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陸先生在,自然旗開得勝。”龍夜雨抬手請陸偉先走。

“嗯。”

陸偉用鼻音嗯了一聲,也不客套兩句,扭頭就走。

“他收了我們八千萬,卻連正眼都不看我們,太狂了。”

老管家看不順眼。

“罷了,陸先生是有本事的人,隻要能贏怎麼樣都行。”

龍夜雨心裡雖然不是很舒服,但還是擺了擺手,示意管家彆再說了。

……

五分鐘後。

“龍先生,陸先生!”

龍夜雨和陸偉一到賭場,諸多中海權貴起身相迎,畢恭畢敬。

龍家是中海第一世家,不僅權勢滔天,更是有兩位絕世高手鎮宅。

就是中海其他三大世家綁在一起,在龍家麵前也得賠笑臉。

至於龍夜雨身邊那位,名頭也相當大,申城賭怪陸偉!

他是一個天才,據說十年前才接觸賭博,如今三十歲就成為了赫赫有名的賭術高手,甚至連濠江賭神都曾讚譽過他的賭術。

“感謝各位從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觀看我龍家與九爺的賭局,多謝多謝。”

龍夜雨雖是龍家家主,地位超然,但表現的相當客氣。

“哪裡哪裡,如此盛事,我們就算再忙也得過來。”

“是啊龍先生,彆說是你和九爺的賭局了,隻要有你在的場合,我回回都來。”

諸多中海權貴奉承道。

龍夜雨聽得心裡很舒服。

“有陸先生出馬,九爺那邊可懸咯。”

“,陸先生可是賭神都誇獎過的申城賭怪,十拿九穩呐!”

“這還是陸先生年輕,要我說再過十年,他就是新的賭神!”

奉承完龍夜雨,諸多權貴又開始誇獎陸偉,企圖討好他。

陸偉揚起高傲的頭顱,很是享受著這種眾星拱月被吹捧的感覺。

“九爺來了!”

也就在這時,人群朝著另一邊望去,隻見蕭初九在蕭若然和孟回的陪同下,朝著龍夜雨這邊走來。

當然,葉辰也在其中,而且還是和蕭初九並排站的。

“那個年輕人是誰,居然敢跟九爺站一排,這麼大臉?”

有權貴很是詫異。

“他應該就是九爺找來的賭師吧,倒是挺威風。”

有人推測道。

“應該就是他,據說那個人今天早上擊敗了白玉成,還換了他五張牌!”

“臥槽,這麼猛?陸先生當初都隻換過白先生一張牌吧?九爺不愧是挑賭師的老手。”

“可這傢夥也太年輕了,比陸先生還要年輕,我纔不相信他賭術多牛逼呢。”

諸多權貴議論紛紛。

“是他,原來他是蕭初九請來的賭師!”

就在這時,人群中的蔣問也看到了葉辰,眼中浮現熊熊怒火。

“蔣少,就是他冇給你麵子是吧?”長髮公子哥也看向葉辰。

“就是他!”

蔣問咬牙切齒,如果不是因為葉辰,蕭若然怎麼可能會抽他巴掌,讓他在大庭廣眾之下丟臉?

這一切,都是葉辰的錯!

“蔣少,不過是個賭徒而已,今晚過後我們怎麼整都可以。”

其餘公子哥咧嘴道。

“冇錯。”蔣問麵露凶狠,“賭師是吧?今晚的賭局一結束,我就剁了你的雙手,看你以後還怎麼賭!”

另一邊。

蕭初九已經走到了龍夜雨的對麵,兩人點頭算打過招呼後,他將視線轉向陸偉。

“這位就是陸先生吧,久仰久仰。”蕭初九客氣伸手。

在他看來,陸偉隻是龍家請來的幫手,日後是可以拉攏為自己幫忙的。

畢竟,整個越省的賭場,幾乎都是蕭初九在管。

然而陸偉隻是很不屑的瞥了一眼蕭初九,疑惑道:“那個姓白的手下敗將冇來啊?”

身後的孟回和蕭若然眉頭皺起,很是不快。

蕭初九的笑容亦是凝固,介紹道:“陸先生,今天與你比試的是這位先生。”

“就他?”

陸偉更不屑了。

“毛頭小子一個,也就白玉成那種手殘能輸給他了。”

“你就這麼自信?”

葉辰玩味的問道。

“對手是你這種無名之輩,我想不自信都難啊。”陸偉道。

葉辰笑笑不說話,轉身走到賭桌旁邊,在一側的位置坐下。

“陸先生,請吧。”

龍夜雨見蕭初九請來的是個毛頭小子,信心大增。

實際上,如果他知道葉辰的名字,就能反應過來他到底是誰了。

可他根本不在乎。

很快,陸偉坐在葉辰對麵。

為了今晚的賭局,龍夜雨和蕭初九各自拿出了五千萬,給葉辰和陸偉當籌碼。

而今晚賭鬥的項目是梭哈,賭場裡一種特彆常見的玩法。

“請雙方驗牌。”

荷官走到賭桌中間,將放著幾副撲克牌的盒子,先後交給葉辰和陸偉驗牌。

兩人看過之後,冇發現任何異常,賭局正式開始。

荷官給葉辰和陸偉各發一張牌,第一張是安排,隻有兩個人自己知道。

葉辰拿到的是紅桃10。

很快,第二張牌發過來,第二張開始是明牌。

葉辰的是紅桃8。

陸偉的是黑桃J。

梭哈的規則是,自第二張牌開始,點數大的人先下注。

“十萬。”

陸偉直接下了十萬的注,因為他的暗牌是方塊K。

而且,他能看出葉辰的牌,當然不是因為牌上有記號,或者跟荷官有合作。

而是因為他能透視!

十年前,陸偉偶遇一位被自稱紀真人的高人,那個高人追隨者無數,全都是龍國東部響噹噹的大人物。

而他也因為資質原因,被紀真人開了天眼,獲得了透視異能。

代價並不大,隻需要替紀真人提供資金,每月上交五千萬就行了。

雖然天眼的強度不高,無法看穿厚衣服或者牆壁,但薄一點的東西還是能看穿的。

比如彩票上的油墨圖層,他剛獲得透視能力的時候,就靠買彩票賺了幾千萬。

後來他覺得這樣風險太大,很容易被有關部門盯上,所以決定用透視出老千,進了賭場他才發現,這裡纔是他的天堂,無論是撲克牌還是骰盅,他全能看穿。

從那一刻開始,他大賺特賺,還闖出了名聲,被外界稱為申城賭怪。

對戰濠江賭神的那一場,自然是他故意輸的,否則有透視眼的他怎麼可能會輸?

所以,即使葉辰真有擊敗白玉成的實力,他也一點都不慌張。

甚至,他在心裡已經盤算好了,今晚拿到一個億的籌碼和八千萬的酬勞,明天一早就去拜訪紀真人。

因為紀真人,就在中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