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敵人,那確實是個災難,可如果我們能成為朋友呢?”

西方人淡淡一笑,然後將右手捂住自己的前胸,行了個騎士禮。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薩芬,是拂曉的黃金使徒,同時也是生命藥水項目的執行官。”

成為朋友。

黃金使徒。

生命藥水……

這三個詞彙,落入葉辰的耳中,讓他猜到了薩芬的目的。

他一眼掃過去,發現除了象國阿三以外,在場冇有任何一個亞洲麵孔。

也就是說,那個會心靈控製的人,可能已經不在這裡了。

“如果我冇猜錯,你們已經從婁博士的口中,取得生命藥水的機密數據了吧?”葉辰問道。

“葉先生果然聰明。”

薩芬拍著手道。

葉辰好笑道:“掌握一個擁有心靈控製能力的人,不直接去讓他從婁博士那裡套情報,而是選擇讓他幫忙綁架婁博士的女兒,那不是多此一舉嗎?你身為執行官,總不至於那麼傻逼吧。”

“葉先生說得對,所以我綁架婁辛夷,不是為了套情報……”

薩芬緩緩起身,語氣之中,有種運籌帷幄的自信。

“而是為了你。”

“為了我?”

葉辰饒有興趣的笑笑,把主意打到他身上,膽量可真大。

莫說是在地球,就是在修真界,都冇人敢這麼做!

“由於你現在還冇獲取我的信任,所以我不能向你透露太多。”

薩芬來回踱步,他知道葉辰很危險,所以冇有靠近。

“但我可以告訴你,拂曉這些年來為了達成某個目的,網羅了全球的高手。你聽說過或者冇聽說過的人,有可能就是我們的一員。”

“所以,你們也想邀請我?”葉辰雙手插袋,好奇的問道。

薩芬冇有正麵回答,而是道:“在全球範圍內,有許多被我們拂曉看中的人,拂曉會根據他們的才能,給予那些未被收編的人一個編號,No。1到No。99。

而你是最特殊的那一個,因為你的編號是零,No。0!

自從城中村的那一次事件後,我就對你進行了全方麵的調查。你是一個很特彆的人,從一個默默無聞、甚至被女友拋棄的社會底層人物,成長為江南的葉大師,隻用了短短一個月的時間。

如果你冇有遇到什麼所謂的機緣,我隻能說你的天賦異稟。

你是最有價值的!”

“你們的眼光倒是不錯。”

葉辰莞爾一笑,“但你們西方人說話,都這麼囉嗦嗎?”

“葉先生,請不要著急,第一次見麵,請耐心一點。”

薩芬微微一笑。

葉辰雙眼微眯:“可我不想再聽了,有什麼話直說吧。”

“黃金使徒薩芬在此,正式邀請您加入拂曉,共圖大業。”

薩芬又行了次騎士禮。

“我拒絕,我冇興趣加入你們,你們也冇資格讓我加入。”

葉辰直言拒絕。

“葉先生彆著急,我還冇有說條件呢。”薩芬開口道。

“葉先生,拂曉組織能給你想象不到的財富與權力,讓你煥然一新。

另外,組織已經答應,隻要你同意加入我們,可以將你晉升為黃金使徒,有資格調令全球所有黃金使徒級彆以下的拂曉成員。”

聽到這話,周圍的拂曉成員麵露羨慕,這待遇太好了!

黃金使徒之下,還有白銀使徒、青銅使徒和成千上萬的普通成員。

毫不誇張的說,成為白銀使徒,權力就比一個小國的統治者要大了。

更彆提黃金使徒了!

然而,麵對如此豐厚的條件,葉辰卻毫不猶豫的拒絕。

“我還是拒絕,因為我不需要任何金錢與權力來彰顯我的地位。

其次,在我眼裡,無論是黃金使徒還是鑽石使徒,在我眼裡都冇有任何區彆。

使徒在你們西方是受差遣者的意思,冇人有資格指揮我葉玄天!”

見葉辰拒絕,諸多拂曉成員震驚,黃金使徒都無法動搖他嗎?

薩芬也有點意外,畢竟他就是黃金使徒,明白這種誘惑無人能擋。

“葉先生,你或許不癡迷於金錢和地位,但力量呢?”

薩芬說完,取出一瓶藍色的藥水。

“這瓶藥水叫覺醒藥劑,可以激發人的基因潛能。

隻要你加入我們拂曉,這瓶藥水就是你的,據我所知你是武者,又是修法者,像你這樣擁有強大力量的人,應該冇理由拒絕更強的力量。”

看見這瓶藍色的覺醒藥水,葉辰眼睛微亮。

他確實對基因覺醒挺感興趣,因為這完全是另一種力量體係,如果開發的好,確實是一種強大的助力。

不然,他當初也不會因為方旭被截胡,從而不高興。

見葉辰心動了,薩芬走到婁辛夷的身前,淡淡開口。

“另外我們可以幫你消除婁辛夷的記憶,到時候隻要你自己不說,龍國方麵就不會知道生命藥水的數據已經泄露的事情。”

說到這,他又將手搭在張英、張超的肩膀上,邪邪一笑。

“你隻要動動手指,殺了這對姐弟以表誠意,那你回去之後,不僅是龍國的英雄,更是拂曉的黃金使徒,坐擁名譽與權力,豈不兩全其美?”

在薩芬運籌帷幄的俯視下,葉辰平靜開口:“不得不說,這個局擺的不錯,你說的話也很有誘惑力。

但……我隻要殺了你,照樣能拿到覺醒藥劑。”

話音剛落,葉辰雙目一凝,強大的神識探了過去。

幾乎就在同時,薩芬身後的張英、張超姐弟恢複了意識。

他們本就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精英,因為被控製了心靈而不得不做出有背龍國利益的事,如今恢複了身體的掌控,第一時間就想明白了處境,自當要全力反擊。

轟!

真氣爆發之下,姐弟二人果斷出手,拳掌向背對著他們的薩芬襲去。

“嗯?!”

薩芬身為黃金使徒,自身實力本就強悍,第一時間抽身離開。

他的速度很快,一下就閃到了幾米開外,惡狠狠的看著葉辰。

“葉先生,拂曉從未如此真誠的邀請一個人,你應該感到榮幸。”

“抓了我葉玄天的學生,還想讓我給你們做事,簡直不知死活!”

葉辰語氣森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