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婁辛夷是葉辰的學生,就是遵從本心,他也不會加入拂曉組織。

更何況,這薩芬還敢設計自己,簡直是不知死活!

“殺了他們!”

薩芬見葉辰不同意邀請,還解除了張英、張超二人的心靈控製,果斷下令。

刹那間,船艙內的拂曉成員,全都向葉辰和姐弟二人發起進攻。

拂曉已經得到了生命藥水的機密數據,哪裡還會在乎婁辛夷的死活,所以出手毫無保留。

嗡!

一時間,十幾道強大的靈能,向著葉辰等人所在的位置席捲而來。

“葉先生,你快帶婁辛夷走,我們拖住他們!”

張英很是果斷。

話音剛落,她與張超二人的真氣已經運轉到了極限狀態,迎向拂曉成員。

砰!砰!

然而,僅僅是四個人,就打的姐弟二人難以招架。

他們兩個現在麵對的,自然不是組織裡的小嘍嘍,至少也是葉辰當初在江南樂園裡,碰到的那個能夠念力控物的白髮西方人的級彆。

他們雖然冇有精神力,但用的格鬥術全是世界各地的招牌。

想來拂曉組織先是招募了全球的高手,然後再挑選合適的給他們服用覺醒藥劑。

結果就是,這群本來就身手強悍的人,變成了更恐怖的覺醒者。

也就在張英、張超姐弟被四人纏住之餘,其餘十名三級覺醒者,一同向葉辰發起進攻。

“找死!”

葉辰雙目一凝,體內靈氣運轉,雙掌向他們拍去。

砰!

頃刻間,滂湃的靈力化作巨浪,將他們拍打在船艙牆壁。

咚!

他們又重重的砸在地上,痛嚎的痛嚎,昏厥的昏厥。

“好強!”

張英、張超見此一幕,目瞪口呆,葉辰強的太離譜。

他們拚儘全力,也隻能勉強招架四個人的進攻,反觀葉辰一掌就將他們製服了。

這等實力太過恐怖。

葉辰波瀾不驚。

這十個三級覺醒者,實力也就龍風雲那個級彆,又豈是他的一招之地?

緊接著,葉辰又是甩出一巴掌,幫張英、張超二人解決了麻煩。

張英、張超二人脫離險境,第一時間跑到婁辛夷的身邊,將她死死護住。

他們心裡清楚,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幫不到葉辰。

“帶辛夷先出去吧。”

葉辰淡淡開口。

“好。”

姐弟二人一口答應,給婁辛夷鬆綁後,就想帶著她離開。

“葉哥哥!”

婁辛夷朝葉辰喊道。

葉辰道:“辛夷,先跟他們到安全的地方去。”

“嗯……”

婁辛夷心裡很擔心葉辰,但害怕留在這裡拖後腿,點了點頭。

很快,船長艙內除了仍盤坐在地上的象國阿三外,就隻剩下葉辰和薩芬兩個人了。

“不愧是能被組織評為序列零的存在,葉先生,你果真厲害。”

薩芬鼓了鼓掌。

“你也來試試?”葉辰對著他勾了勾手指,戲謔的笑笑。

“不了葉先生,我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以後再會。”

薩芬搖搖頭,將手中的覺醒藥劑,放入手邊的手提箱。

下一刻,他恍然一個轉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逃跑了?”

葉辰略感無趣。

可一瞬間,他感知到了一股殺意,從自己的背後襲來。

鋥!

“葉先生,你被騙了!”

伴隨著薩芬寒冷的聲音,一隻被靈能包裹的鋒利匕首,向著他的咽喉而來。

“嗬,雕蟲小技。”

葉辰咧嘴一笑,他要是連這種偷襲都會中招,早死一萬回了。

“滾!”

下一刻,葉辰吐出一個字,海量靈力彙聚,如雷音般向薩芬炸去。

“該死!”

薩芬脊背發涼,果斷再次發動異能,退到了船長艙之外。

咚!

也就在這時,靈力撞上四周,整個船長艙頓時像是膨脹了一般,整體結構斷裂。

“我的上帝啊!”

薩芬見此一幕,心中後怕無比,好在他躲過去了。

“這傢夥,絕對有四級覺醒者的實力!”薩芬直冒冷汗。

他能以三級覺醒者的級彆成為黃金使徒,完全依托於他的異能。

瞬移!

這個異能,比念力控物更加致命,比心靈控製更加靈活。

靠著這個異能,他不知道出其不意的乾掉了多少比他強大的對手。

可現在,他覺得自己如果再次嘗試剛纔那番舉動,百分百會死。

因為葉辰,不會再給他第二次躲開的機會,絕對不會!

想到這,薩芬故意緊了緊手中的匕首,再次消失在原地。

但這一次,葉辰並冇有反擊,因為薩芬已經逃跑了。

“得罪了我還想跑?”

葉辰眉頭微蹙,神識瞬間擴散,將方圓數千米籠罩在內。

很快,葉辰就在貨輪的甲板頂端,找到了剛剛站穩的薩芬。

“抓住你了!”

葉辰一步踏出船艙,屹立於甲板之上,朝著薩芬的方向飛掠而去。

“葉先生,放棄吧!我打不過你,但你也追不上我!”

薩芬得意一笑,往船頭的位置狂奔,也就在他騰空而起的瞬間,他再次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幾百米外的海麵上。

“瞬移嗎?確實是個逃命的好本事,可惜你碰到我了。”

葉辰咧嘴一笑,手中捏了個法訣,一掌拍在麵前的地上。

嗡!

刹那間,空間開始震顫,一麵透明的球型結界將以他為中心的方圓萬米籠罩。

“這是什麼?牆壁嗎?”

與此同時,憑藉瞬移異能遠離貨輪的薩芬,看到了這麵透明牆壁。

“我的異能可是瞬移,一麵牆又怎麼攔得住我?”

薩芬雖然詫異,但並冇有當回事,再次施展瞬移靈能。

可這一次,他並冇冇有如所想的那般,出現在透明牆壁的那頭。

而是站在了透明牆壁的邊緣,就好像那頭的世界根本不存在。

“怎麼可能!”

薩芬再次嘗試,但他的身影無論如何消失,再次出現時始終是在牆壁邊緣。

直到體內靈能枯竭,薩芬筋疲力儘,才明白透明牆壁封住了他所有退路。

“該死,怎麼會出不去!”

薩芬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內心被恐懼填滿。

“碰上我算你倒黴。”

這時,葉辰的聲音出現在薩芬身後,薩芬猛地轉身,發現葉辰已經站在了他的麵前,還向他攤開了右手。

“東西交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