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鬆雖然又矮又胖,但人靠衣裝馬靠鞍,他身上穿著的全是知名大品牌,所以一進皇庭酒店就有服務員迎了上來。

“先生,請問有預約嗎?”

服務員甜美一笑。

“有的,810號包廂。”

朱文鬆拉了拉身上有點勒肉的阿瑪尼,很是顯擺的說道。

“好,請跟我來。”

服務員伸手引導。

很快,就將朱文鬆一行人帶到了一間大包廂的跟前。

“先生,很快就上菜。”服務員說完,轉身走了出去。

也就在往大廳走的功夫,她看見了同行的葉辰,愣了一下。

這不是昨天那個被九爺和小姐,一起請進酒店的人嗎?

她依稀記得九爺跟經理說過,這位先生是蕭家貴客。

服務員心裡一驚,連忙去找經理,將這邊的事講明。

另一邊,朱文鬆一進到包廂,就直接坐到了主位上。

“朱少,這皇庭酒店的包廂可不好定吧?也就跟著你我才能在這麼豪華的地方吃飯啊。”

夏勝跟在朱文鬆的屁股後麵諂笑著奉承,順勢坐在他旁邊。

朱文鬆擺手道:“冇那麼難,一年消費一百萬就行。”

“一百萬!朱少,咱們曆史係能這麼消費的人可不多呀!”

另一個叫周普的男同學立即拍馬屁,不過他想坐在朱文鬆的另一邊,卻被朱文鬆一個眼神嚇住了。

周普這才反應過來,這個位置是給彆人準備的,連忙坐到夏勝的旁邊,接著道:“也就朱少年輕有為,有這麼高的消費水準。”

“一般般吧。”

朱文鬆很是受用。

在一片討好的聲音中,王卓也帶著葉辰進了包廂。

不過除了朱文鬆旁邊以外,隻剩下下風口的幾個位置了。

“葉辰,要不就坐這吧?”

經過剛纔的事,王卓知道朱文鬆有點針對葉辰,所以問道。

“坐哪都一樣。”

葉辰是來跟王卓敘舊的,至於其他人,他不是很在乎。

“好。”

王卓靠著一個男生坐下,然後將葉辰拉到了自己的旁邊。

也就在這時,喬書雪和一個女同學走進了包廂,尋找位置。

“書雪,來我邊上坐吧。”

一看見喬書雪,朱文鬆的胖臉上便擠出一個自認為有吸引力的笑容,起身道。

說著,他還拉開了旁邊早就準備好並空著的位置。

這場飯局,本就是他為追求喬書雪而準備的。

然而,喬書雪隻是看了一眼那個位置,就坐到了葉辰旁邊。

“我坐這裡就好。”

見此一幕,朱文鬆麵如豬肝。

又是葉辰!

這傢夥的桃花運為什麼這麼好?

之前劉語熙看上了他就算了,畢竟是有利可圖,但現在連喬書雪都願意坐在他旁邊,這不公平!

朱文鬆咬牙切齒,可又不能來硬的,隻好將目光投向喬書雪的閨蜜。

閨蜜心領神會,勸道:“書雪,朱文鬆是有話要跟你說,你就過去坐吧。”

“秋雅,我就坐在這好了,有什麼話不能讓同學們聽,非得私下說?”

喬書雪又搖了搖頭。

秋雅冇辦法,隻能對著朱文鬆搖搖頭,坐在了喬書雪旁邊。

“那行吧,坐哪都一樣。”

朱文鬆吃癟的坐下,不管喬書雪是不是為了躲他,他已經記恨上葉辰了。

今天非得好好羞辱他!

反觀葉辰,稍稍瞥了一眼喬書雪,看出了她的與眾不同。

“有點意思,難怪要挨著我坐。”葉辰饒有興趣的笑笑。

但什麼話都冇說。

而喬書雪坐定之後還不安穩,把椅子又往葉辰那挪了一挪。

見狀,朱文鬆更不爽了。

夏勝眼睛很尖,果斷替朱文鬆向葉辰發起進攻,故作關切道:“葉辰,聽說你前段時間,特地去江南找了劉語熙,去她上班的地方實習?”

聽到這話,在場的同學都笑了,王卓的眉頭也跳了一下。

夏勝絕對是故意的,要不然絕對不會哪壺不開提哪壺。

葉辰剛到江南就被劉語熙甩了,這是人儘皆知的笑話!

但葉辰並冇有否認,點頭道:“冇錯,有什麼問題嗎?”

“冇問題,就是聽說她嫌你窮,所以才把你甩了的?”

夏勝又道。

“嗯。”葉辰平靜點頭。

他不在乎這些人的嘲笑。

夏勝佩服葉辰的淡定,點頭道:“你也算拿得起放得下。想來也是,你大老遠跑到江南那邊去實習,結果一個月隻有三千塊的基礎工資,她鐵定不跟你啊。”

“就三千塊錢工資?”周普一臉驚訝,“扣掉五險一金什麼的,拿到手有兩千嗎?”

“葉辰,這不會是真的吧?”朱文鬆也故作詫異的問道。

“基礎工資是三千。”

葉辰淡淡開口。

但他冇說,他根本不用拿工資,因為整個公司都是他的。

“葉辰,三千塊的工資也太少了吧,我都有一萬出頭。”

“葉辰,怎麼大家都活的好好的,你怎麼混成這鳥樣?”

諸多同學冷嘲熱諷。

實際上,他們的實習工資也隻有四五千,但為了攀上朱文鬆,讓他幫忙安排個公司裡的好工作,所以都在刻意的打壓葉辰。

當然,葉辰的實習工資比他們低,也讓他們生出優越感。

夏勝道:“葉辰,你要不和我一起跟朱少乾吧?我給朱少當保安隊長,一個月能領一萬五的工資呢。”

此話一出,許多人麵露羨慕,月入過萬可是普通人的理想啊。

就連王卓聽了都覺得可以,他自己家的工程隊,都要從朱文鬆家的建築公司手裡拿工程,讓葉辰跟著朱文鬆乾未必不行。

雖然可能會受點氣,但一個月的收入,能多好幾千塊錢。

他清楚葉辰的家境,隻要多個小五千一個月,絕對能改善很多。

人是要向生活低頭的。

“朱少,我敬你一杯。”王卓站了起來,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白酒,一飲而儘,然後忍著辛辣道,“夏勝的這個提議不錯,葉辰是咱們的老同學,他遇到困難了,我們是得幫幫他。”

他是真心為葉辰著想。

不料,朱文鬆卻麵露難辦。

“王卓,你也知道現在崗位競爭有多激烈……要不這樣,我們公司的廁所馬桶老是堵,看在你這杯酒的份上,讓葉辰來我們公司掏馬桶好了。一個月開五千塊,夠意思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