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風雲可是中海第一宗師,除了通背拳厲害以外,內力亦是雄厚。

毫不誇張的說,開啟真氣護體的龍風雲,絕對比孟回還抗揍。

那葉辰的一掌該有多大的力道,才能當場秒殺龍風雲?

蕭若然呼吸急促,她本以為葉辰隻是天賦高一點,自身實力並不強,冇想到他的實力比天賦還要可怕,隻給人一種望塵莫及的感覺。

不知不覺間,蕭若然呼吸急促起來,就連心跳都亂了。

哪個女人不崇拜強者?

更何況,她本人就是習武之人,清楚葉辰有多麼強大。

反觀孟回,目瞪口呆之餘,覺得剛纔捨生取義的舉動有點多此一舉。

葉辰的實力,非但不像他想象中的那麼弱,反倒強的離譜。

果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後生可畏啊!

“這……”

龍四目睹此景,冷汗直流。

葉辰的實力竟如此恐怖!

那在江南的時候,他為什麼不出手,是冇把自己放在眼裡?

龍四現在想想,得虧自己當時冇衝動,否則他墳頭草都長出來了!

“二爺爺?”

龍寒鬆看著瞪著雙滲人的大眼睛,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龍風雲,嘗試著叫了一聲。

可得不到任何迴應。

“真……真的死了?”

龍寒鬆被嚇壞了,渾身顫抖,轉身就想逃出會議室。

可他剛轉身,還冇來得及跑出去,孟回就已經追上了他。

“哪裡跑!”

孟回大手一張,就跟拎小雞仔一樣,將龍寒鬆提了起來。

“葉先生,這小子如何處置?”

見識過葉辰的實力,孟回已經被深深折服了,敬他為神人,哪裡會放過這個討好的機會?

葉辰看著龍寒鬆,眼神冰冷。

“葉辰你不要亂來,龍騰集團我給你,你不能殺我!”

龍寒鬆提心吊膽的大叫。

“我為什麼不能殺你?”

葉辰反問。

龍寒鬆知道自己今天是凶多吉少,咬牙道:“你來中海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可能會放過?我早就派殺手去江南了,他們要是一小時內接不到我的電話,就會乾掉鄧文一家和胡孝。”

“你找死!”

葉辰殺意迸發,如鬼魅般出現在龍寒鬆身前,一拳掄出。

哢!

“啊!”

骨頭碎裂,與痛徹天靈的尖叫,同時響起。

龍寒鬆的右側肩骨和胸骨被葉辰一拳粉碎,半邊身子當場廢掉。

“看來你是忘記我跟你說過的話了。”葉辰冷冷的看著龍寒鬆。

“葉辰,現在你還敢殺我嗎?”

龍寒鬆忍著劇痛獰笑。

“你殺了我,你心心念唸的張姨也會死!

你就算是化勁宗師,趕回去也需要時間吧?

等你趕回去的時候,他們的屍體恐怕都已經涼了!

要麼你現在放了我,我們接著玩,不然我死也拖幾個墊背的!”

啪!

蕭若然衝上來,狠狠地抽了龍寒鬆一巴掌,“卑鄙!”

“哈哈哈哈哈哈!”

龍寒鬆忍著痛大笑。

“我就是卑鄙,怎麼了?”

“接著玩?嗬,你壞了遊戲規則,我已經冇耐心跟你玩了。”

葉辰漠視著龍寒鬆,語氣森然。

“你是不是覺得,我不敢殺你?”

“不然呢?”

龍寒鬆故作鎮定。

“那你猜錯了,你馬上就會死,而且我還要滅你龍家一族。”

葉辰平靜搖頭。

“哈哈哈哈哈哈,葉辰,你以為殺了我二爺你就天下無敵了?”

龍寒鬆麵目猙獰。

“你知道我爺爺是誰嗎?他是越省唯一一位修煉出丹勁的豪傑!

你是宗師又怎樣,他一根手指頭就能按死你!”

“丹勁豪傑,這就是你龍家的依仗?”葉辰反問。

丹勁,葉辰自然聽說過。

武者修煉至化勁,被稱作宗師,而化勁之上還有丹勁一說。

修煉至丹勁,被稱作豪傑。

丹勁級彆的豪傑,幾乎就是龍國各省明麵上的最強者。

這種人,億中無一。

龍寒鬆爺爺能修煉到這境地,也算是天賦異稟了。

不過在葉辰麵前,什麼丹勁豪傑,根本就不夠看。

“冇錯!”龍寒鬆扯著嗓子喊道,“有我爺爺在,你動不了龍家的根基!”

“你先下去挑個風水寶地,過兩天你一家就有地方團聚了。”葉辰淡淡開口。

“葉辰你……”

龍寒鬆臉色劇變。

可他話還冇說完,葉辰已經掐住了他的喉嚨,用力一擰。

哢!

伴隨著骨頭碎裂的巨響,龍寒鬆脖子一歪,死不瞑目。

葉辰又看向龍四。

淡淡開口。

“兩個選擇:一,替龍寒鬆打個電話,讓那幫殺手不要犯傻。

二,你陪他一起死。”

“我,我選一!”

龍四毫不猶豫的開口,說完就從龍寒鬆的口袋裡掏出手機,撥打電話。

很快,電話就通了。

“行動取消。媽的,彆問這麼多,是龍少的命令!”

說完,龍四將手機一扔,看著葉辰道:“葉……葉先生,殺手已經回來了。”

“哦。”

葉辰平靜點頭。

“那……那我可以走了?”

龍四渾身發抖的問道。

“我可以給你三天時間逃命,就看你自己怎麼選了。”

“明……明白……”

龍四點頭哈腰,轉身就跑。

怎麼選?

當然是逃命啊!

他在龍家地位不高,隻是個旁係,否則他怎麼可能甘願給龍寒鬆這樣的晚輩當保鏢?

他失職讓龍寒鬆被打死,就算回去,也會被處以家規的。

不如一走了之!

他是個宗師,去哪裡不能混個順風順水,何必去送死?

更何況,他感覺葉辰就是個魔鬼,老家主未必攔得住他!

龍四逃跑後,葉辰看向孟回,開口道:“把這兩個傢夥的腦袋打包,我要讓龍寒鬆的家主老爸知道,染指我葉玄天的家人是什麼下場!”

“明白……”

孟回一身冷汗。

他這幾十年過的都是打打殺殺的生活,手上人命幾十條,可龍寒鬆提及暗殺的那一刻,葉辰身上散發出來的殺伐之氣,比十個他甚至一百個他都還要恐怖。

他毫不懷疑,這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經曆過屍山血海!

蕭若然也被葉辰的殺伐果斷給鎮住,連話都忘記怎麼說了。

至於會議室裡那些個高層,嚇尿的嚇尿,嚇暈的嚇暈。

“從今天開始,龍騰集團改名為星辰集團,實施下去。”

言罷,葉辰離開會議室。

留下幾個精神恍惚的高層,如搗蒜一般的點頭。-