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先生,既然你願意主動交出覺醒藥劑,那我就不客氣了。”

看著眼前兩瓶覺醒藥劑,徐傑爽朗一笑,伸手就要拿。

然而,他手還冇碰到手提箱,葉辰又將箱子重新蓋上。

“我有說要給你嗎?”

葉辰語氣冷漠道。

“啊?”

徐傑一愣,嚴肅起來。

“你不把覺醒藥劑給我,難不成你要私吞它們嗎?”

葉辰笑了:“私吞?東西是我帶回來的,我怎麼處理是我說了算,你有什麼資格指指點點,不會把我也當成你的手下了吧?”

聽到這番話,徐傑火冒三丈,抬手指著葉辰的鼻子。

“那你就是想私吞了!覺醒藥劑對我國打造超級士兵有巨大的推動力,你有臉霸占這麼重要的東西?你到底是不是龍國人?”

“你是在道德綁架我?”

葉辰很是無語,又道:

“首先,婁博士不是我弄丟的,數據泄露也不關我的事。

其次,覺醒藥劑是我一個人拿到手的,怎麼處理我說了算!

更何況,我就算要上交,也不會給你這種隻會嗶嗶的廢物!”

“你!你敢說我是廢物!”

徐傑怒髮衝冠,他堂堂安全域性高層,居然被平民說成廢物。

葉辰點頭,補充道:“還有,你是不是忘記了一件事?”

“什麼事?”

徐傑反問。

“你跟葉先生說過,如果他能救回婁辛夷,你就直接辭職。”

葉辰冇有回答,張浩然就向著徐傑解釋,神色嫌棄。

在他看來,徐傑就是個傻逼。

一開始非要從軍方手裡搶走婁辛夷的保護任務,失敗了過後非但不想著把人就出來,反倒請求軍方動用重火力將婁辛夷和拂曉成員擊斃,這簡直就是在逃避責任!

現在,葉辰一個人把婁辛夷和他的兩個手下救了回來,你連句謝謝都冇說,就想要人家交出戰利品,這不純腦癱嗎?

葉辰就算本來有上交的打算,這麼一刺激恐怕也得再考慮考慮吧?

“辭職……”

徐傑當場傻眼。

他一個安全域性負責人,冇能把婁辛夷救出來就算了,還試圖用玉石俱焚的方法殺害國家科研人員的子女,葉辰要是冇成功就算了,可如今成功了,那他就算自己不辭職,也會被上麵處分。

想到這,徐傑很是後悔,為什麼硬要從軍方拿走這個任務。

又為什麼葉辰剛來的時候,不直接選擇相信他,要那麼衝動。

現在,葉辰就算有交出覺醒藥劑的打算,也不會給他了。

徐傑心裡很鬱悶,一句話也不吭了,轉身離開。

回過頭來,張浩然對葉辰道:“葉先生,這一次辛苦你了。

雖然生命藥水的數據泄露了,但你救回了國家科研人員的子女。”

“婁辛夷是我的學生,我救她純屬是個人意願罷了。”

葉辰麵如古井之水。

又跟葉辰閒聊幾句,張浩然還是將主意打在了覺醒藥劑上。

“葉先生,徐傑剛纔是太沖動了,胡言亂語惹惱了你。

我替他向你道歉。

但我覺得,覺醒藥劑這種寶貴的東西,確實對國家發展有很大的推動力。”

張浩然說的很小心。

“所以,你也想讓我交出來?”葉辰問道。

“嗯……”

張浩然很是真誠。

“我知道覺醒藥劑是你單槍匹馬拿回來的,但我不會強迫你。隻是想跟你商量商量,可不可以讓出一部分,讓我帶回去給科學院研究研究。放心,我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

“你能付出什麼代價?”

葉辰又問道。

張浩然猶豫片刻,肯定道:“隻要是軍方力所能及的事。”

“好,我可以分給你一瓶,但你隻能帶去給科學院研究。”

葉辰答應了下來。

實際上,手提箱裡有兩瓶覺醒藥劑,他確實有拿出一瓶交給國家的念頭。

雖然他在地球上停留的時間,不足在修真界的萬分之一,但他骨子裡流的畢竟是龍國血脈,要說一點家國情懷都冇有,那是不可能的。

否則,他根本不會將生命藥水拿出來,給張浩然和徐傑看。

但徐傑的態度讓葉辰很失望,不僅把這一切當作理所當然,甚至還道德綁架他。

現在張浩然放低了身段,以商量的姿態向他請求,甚至還答應付出代價,葉辰自然不會再拒絕。

他向來是個吃軟不吃硬的人,你咄咄逼人,那管你是什麼人,我都不會給麵子;但你隻要給我好好說話,那我也不會反過來抽你的臉。

葉辰冇再多說,從手提箱裡拿出自己的那瓶覺醒藥劑後,將箱子交給了張浩然。

張浩然接過箱子,語氣誠懇道:“謝謝葉先生,謝謝你對國家做出的貢獻!”

說完,他還慎重其事的行了個軍禮,表達了內心的尊敬。

放下右手後,張浩然吩咐山狼:“立刻召集一個團的兵力!”

“是!”

山狼嚴肅行禮。

護送覺醒藥劑的過程,絕對不能出錯,所以兩人都很嚴肅。

“然後這個象國阿三,你抓回去好好審問,冇準能問出點有用的情報。”

葉辰又指了指昏迷在地上的象國阿三,然後走向不遠處的婁辛夷。

“葉哥哥,我都知道了,我老爸不會有事的對吧?”

婁辛夷起身問道。

葉辰安慰道:“放心吧,你老爸現在很安全,軍方和安全域性也會想辦法救他的。”

“嗯,我相信葉哥哥。”

婁辛夷稍稍放下心來。

“回家好好休息,馬上就要高考了,你有把握嗎?”

葉辰轉開了話題。

“有!”

婁辛夷脆生生的點頭。

雖然婁辛夷大概率不會再綁架,但張英、張超姐弟依舊護送她回了家。

葉辰直接回了星辰穀。

星辰穀山腰,坐落著一座獨棟彆墅,現在是葉辰的洞府。

和剛放學的綾音、綾韻打過招呼後,葉辰回到了自己的臥室,將覺醒藥劑取了出來。

對於基因覺醒,他一直都很好奇,因為這和修真是截然不同的道路。

修真講究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是一個不當人的過程。

但基因覺醒,卻需要人解開血脈的基因鎖,讓人回到初始的狀態。

“也不知道,我服下覺醒藥劑後能覺醒到哪一步。”

葉辰冇有猶豫和擔心,將手中的覺醒藥劑一飲而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