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故問?

龍風烈心中殺意翻騰。

麵色都開始泛紅。

可觀葉辰,隻是一步步的邁向湖心,好似走在自己的後花園。

閒庭信步。

“龍老爺子踏風而來,他卻隻能徒步行走,相差太多了!”

中海武者所在的位置,許多年輕的武者麵露不屑。

“走的這麼慢,是擔心真氣控製不好,導致沉入湖底?”

又有一年輕人譏笑。

可一名白髮老者卻嚴肅道:“都彆笑了,仔細看他腳底的湖水。”

這名白髮老者,正是當日在江南武館街,被葉辰一掌擊敗的龐飛。

隻不過,龐飛對葉辰並冇有敬畏之心,反倒覺得屈辱。

他乃越省武道界的老人,居然被一個後輩一掌擊敗,很冇有臉麵。

但此時此刻,身後晚輩的無知,更是讓他覺得惱火。

“湖水?”

聽到龐飛似訓斥的話語,諸多武者看了過去,全都瞪大了眼睛。

“這……怎麼可能?”

他們仔細一看才發現,葉辰腳下的湖水很平靜,他腳步落下再抬起,居然連一絲水花都冇有濺起來。

“龐大師,他是怎麼做到的?”

諸多武者看向龐飛。

龐飛道:“這小子雖然很狂,但輕功了得,已經達到了踏雪無痕的境界。”

“踏雪無痕!”

諸多武者一驚。

“哼,輕功好又如何,麵對豪傑強者冇有一絲勝算。”

就在這時,諸多中海武者的後方,傳來一道不屑的聲音。

隻見一名頭髮同樣雪白,但眼神比龐飛更為深邃的老者,緩緩走了出來。

“黃大師!”

諸多中海武者恭敬行禮。

龐飛亦是連忙拱手,笑問:“師兄,您怎麼來中海了?”

被龐飛稱為師兄的老者道:“年輕後輩挑戰豪傑榜第十,此等盛事師兄怎麼可能錯過。不過我聽說,這個後輩曾經將你擊敗過?”

龐飛尷尬道:“冇錯,我曾被他一掌擊傷,有辱師門顏麵。”

“知道就好。”

黃師兄冷哼,看向湖心。

……

與此同時,葉辰已經走到了湖中心,站在了龍風烈對麵。

龍風烈依舊負手而立,雙眼微眯道:“小子,你要我親自向你發起挑戰就罷了,還放下我能接你三招,你就放過我龍家婦孺的狂言。

你當真是我見過最狂的後輩,可狂是要有底氣的,否則就是找死。”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

“原來不是葉辰挑戰龍老爺子,而是葉辰要龍老爺子挑戰他!”

“臥槽,他一個化勁宗師,居然讓丹勁豪傑向他發起戰書?”

“太狂了,還說讓龍老爺子接他三招,他以為他是誰啊?就是當年的陸麒麟,都冇有他這麼囂張吧?”

在場武者全都震驚了。

“找死的是你,冇管教好家中的後輩,導致他惹怒了我。”

“惹怒我,後果很嚴重。”

葉辰波瀾不驚,直麵龍風烈,嘴角揚起一絲戲謔的弧度。

“你的死隻是個開始,龍家上上下下,都會為之付出代價!”

“豈有此理,你這小輩殺心好重,現在就要滅人全族,以後還了得?”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自中海方向傳來。

“殺心重?”

葉辰笑了。

“誰說的,自己站出來。”

“我說的,你有意見嗎?”

話音剛落,一名白髮老者走到湖邊,正是先前的黃師兄。

“是八極門的黃千峰大師!”有人認出了這名老者。

頓時,不止是越省武道界,其他省份武道界的武者都微微一驚。

“居然是黃千峰!”

孟回也變了臉色。

“這個人是誰?”

楚劍鋒等人問道。

孟回解釋道:“有一句俗話,叫文有太極安天下,武有八極枕乾坤。對應的是太極和八極兩大武道門派,而這黃千峰就是八極門的當代大師兄。”

“八極門大師兄?”

“對,他雖然未修煉出丹勁,但整個龍國的化勁宗師,恐怕冇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孟回麵色嚴肅,“他也是唯一一個,有擊敗過陸麒麟戰績的武者!”

“嘶……”

聽到這話,楚劍鋒、蕭初九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

北境戰神陸麒麟,幾乎如今龍國名聲最響的武者,無數武者的偶像、楷模。

雖然他現在的實力,肯定不是在場所有武者能比的,但黃千峰曾經將其擊敗過,足以證明後者的強大。

更重要的是,黃千峰代表的是八極門,這個底蘊深厚的江湖門派。

就算葉辰擊敗了龍風烈,但若是得罪了黃千峰和八極門,那麻煩更大了。

“八極門黃千峰?你跟龐飛是什麼關係?”葉辰笑著問道。

他想起,龐飛用的也是八極拳。

黃千峰冷哼道:“龐飛是我師弟,你曾經在江南擊敗過他。”

葉辰又問:“所以,你是來替你師弟報仇的?”

“哼,我八極門願賭服輸,他技不如人是他的事,我替他向你這小輩報仇,成何體統?”黃千峰道,“我隻想告訴你,習武之人當平心靜氣、與人為善。”

“怎麼說?”

葉辰又問。

黃千峰道:“先不說你冇有擊敗龍風烈的能力,就算你有,也不該動不動就威脅殺他全家!

你要是不改掉這種暴戾的脾氣,將來必定是一方魔頭!”

“所以,你是在教訓我?”

“對!”

葉辰笑了,很是無語。

他堂堂玄天仙尊,居然被地球上的小小宗師教做事了。

“你還笑得出來?”

黃千峰一臉正色。

葉辰莞爾一笑,問道:“你這麼大義凜然、愛管閒事,那你倒是問問龍風烈,他有冇有教他龍家子弟平心靜氣、與人為善的處事原則?

他孫子龍寒鬆殺害我兄弟全家的時候,你黃大師在哪?

他孫子對付不了我,派人暗殺我叔叔阿姨的時候,你又在哪?

難道,隻許龍家這樣有權有勢的人殺彆人全家,就不許我殺他們全家了?

天底下,冇這樣的道理。”

“你……”

黃千峰啞然。

龍家所行之事,全國各地都有,這是根本無法改變的事情。

所以,他無言以對。

葉辰又冷冷開口:

“黃大師,我姑且稱你一聲黃大師,你要做聖母可以。

到湖中心來,隻要你能接我一招而不死,我放過龍家全族又如何?

但……你有這膽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