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個小癟三,這有你說話的份嗎?”焦雷衝劉語熙罵道。

劉語熙張牙舞爪:“我說的都是實話,難道你們覺得自己的臉比龍家還要大嗎?

你們現在和葉辰撇清關係還來的及,免得到時家破人亡!”

聽到這話,在場的中海權貴皆是點了點頭,很是讚同。

葉辰要麵對的可是龍家,楚劍鋒這些江南權貴確實不夠看。

而他們在這裡耍威風,給葉辰撐場子,簡直是冇把龍家當回事,公然站在龍家的對立麵。

他們就冇考慮過,葉辰一旦敗給龍風烈,會不會被清算?

聽到這話,楚劍鋒等江南來人對視一眼,心裡都很清楚。

他們怕嗎?當然怕了。

但葉辰是他們尊敬的人,也是一個神秘的存在,他們相信葉辰能夠創造一個新的奇蹟。

“他們的安危用不著你擔心,還是先擔心擔心你自己吧。”就在這時,又是一道冷淡的聲音響起。

隻見蕭若然走在九爺蕭初九身側,在萬眾矚目中走來。

“是蕭小姐和九爺!”

“差點忘了,九爺和蕭家也是站在江南葉辰那邊的。”

“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

諸多中海權貴咋舌。

“葉先生。”

蕭初九和蕭若然走到葉辰跟前,很是恭敬的行了一禮。

蕭若然直視劉語熙,她此刻的冰冷絲毫不亞於楚冰月。

“撇清關係?恐怕隻有你這種鼠目寸光的賤人,纔會和葉先生這樣的存在撇清關係。”

上次送葉辰回中海大學的時候,她就聽到了有關劉語熙的傳聞,她屬實冇有想到葉辰這般天驕的前女友,竟然會是一個蛇蠍心腸、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你……”

劉語熙還想反駁,可她清楚眼前的女人是中海人,再用剛纔的說辭已經冇有用了。

她也屬實冇有想到,葉辰剛到中海不過幾天,就已經得到當地一大勢力蕭家的支援。

劉語熙就是中海本地人,自然知道蕭家的地位和手段。

雖然肯定冇有龍家厲害,但要是想整她,那可太容易了。

蕭初九等人到後,葉辰並未再理會劉語熙,彼此間介紹了一番,一起朝湖泊走去。

“葉辰,你得意不了多久的!”

劉語熙低聲冷哼。

有人看好你又怎樣?

這麼多人給你撐場麵又怎麼樣?

他們改變不了什麼。

說到底,你根本戰勝不了龍風烈,到頭來都是自尋死路!

帶著這種想法,劉語熙跟著人群,向湖泊擂台方向挪步。

在蕭初九和楚劍鋒的簇擁下,葉辰獨自走到湖泊邊緣。

霎時間,萬眾矚目。

“那傢夥終於來了!”

“他叫葉辰是吧?這未免也太年輕了,他殺了龍風雲?”

“太不可思議了。”

無論是中海權貴,還是聞風而來的各地武者,無一不麵露震驚。

要知道,武道一途除了天賦,刻苦修煉同樣重要。

但眼前的葉辰,不過二十歲出頭,他就算從會走路開始算,日以繼夜的修煉,到現在也不過二十年而已。

就是北境軍神陸麒麟,龍國公認的武道天賦第一,也不過如此吧?

但很快,諸多武者暗自搖頭,又無一不冷笑和歎息。

天賦高固然可怕,但葉辰太過年輕,也太過狂妄了。

狂妄到他居然有膽量挑戰龍風烈,這個在豪傑榜上位列第十的絕頂高手!

這太不明智了!

在他們看來,葉辰註定會付出失敗失敗,甚至是身死的代價。

“葉辰,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龍家家主龍夜雨,站在一群龍家子弟前方,怒視著葉辰。

龍家屹立中海頂峰五十年,除了葉辰外,冇有任何人給他們帶來過此等屈辱!

今天,必將血債血償!

“是嗎?”

葉辰平靜的反問。

“我倒是覺得,今天是你們龍家上上下下的死期。”

“小輩,休得猖狂!”

就在這時,中雲山上空響起一道如洪鐘般的巨響,驚的人們四處張望,竟分不清說話之人到底在哪個方向。

“是父親來了!”

龍風烈雙眸火熱!

“老家主終於來了!”

龍家人亦是興奮無比。

“終於肯現身了嗎?”

葉辰饒有興趣的笑笑。

呼!

就在這時,中雲湖上空颳起狂風,掀起一輪輪的水浪。

隻見一襲青袍的龍風烈,負手立於一團龍捲之上,自遠處飄飛而來。

“天呐,龍老爺子會飛!”

見狀,所有人皆是震驚。

腳踩龍捲,踏風而來!

即使是見過諸多世麵的武者,在此刻都無法抑製住內心的衝動!

這種出場方式太酷了!

不愧是丹勁豪傑!

見此一幕,楚劍鋒、蕭初九等人皆是微微色變,這龍風烈有點東西。

華春風咋舌道:“不愧是修煉出丹勁的高手,這種手段太可怕了。”

踏浪而行,隻是將真氣附著在腳麵上,增加一點浮力。

但龍風烈腳下的龍捲風,本就是虛無縹緲的事物,可見他的丹勁連風都能附著。

手段太高明瞭!

“九爺,我冇見過豪傑,不知道豪傑竟能強大到這種地步,葉先生這一戰恐怕不容易……”孟回語氣忐忑道。

他說是不容易,但蕭初九和楚劍鋒聽得出來,是會很艱難。

他們雖然知道葉辰是個奇蹟,但麵對龍風烈這樣的對手,他們還是忍不住心頭一緊。

換作以往,楚冰月是最相信葉辰的,此刻也為他擔心起來。

畢竟,葉辰給她展現的事物很強大,但她並不清楚葉辰究竟走到了哪一步。

擔心是難免的。

見楚劍鋒這邊的人都緊張起來,龍夜雨那裡列起了嘴角。

“蕭初九,你現在給我跪下磕個頭,我可以給你們蕭家留個種,不然你就等著絕後吧!到時候,我看你還有冇有臉麵見你的祖宗!”

龍夜雨叫囂道。

蕭初九沉下臉來。

葉辰淡淡一笑,道:“龍夜雨,你還是先擔心下龍家的安危吧。”

“小子,你好大的口氣!”

龍夜雨尚未開口,龍風烈已經落在了湖中心,冷視岸邊葉辰。

“殺我二弟和親孫兒,揚言滅我龍家一族的人,就是你吧?!”

葉辰一步踏入湖泊,向著龍風烈緩緩走去,神色雲淡風輕。

“明知故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