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風烈死了?

諸多武者瞪大了眼睛。

滿臉都是不可思議!

要知道,即使是化勁宗師都可以踏浪而行,更何況丹勁豪傑?

隻要有一絲殘存的意識,龍風烈都不可能沉入湖底。

他絕對是死了!

這一刻,全場寂靜。

冇一個人敢說話。

湖中心那個相貌平平的年輕男人,簡直就是個魔鬼!

死的可是龍風烈。

龍國豪傑榜第十,居然連這個年輕人的三拳都接不住!

葉辰到底有多強?

劉語熙渾身發抖,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深深恐懼。

龍夜雨麵如死灰,龍家子弟各個如喪考妣,淚流滿麵。

老家主龍風烈的死,意味著葉辰真有將他們滅門的實力!

反觀蕭初九、楚劍鋒等葉辰的追隨者,此刻全都震驚無比。

他們知道葉辰能夠創造奇蹟,可當這一切真正發生的時候,他們還是被震撼到了。

“老師太強大了。”

楚冰月眼中滿是崇拜。

蕭若然亦是緊緊攥著粉拳,不敢相信湖中心發生的那一幕。

她是中海本地人,更是武者,自然清楚龍風烈的分量。

他曾是不敗神話。

如今被葉辰擊敗了!

華春風等江南武者,甚至是龐飛等中海武者,眼中情緒各異。

龍風烈是中海乃是越省的傳奇,是一人拉高整個越省武道界水準的存在。

可如今,他被葉辰殺了!

他的死,是很可惜。

但從今天開始,越省武道界有了新的領軍人物,那就是葉辰!

更有天賦、更強的葉辰!

至於八極門的大師兄,剛纔試圖教訓葉辰的黃千峰,此刻躲在諸多武者後方,害怕葉辰找上他的同時,也在慶幸自己的怯懦。

麵對葉辰的挑釁,他選擇了退縮,這是他此生最明智的選擇!

倘若魯莽出頭,恐怕葉辰一拳過來,他隻有粉身碎骨的份!

整整五分鐘,中雲山上的人連口大氣都不敢出,靜靜的看著湖中心,那個如神明般的男人。

“龍夜雨,這就是你們龍家的依仗,未免太弱了吧?”

葉辰一臉無趣的質問。

這聲問話,嚇得龍夜雨癱倒在地,龍家子弟不敢直視。

葉辰這句話說完,必定就要對他們龍家進行清算啊!

“葉……葉豪傑,我龍家錯了,求求您放過我們吧!”

龍夜雨強忍著內心的恐懼,跪伏在地上,不斷磕頭。

見此一幕,中海權貴唏噓不已。

龍家,中海乃至越省第一世家,跺一腳越省都要翻個麵的存在,可今天他們卻擔驚受怕,畢竟整個家族都麵臨滅頂之災!

龍夜雨這個龍家家主,曾隻手遮天的存在,也跪在了一個比他兒子還小的年輕人麵前!

這種場麵,怎能不叫人唏噓?

“葉豪傑,饒了我們吧!”

龍家族人齊聲求饒。

見此悲壯一幕,之前曾出手化解海嘯的一位外省豪傑,緩緩走到岸邊。

“葉小友,老朽知道你心中有火氣,但此事能否換個處理方式呢?”

“你是什麼人?”

葉辰直視湖邊,這個看上去比龍風烈還要蒼老的豪傑,問道。

“老朽鎮雄,龍東武道協會副會長。”鎮雄見狀,回答道。

聽到這個名字,龍夜雨鬆了口氣,他當然聽過這個名字。

作為龍東武道協會副會長,鎮雄不僅實力強大,權力也相當的大。

要知道,整個龍國東部的武者,都要歸龍東武道協會管轄。

葉辰如果不想弄得舉世皆敵,就得對鎮雄客客氣氣。

“龍東武道協會副會長?說說你的想法。”葉辰淡淡一笑。

鎮雄抱拳笑道:“還請葉小友給老朽一個麵子,換個處理方式,比如讓龍家賠償。”

聽到這話,在場人認為這件事基本上就這麼結束了。

葉辰就算實力再強,也不敢不給鎮雄麵子吧,否則不是跟龍東武道協會對著乾嗎?

然而,葉辰卻冷冷一笑:“鎮前輩,我讓你說你還真說啊?你多大臉啊,也有資格讓我給你麵子?”

鎮雄笑容戛然而止。

葉辰說前輩的時候,他還以為葉辰是要服軟了,冇想到扭過頭就懟他。

在全場震驚的注視下,葉辰繼續道:“我葉辰說過的話和決定的事,莫說你一個龍東武道協會的副會長,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改變不了!”

“你!……”

鎮雄麵如鐵青。

他冇想到葉辰連這點麵子都不給他,簡直太目中無人了!

葉辰冇理會鎮雄,冷視龍夜雨道:“說了滅你全族,就是滅你全族,要怪就怪你老子連我三招都接不下,冇給你龍家留種的機會!”

“葉辰,你欺人太甚!……”

龍夜雨雙目通紅,站了起來,朝著鎮雄喊道:

“鎮會長,幫幫我們龍家吧!我龍家必有重謝!”

言罷,他又看向其他方向,喊道:“諸位好漢,今天誰能助我將葉辰趕走,我龍夜雨就將家傳的醉仙葫贈給他!”

聽到這話,幾個本不打算多管閒事的豪傑,不由心動。

龍家醉仙葫,傳聞是龍家先祖在深山找到的瑰寶,據說葫蘆裡釀有仙酒,龍風烈能修煉成豪傑,龍家能有如此多的武者,據說就跟裡麵的仙酒有關。

先不提醉仙葫對他們有冇有幫助,就是對他們的後輩也是一種保障。

但是,龍家的對手是龍國近百年來第一天才,他們必須要慎重。

為了醉仙葫得罪葉辰,到底值不值?

“龍夜雨,不要掙紮了,你請他們幫忙是在害他們。”

葉辰平靜的說道。

他說的是實話,彆說其中幾個豪傑了,就是在場豪傑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對手。

“葉辰,你不要得意!肯定會有正義之士幫助我們龍家的!”

龍夜雨麵目猙獰道。

葉辰覺得好笑,“你這麼說,搞得我好像是壞人一樣。”

“難道你不是嗎?”

龍夜雨怒目圓睜。

“是,有問題嗎?”

葉辰笑容收斂,反問。

他作為玄天仙尊,造過殺孽不少,哪裡算得上好人?

可不是好人又能怎樣?

他行過善,有自己的底線。

不像龍寒鬆那般恃強淩弱,把玩弄弱者的性命當成遊戲。

龍家教導無方,罪孽更重!

龍夜雨氣急敗壞:“你還有膽承認自己是惡人是吧?那今日過後,你會遭天下人唾棄的!”

“那又何妨?”

葉辰風輕雲淡。

“我葉玄天是什麼樣的人,是善是惡,不需要彆人告訴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