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並不擔心,覺醒藥劑是否會帶來副作用,畢竟他體內有太玄真氣,就算覺醒藥劑會給他帶來傷害,也能在第一時間進行鎮壓。

至於覺醒這條路,如果到時候和修真產生了牴觸,葉辰也有辦法化解。

覺醒藥劑下肚之後,並冇有太大的反應,就跟喝水一樣。

但葉辰能夠感知到,自己的身體正在產生微妙的變化,這種變化源自基因深處。

就好像有一把鑰匙,伸向了基因的鎖鏈,將一塊塊鐐銬打開。

嗡……

葉辰的體內傳出陣陣嗡吟,一種奇特的能量也從基因鎖內釋放。

“這就是靈能嗎?”

感受著這股全新的力量,葉辰咧嘴一笑,倒還真是有趣。

直到第二天清晨,葉辰體內覺醒藥劑效果消失,覺醒也穩定下來。

“如果跟薩芬那些人比較的話,我現在的覺醒等級應該是四。”

葉辰喃喃自語。

四級覺醒,實力應該等同於丹勁豪傑,隻比他的築基修為弱上一線。

但基因覺醒提升的速度,卻要比修真來得快,畢竟葉辰可不相信他的基因隻有這點水平。

感受了一番靈能後,葉辰還發現了另一個有趣的東西,異能!

覺醒藥劑不僅幫他覺醒了基因靈能,還讓他獲得了一種異能。

基因重組。

也就是說,葉辰可以隨意更改自己的基因序列。

這個能力,看似無用,但實際上卻特彆的強大。

因為吞下了覺醒藥劑的他,發現所謂的異能其實也是源於基因。

每個人的基因不同,如果基因上帶有異能序列,就會擁有相對應的異能。

也就是說,葉辰隻要知道某種異能的基因序列,就能將自身基因段落裡空缺的那部分重組為異能序列。

“有點意思,試試看吧。”

想到這,葉辰拿起覺醒藥劑的空殼,開啟了天眼通的微視功能。

由於薩芬觸碰過這瓶藥劑,所以上麵留有他的皮脂和脫落細胞。

在微視的探查下,即使是再小的事物,也逃不過葉辰的眼睛。

甚至是基因序列。

很快,葉辰就找到了薩芬基因內部,一段讓他具備瞬移異能的序列。

找到這段序列後,葉辰心念一動,自身基因產生了微妙變化。

這種變化,不會影響任何其他的東西,但會讓葉辰多一項異能。

葉辰上一秒還在沙發上坐著,下一秒就出現在了星辰穀山巔。

再一次瞬移,他出現在了星辰穀的正大門。

“瞬移冇有時間限製,但會消耗靈能,至於瞬移的距離由靈能品質決定。”

葉辰很快就弄清楚了,他現在的瞬移水平,可比薩芬強幾十倍。

“有這能力趕路倒方便。”

葉辰咧嘴一笑,原本他今天就得出發去中海,但有了瞬移的異能,趕過去也就一兩分鐘的事情,明天再出發也一樣。

想到這,葉辰返回洞府。

基因覺醒固然厲害,但葉辰是曾站在萬域頂峰的仙尊,他清楚修真的力量更為強大,所以稍微熟悉了這個新力量後,就繼續投入到修煉當中。

……

中海西郊,中雲山。

作為葉辰和龍風烈的約戰地點,中雲山一大早就被越省武道界和當局聯合封鎖,不準任何普通遊客進入。

但普通遊客不能上山,整個龍國東部的武者和權貴全都趕了過來。

浩浩蕩蕩幾萬人。

林業局都擔心,這幫人能把平日裡清靜的中雲山踩低好幾米。

至於為何要選定在中雲山,是因為山上有一麵巨大的湖泊,可以用作擂台。

由於有瞬移的異能,所以葉辰冇讓蕭初九來接他,自己趕到了中雲山。

到了山腳下,葉辰冇有再用異能,從棧道往山上走。

不多時,他抵達比武地點,這裡已經聚集了數萬人。

“葉辰,你還真敢來啊?”

就在這時,人群的最外圍,傳來一道怨毒的聲音。

葉辰舉目一看,竟是劉語熙。

“我為何不敢?”

葉辰冷淡的問道。

“倒是你這個外行人,出現在這裡,讓我很是奇怪呢。”

劉語熙叫囂道:“葉辰,我就是要親眼看著你被一掌拍死!”

自從高爾夫球場的事後,劉語熙對葉辰的怨恨達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雖然她後來得知龍寒鬆死在了葉辰手裡,但也聽說了葉辰和龍家老爺子龍風烈打決戰的訊息。

她硬是早兩天就上了中雲山,就是為了親眼見證葉辰的死亡!

葉辰搖了搖頭,輕蔑道:“那你恐怕要失望了。”

“真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劉語熙指著葉辰的鼻子,“葉辰,我知道你可能是碰到了什麼世外高人,學了點三腳貓功夫。但你要麵對的可是越省第一高手,豪傑榜第十的龍家老爺子!你會被他一巴掌怕死的!”

“行,那你好好看著唄。”

葉辰很是不屑。

“葉辰,你不得好死!”

劉語熙眼神怨毒。

啪!

也就在這時,一道響亮的巴掌聲響起,劉語熙被拍出好幾米。

“哪來的野狗,竟敢侮辱老哥,真是不知死活!”

出手之人是楚冰月。

此時的她,身穿一件黑色風衣,英姿颯爽、冷豔無比。

“老師。”

楚冰月對葉辰微微鞠躬。

“你怎麼來了?”

葉辰略顯好奇。

“老師,您跟外人交戰,弟子自然要來觀摩了。”

楚冰月微微一笑。

“另外,爺爺他們也來了。”

“葉先生,老夫來給你加油助威了,你不會嫌棄吧?”

楚劍鋒笑著走了出來。

他作為越省軍區退下去的大佬,在中海也有一定的威望,以至於周圍許多權貴都麵露詫異,甚至向他問好。

可楚劍鋒的目光,卻始終落在葉辰身上,未曾有過偏移。

“葉先生,我看那個龍風烈要跟你打,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楚劍鋒話音剛落,一道粗獷的聲音響起,又見焦雷帶著近百號人走了過來。

“葉大師,我們也來看熱鬨了。”

這時,一群身穿練功服的武者走了過來,全是江南、會稽和波海武道界的人物。

除了他們,江南權貴幾乎全都到場,全都是來給葉辰捧場的。

“葉辰,你有這麼多人撐腰有什麼用,他們在龍家麵前屁都不是!”

劉語熙趟在地上哀嚎了許久,此刻爬起來衝著葉辰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