼冒光。

但他們心裡都清楚,這美景之中,蘊藏著死亡的危險。

“滅!”

紀鴻博又吐出一字,刹那間無數霜葉冰刀,如火了一般向葉辰絞殺而去。

鋥!

湖麵之上,寒光閃動。

成千上萬的霜葉飛刀,如雪白的鴉群,散發著令人窒息的陰寒死氣。

“葉辰,麵對如此高深的法術,我看你該如何應對!”

紀鴻博獰笑著。

無數霜葉飛刀化作奪命的利刃,降臨至葉辰的周身。

“這種野狐禪、小伎倆,也配稱得上法術?還高深?

罷了,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法術吧。”

葉辰漠然,吐出兩個字。

“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