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葉玄天是什麼樣的人,是善是惡,不需要彆人告訴我!

此話一出,全場震驚。

要說葉辰拳殺龍風烈,他們隻是驚駭葉辰的實力。

但這句話說完,他們已經在驚訝葉辰這個人的境界了!

是非善惡,無需他人相告!

哪怕全天下都說葉辰是壞人又如何?他根本就不在乎!

葉辰的這番話,太霸道了!

這等霸道豪邁的言論,居然是一個年僅二十歲的青年說出來的!

“老師……”

楚冰月等瞭解葉辰的江南人,看著負手立於湖心的葉辰,眼神中皆是敬仰與憧憬。

此等英才,隻應天上有!

人間能有幾回聞?

鎮雄神色複雜,甚至心痛。

葉辰的話,是很霸道。

但太狂妄了!

甚至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能說出這番話,說明他的為人處世,完全是以自己為中心的。

而他的這番話,與寧教我負天下人,有同等令人膽寒的深意!

在全場的注視下,鎮雄向著湖心走去,站在葉辰的對立麵。

“葉小友,你的一番話讓我振聾發聵,所以我必須出手阻止你。”

鎮雄語氣沉重道。

與此同時,又是兩名豪傑一躍而起,落在鎮雄的身邊。

“葉小友,請你放過龍家,否則我們就要動手了。”

兩名豪傑異口同聲。

葉辰開口道:“我說過,龍夜雨讓你們幫忙是在害你們。

他們必須為犯下的罪孽,付出血的代價,現在請你們讓路。

我不想再說第二次,你們要是不讓,彆怪我不客氣。”

話音剛落,葉辰靈氣運轉,給眼前三人最後的警告。

感受著撲麵而來的壓力,鎮雄三人微微色變,直麵葉辰,才能真正體會到他的強大!

呼!

就在鎮雄三人猶豫之餘,一陣寒風自山巔吹向湖泊和岸邊。

“哇,好冷啊。”

頓時,有人緊了緊雙臂。

“怎麼回事,這不是六月份嗎?怎麼會刮這麼冷的風。”

湖邊看客全都麵露疑惑,就連一些武者都感覺到了寒冷。

呼!

寒風越來越大。

“看,湖麵開始結冰了!”

一名武者指著湖麵喊道。

刹那間,全場嘩然。

天上都冇有下雪,湖麵居然結冰了,這在越省前所未有!

哢!哢!哢!

伴隨著冰凍的聲音,整座湖泊凍結,化作一塊雪白的鏡麵。

“怎麼會這樣?”

鎮雄三個豪傑疑惑不已。

就是在蘇省,都冇有這種怪天氣。

不過很快,他們感知到了一股類似於真氣的能量波動,麵色微變。

“難道是修法者?……”

葉辰站在冰麵上,感知著這股寒風,饒有興趣的一笑。

終於要出現了嗎?

漸漸的,不止是整麵湖泊,就連整座中雲山都附上了一層皚皚白雪,就像是被冰封了一般。

“怎麼會這樣?”

所有人都不知所措。

“紀真人到!”

就在這時,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隻見一名年過七十,但鶴髮童顏的老人,在兩名道童的陪襯下,從中雲山深處向湖心緩緩走來。

“是紀真人!”

見到這位老人,在場絕大多數權貴麵露震驚,當即匍匐在地。

不止是中海權貴,就連許多外省權貴都是如此。

“紀真人?”

聽到這個名字,鎮雄都是微微色變,很恭敬的行了一禮。

紀真人這三個字,在龍國東部那是神一樣的代稱。

與那些隱居山林的修法者不同,紀真人是一個樂於行善的大好人!

在龍國東部,有數不清的大人物,受到過紀真人的指點。

他們無一不平步青雲。

傳聞中,紀真人手段通天,有神通廣大的仙門法術。

他們本以為是誇大,但眼見紀真人出山,冰封中雲,這纔信以為真!

“紀鴻博!”

但與絕大多數人不同,楚劍鋒和楚冰月臉上皆是浮現怒火。

他們作為江南豪門,自然也聽說過紀真人的名字,可在葉辰抓出金嶽的背叛之前,他們哪裡想得到聲名顯赫、被龍國東部權貴當成神明一樣供奉的紀真人,居然就是那個糟蹋無辜少女,設計害死楚天龍妻子,罪大惡極的紀鴻博!

這樣的惡魔,得經過多少偽裝,纔會變成像現在這樣風光?

說是萬人跪拜都不為過!

“你們不要相信他,他就是一個邪修,是無惡不作的邪修!”

楚劍鋒冇控製住脾氣,衝著周圍跪拜的人群嘶吼。

可冇有人理會他。

“楚劍鋒,我們可是老朋友了,幾十年冇見,你怎麼一見麵就詆譭我呢?”紀鴻博淡然一笑。

裝的很是大度。

“哼,難道你也要我像這些蠢貨一樣,向你頂禮膜拜嗎?”

楚劍鋒冷哼道。

“你說誰是蠢貨?”

“竟敢羞辱紀真人,你好大的膽子,紀真人一句話你楚家就會滅亡!”

許多權貴指著楚劍鋒罵道。

龍夜雨道:“紀真人,那個楚劍鋒和湖中心的葉辰是一夥的,他們要滅我龍家的門,你可一定不能不管不問啊!”

紀鴻博大義凜然道:“放心,本道此次出山,就是要為民除害。”

言罷,他看向葉辰。

聽到這話,龍夜雨瞪著葉辰咬牙切齒:“葉辰,今天有紀真人在,你動不了我龍家了!

你這種害蟲,就等著被紀真人清理吧!”

“哈哈哈!葉辰啊葉辰,叫你這麼狂,這次死定了吧!”

劉語熙麵色怨毒。

她本以為,葉辰能夠囂張到底,冇想到突然冒出個紀真人。

她自然聽說過紀真人的傳聞,一直冇當回事,但今天一見,她才知道這世間居然真的有仙人。

冰封湖泊和大山,擁有這等偉力,不是仙人是什麼?

葉辰這回死定了!

就連蔣問,都重新回到了蕭若然身邊,開始耀武揚威。

“蕭若然,有紀真人在,這葉辰今天死定了。

龍家雖然冇了老爺子,但收拾你們還是手到擒來,你現在答應做我的情人,我絕對能保你一命!”

“滾!”

蕭若然還是隻有一個字。

……

湖心。

紀鴻博對鎮雄三人道:“你們先回去吧,這個人交給我處理。”

“嗯。”

三人對視一眼,回到岸邊。

他們三個人本就冇什麼底氣,如今紀鴻博讓他們走,他們走了也不丟臉。

更重要的是,有紀鴻博出麵,葉辰再強也隻能飲恨。

畢竟,修法者的手段本就神秘莫測,再加上紀鴻博又是龍東名聲最響的修法者,就連他們龍東武道協會的會長都得給他三分薄麵。

葉辰絕對不是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